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终,两个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人在酒店喝酒喝到凌晨三点钟。

    第二天颜栀子醒来,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她听着门外有节奏的敲门声,拖着懒散的步子,慢吞吞地开了门,惺忪的双眼立马焕发了神采。

    “林……林桥落。”她紧张地整了整衣服和头发,有些不知所措。

    林桥落想起昨晚的有意逃之,有些尴尬。

    “林滉呢?”他问,朝房里望去。

    “在屋里呢。”颜栀子侧了侧身,让林桥落进去。

    只是寻遍了套房里的每个角落,却未见到林滉的身影。

    林桥落于是掏出手机,可电话却被接连挂断。

    “这小子……”他有些无奈。

    “啊!对了。”颜栀子忽然想起些什么,叫道:“我知道他去哪里了!”

    *

    汪宇凡未曾想到,自己刚到达北京,便被林滉拐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学术讲座上。

    “说好的一起浪,你却把桨都丢了。”汪宇凡撇嘴,认为林滉已然成了一个书呆子。

    林滉头也不抬,只继续翻着手里的资料,“那你去找颜栀子吧,刚好她需要一个发泄口。”

    “得,你们这两位少爷小姐,都不好伺候。”汪宇凡气馁,随手拿起一本手册,一面百无聊赖地看,一面感叹林滉这几年真是越来越高深。

    “沙漠研究?我倒是对沙滩比基尼比较有研究。”

    “所以你还在找那位塞内加尔姑娘?”林滉看得认真,汪宇凡自然是耐不住寂寞,要去打扰的。

    “你也认真学点东西吧,混完了大学四年,到现在也不工作,你老爹迟早会把你赶出去。”

    “你好恶毒!”

    “忠言逆耳利于行。”

    “说我?要我说,你先被赶出家门的可能性更大。”

    林父向来独断专行,这是许多人都知道的。

    “我……”林滉语塞。

    自打他回国的那一刻,便接连有人劝他早做准备,以免被林父乱棍打死。

    而他只能安慰自己说虎毒不食子,他总还有活路可寻。

    *

    讲座终于开始,不出十分钟,汪宇凡便困顿到怀疑人生,呼呼睡去。

    林滉回国前,便关注了这个讲座,甚至专门带了Mac来做笔记。

    非洲的经历和家乡的情况,都让林滉对沙漠治理这个领域尤其的感兴趣。

    “土地沙漠化一直是一项严峻的环境问题,它不断的向人类发出挑战,侵蚀着人们赖以生存的基础。为了攻克这项世界性难题,无数科研学者和环保工作者常年奋战在第一线,为治理荒漠而努力着。接下来让我们有请在非洲绿色长城和库布其沙漠治理都有工作过的青年环保工作者梁璀错为大家带来演讲……”

    主持人的话乏味可陈,但她介绍的这个人林滉却很感兴趣。

    非洲的绿色长城和中国的库布齐沙漠治理都算是沙漠治的重要里程碑,其成果备受瞩目,国内外许多相关学者和工作者都在寻求借鉴,希望有所突破,让更多荒地得以重现绿色生机。

    能先后参与这样两个重大的项目,此人的学术背景和工作能力一定都非常了得。

    只是林滉翻遍会议手册,却找不到关于此人的任何介绍。如此神秘,更叫人心生想象。

    冗长的介绍终于完毕,林滉挺直了腰背,望向讲台,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缓步走了上去。

    “嚯……”他不由自主地发出了讶异的一声。

    汪宇凡睡得正懵懂,半睁着眼:“怎么了?”

    林滉再无心理会他,只专注地盯着台上的那个人。

    距离塞内加尔一别,已经过去了四年,他前后托了不少人,想了不少法子,想要找到她,都一无所获。

    却不想,在他接近心灰意冷时,上天竟开始眷顾他,前后两天让他和Phoebe偶遇。

    幸福来得太突然,林滉再听不进她讲的内容。

    “大家好,我是梁璀错,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环境工程学专业。”

    “无论是非洲的绿色长城,还是中国的库布其模式,都是备受世界瞩目的环境工程。”

    “有关于这两项工程在是如何进行土地修复升级、强化农林牧系统,以及发展绿色经济的,相关研究资料已够详实,在这里我就不赘述了。”

    “今天我会以这两项工程为例,就荒漠化地区的地理信息和预警监测系统的建设进行论述,希望能和在座环保工作者有进一步的探讨和交流。”

