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现在月守给人的感觉,仿佛像是一头来自于太古的莽荒古兽!

    能够进入罪恶之塔第十层的武者,至少也是十阶战将,但不少战将在这气势的覆盖之下,心脏也是砰砰直跳。

    “月守真的很强!就算是十一层中的战尊,恐怕也没有这等气势。”

    “废话,月守号称战将中无敌的存在,实力怎么会弱?”

    “要我看还是罗征最妖孽,虽然只是十阶战者,竟然能够压着月守打,初入战尊的武者不是月守的对手,那么罗征岂不是凭借战者的修为打败小部分战尊了?”

    当月守的气势骤然外放之后,体内的罡元也是骤然爆发,双腿在比斗场上一蹬,比斗场上就出现了两道凹陷的脚印!

    “好快的速度!”罗征的目光闪烁,手中长剑轻轻一飘,几乎是依靠本能挡在了自己身前。

    罗征的这一口圣器长剑只有三指粗细,而月守的斩马刀却硕大无比!

    看到罗征妄图用一柄剑挡住自己的斩马刀,月守的脸上也流露出狠戾之色,冲向罗征的同时,月守将斩马刀抡起来,裹挟着雷霆之势,朝着罗征当头劈下去!

    “雷霆斩!”

    莫说罗征只是拿着一把长剑,就算罗征扛着一座山,月守也能一刀将之斩碎!

    汹涌的罡元自月守体内宣泄出来,斩马刀的刀背之上出现无数赤色的闪电,那是月守领悟的刀意,并且在刀意之中蕴藏着特殊的雷电之力!

    那刀意与华天命的极雷剑意却有诸多相似之处。

    “罗征竟然不闪避?”

    “他竟然选择硬抗这一刀?”

    “以力会力的情况下,剑原本就不占据优势,何况月守的斩马刀体型庞大,这一刀顺势劈下来该有多么恐怖?”

    众人的心中也是闪出各种想法,满脸都是不解!

    “太自信了!”这一刻夏霜忍不住叫了起来。

    罗征分明还有其他的手段对抗月守这一刀,偏偏选择正面与月守对抗,除了无比的自信之外,的确找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释。

    “龙鳞之力,开启!”

    脑海之中的龙鳞一片片点亮,绽放出碧油油的光芒,万钧之力不断地拥有罗征的身体,他脸上浮现出极度自信的笑容。

    罗征的确有不少手段可以破解月守这一刀。

    但此刻罗征也明白,他与魔族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场面,下面那些魔族战尊们必定不会放过自己!

    既然因为测试天赋的原因,已经在罪恶之塔中掀起了波浪,那么罗征就打算让这波浪更加猛烈一些,让它演变成惊涛骇浪,将魔族的气焰碾压下去!

    而碾压的前奏,就是这一剑!

    “当!”

    罗征的长剑终于与月守的这一刀交汇在了一起。

    月守这一刀在众人看来,已经是威力无匹的一刀,可以说是激发了月守全部潜力劈出的这一刀!也是月守现在最为强大的一刀!

    即使是从上层下来的战尊,也不敢正面硬接这一刀!

    而罗征防御的这一剑,看上去却轻飘飘的,并无任何威势,罗征仿佛像是一根木头一般,站立在原地,没有卸力,没有巧劲,只是轻飘飘的一剑封在了自己身前!

    可就是这轻飘飘的一剑,却如同铁锁横江一般,拦在罗征的跟前,硬生生的挡住了月守的这一刀!

    所以此刻比斗场上的场面显得怪异无比。

    一般来说,进攻一方因为冲刺的缘故,力量上是占据很大的优势的,例如一个人站在原地,相当挡住对方的冲刺,除非此人的力量比对方大许多,才能够纹丝不动将对方挡下来!