    ……

    台上的那个人,着淡妆,穿着件驼色的半高领毛衫,看起来温柔却又疏离。

    她的声音不高不低,每一个音节都将将好地撞击在林滉内心最柔软的部分。

    以至于,他全然无法因她话里透露的信息跟她生半点气。

    虽然怀疑过,但是没想到梁菲比竟真不是她的真实姓名。

    梁璀错。

    璀错。

    林滉忍不住默念道,觉得它拗口又好听。

    还有学校。

    欧洲小哥说她毕业于MIT,可原来她就读的学校是斯坦福。

    怪不得他几乎快把MIT和她同届的中国留学生问遍,也没能打听到她的半点消息。

    而他甚至还专门飞去了波士顿,幻想途径她曾走过的街道。

    梁璀错并没能察觉到台下来自林滉那炽热的目光,心无旁骛地进行着她的演讲。

    林滉的脑子却是有些混沌,他一边机械地敲击着键盘,记下她讲述里的重要内容,一面时不时地抬头去看她。

    已然过去了四年光阴,可她看起来却没有太大的变化。

    依旧白净的脸,万年冰封,身材……倒是比在非洲时胖了些,可还是很瘦。

    半个小时后,梁璀错演讲完毕。

    PPT最后落定在了一张图片上。

    是塞内加尔的玫瑰湖。

    四年前那个瑰丽的傍晚席卷着种种回忆,瞬间扑面而来。

    林滉深吸了一口气,心跳快了好几个节拍。

    此时,主持人上台,开始了问答环节。

    前面几个人的提问都围绕着专业知识,就遥感技术、全球定位系统在荒漠化土地修复过程里的预警监测作用和梁璀错进行了探讨。

    接着,一个穿Nike卫衣的男孩获得了提问机会,看起十八九岁,青春年少。

    开口,是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住的热情和向上。

    “梁老师您好,我是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的学生,我想问怎样才能参与‘非洲绿色长城’的工作。”

    梁璀错浅浅笑了下,答应帮他推荐,顿了顿,又说中国科学院的生态与地理研究所今年会与非洲绿色长城的组织方签订协议,参与未来五年的建设。

    是备受瞩目的技术援助,梁璀错说这话时,睫毛忽闪忽闪的,目光里有光芒跃出。

    积攒多年,她却只想回归家乡,在那片土地上,她已酝酿出了无与伦比的野心。

    林滉的心一直没能平静下来,思量许久,他终于举起了右手。

    主持人示意工作人员将话筒递给她。

    该怎么称呼她呢?

    只想了一秒,林滉便开口叫了那个名字。

    “Hi,Phoebe.”

    是多年前那个环绕了她好一阵的明朗声音。

    再次听到,梁璀错不由一怔。

    看台下,真的是他,林滉。

    男生一脸笑意,目光里是她依旧回避不了的诚挚。

    “我想问,在非洲参与绿色长城计划期间,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是什么呢?

    梁璀错不自觉地抿了下唇。

    故作沉思了十几秒,才说:“是和我一起并肩工作的工作人员,我们来自世界各地,却有着一致的梦想,且目标坚定。”

    竟然没冷脸,没说不要问与专业无关的问题。

    可林滉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她望向自己时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凶狠。

    但他竟止不住地嘴角上扬。

    不得不说,他实在是太想念她了。她猜不透的冷漠和无缘故的坏脾气,都叫他着迷。

    *

    梁璀错的部分结束,看着她走下台,林滉也立马起身。

    是长久等待后他终于等到的重逢,她在视线里的稍微偏移,都叫他紧张,怕又再错过。

    “Phoebe!”跟到后台,林滉张口喊。

    梁璀错回头,一个身影却快林滉一部跃到她的面前。

    而后,一杯热咖啡迎面泼到了她的身上。

    梁璀错躲闪不及,很是狼狈。

    林滉也是目瞪口呆。

    这剧情走向,太剑走偏锋、出人意料了……

    “你做什么?”林滉生气问。

    再看肇事者,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女生。

    留着大波浪长卷发,长相靓丽,妆容、穿扮都很精致,只是一张怒气冲冲的脸,却叫她显得面目可憎了。

    面对质问,肇事女生更加张牙舞爪,上前便要去抓梁璀错。

    林滉下意识地将她拉到身后,护起来。

    这一下,叫梁璀错恍惚想起了那个他们被围堵的夜晚,他也是如此这般,挡在她的前面。

    林滉和肇事女孩没争论几句,又一个人出现了。

    梁璀错在看到他的瞬间,脸色立马又难看了好几分。

    她拨开林滉,走到前面,不满,“又是你惹下的烂摊子。”

    许名扬也是十分懊恼,他不过一个没留神,没看住孟盟,她便捅了个这么大的篓子来。

    再看看梁璀错那就要杀人的眼神,他不由地有些心悸。

    女人啊,真不好惹。

    “不要脸,抢了别人的男朋友,还这么理直气壮。”孟盟冒火。

    许名扬紧张,呵斥了孟盟两句,叫她不要再无理取闹。

    另一面,赶紧从兜里掏出块手帕来,去擦拭梁璀错身上的咖啡渍。

    动作亲密,叫一旁的孟盟和林滉都不由深吸了一口气。

    林滉十分不愿意接受自己苦寻了多年的人,重逢一开场便成为了别人的女朋友。

    而孟盟想着许名扬这些日子的疏远,和今天早上提出的分手,鼻头一酸,便落了泪,可她嘴上依旧不饶人,难听的话一句接一句。

    “什么高学历者,书都白读了,只知道做勾引男人这种下三滥的事情。”

    许名扬背脊一凉,拉着孟盟便要离开,却被甩开。

    这场面着实难控,林滉自觉自己并无插话的立场,屏息站在一旁。

    而一直沉默的梁璀错在孟盟又一轮的攻击后,终于翻起了一个大白眼。

    她伸手从许名扬的手里拽过手帕,擦了擦身上的污渍,然后面向孟盟,脸上写满了轻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