    可是罗征是人族,而月守是魔族!从天赋上来说,魔族的力量远比人族强大,何况以炼体为主的月守虽然体型比一般的魔族人要小不少,但蕴藏在他身体中的爆发力,只要跟他交手过的对手就会明白有多么恐怖。

    但奇怪的一幕就这样突兀的发生了。

    只是轻飘飘的一剑,就将月守这一刀完全挡住,仿佛十分轻松一般。

    在月守面前,罗征宛若一座无法逾越的墙壁,无法撼动分毫,实力的差距就在这一刻凸现出来!

    月守愣住了,十层之中的诸多生灵也愣住了,蒙冲更是愣住了!

    此前罗征仿佛戏耍一般的与月守战斗,就已经让蒙冲惊愕无比,更加坚定对罗征的杀心。而现在的蒙冲,却是明白,眼前这小子一定要尽快除去,假以时日,不,用不了多久这小子就能彻底崛起,到时候恐怕整个魔族在罪恶之塔中都没有立足之地!

    此时此刻,蒙冲已经打算冲上比斗场了,月守肯定不是罗征的对手,所以蒙冲不仅要杀掉罗征,还要将月守救下来,月守虽然无法与罗征抗衡,不过终究是双魔圣地中最重要的天才,未来必定会获得塔顶的一个席位,他绝对不允许月守就此死去!

    月守的刀慢慢的从罗征的长剑上挪了回来,脸上的表情十分平静,不过抓住斩马刀的手却有些无力的感觉……

    意识到自己与罗征的差距之后,在他心中仿佛升起了一只怪兽,那头怪兽在月守的心中不断地咆哮着,清楚的告诉自己,他与罗征的差距有多大……

    “我输了……”

    如此干脆的认输,并非月守没有拼搏的精神。

    实际上月守的武道之心,十分坚韧,可是这一刀将月守所有的自信都耗尽了。

    就像一个人准备了十年时间,终于修炼有成,结果发现自己还打不过一个孩童,甚至在一位孩童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这就是月守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这些年以来,月守所有的骄傲,所有的自信,全部都在这一刀之下化为了虚无!

    什么战将之中的最强者,什么双魔圣地中最出色的天才,在这一刀遭遇的挫折之下,显得无比的刺耳和可笑。

    罗征将长剑晃了晃,手捏长剑的剑柄,朝着月守拱手说道:“承让!”

    在罪恶之塔的比斗场上获胜的一方,是可以取走对方性命的,不过罗征却并没有这么做,并非是他畏惧魔族,既然他充分展现了自己的实力和天赋,那么挡住月守这一刀的目的就是为了造势!罗征要让其他种族的生灵们明白,人族,绝对不是一个弱小的种族!

    而罗征没有取走月守的性命,也是因为月守也算是罗征唯一欣赏的魔族!

    何况就算罗征取走了月守的性命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咻!”

    一道浓烈的造化之光从月守的胸口爆射而出,钻入了罗征胸口的铭牌之中。

    就像罗征估计的那样,在十层之中获得的造化之光十分丰厚,这也是罗征为何想要迅速爬上十层的缘故,在这里能够以更快的速度积累造化之光。

    月守提着斩马刀怏怏的走下了比斗场,仿佛行尸走肉一般,走路也摇摇晃晃。

    尽管月守的武道之心极为坚韧,可是在如此严重的打击之下,武道之心也被罗征摧毁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要靠月守自己去领悟,若是他能够悟透了,实力很可能大进,届时的月守恐怕比现在还要可怕,但若是他悟不透,这一辈子在武道之上恐怕也取得不了什么傲人的成就了。

    “罗征,既然我魔族的战将无法打败你,那么就由我亲自出马了!如何?”蒙冲一跃下了观众台,眼看就要走上比斗场。

    蒙冲的话,顿时让所有人的脸色骤然一变!

    罪恶之塔的规则,上层的武者可以进入下层,但是却不可以进入下层的比斗场。

    这个规则也是为了罪恶之塔的平衡,倘若在自己这一层打不过别人,那岂不是人人都跑到下一层去挑战,同时积累造化之光了?

    蒙冲身为席位掌控者不可能不知道这个规则,可他还是选择走出来,只能说他准备开始不要脸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