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再没有人像她这般了。

    白眼翻得冷酷又绝情,却也俏皮和可爱。

    “我说……”

    梁璀错开了口,林滉立马从自己不争气的乱想中回过神。

    “你挺大的一个人了,带眼识人和及时止损这两种必备技能怎么一个都没学会?”

    孟盟:“……”完全不知所以。

    林滉听了则有些想笑,这位姐姐骂起人来,就跟说脑筋急转弯一样。

    “第一,我和你的这位男朋友都认识十多年了,在一起……我算下,也有五六年了,所以是你是小三,我不是;第二,他都已经这样对你了,你还非要费力纠缠不清,图什么?唤回真爱吗?没用的,他……狗改不了吃屎的。”

    孟盟继续懵逼,而许名扬则痛苦地捂住了额头。

    “还有,撇开人品不说,你知道要想成为许家的儿媳妇,还真得有我这样的高学历做敲门砖吗?”

    又一重击后,孟盟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和梁璀错面对面站着,失魂落魄,明明穿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气势比起对方,却是弱了一大截。

    这一次,许名扬一拽她,她便跟着离开了。

    后台,只剩下了林滉和梁璀错两个人。

    “那个……”林滉先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梁璀错整了整衣服,方才的厉害转而又化成了一潭死水。

    她低垂着头,沉默加沉思了一会儿,走进一间屋子,拿了外套和包,招呼林滉一起离开。

    另一面,林桥落和颜栀子紧赶慢赶到这个位于京郊的会议中心,却只找到汪宇凡一人。

    他刚刚睡醒,面对左边空荡荡的位置也有些茫然。

    “人啊?刚刚还在这里啊!”

    三人找了一圈,找不到人,先后去拨林滉的手机,那位少爷却将手机默默调为了静音模式。

    *

    对梁璀错而言,这实在是一场太意外的重逢。

    她坐上车,时不时地去看旁边坐着的这个人。

    四年过去了,她已不能再称他为少年了,可他周身散发着的那种温暖又清澈的特质却是依旧。

    白色的粗线毛衣加浅蓝色的牛仔裤,头发带着些微卷,看起来温暖又慵懒。

    他的皮肤比在塞内加尔时,白了不止一点两点。

    大概真是应了那句“一白遮千丑”,梁璀错竟忽然觉得他很好看。

    林滉察觉到梁璀错时不时飘过来的目光,心里不由打起了小鼓,腰背也尽量往直里挺。

    他想看起来精神又挺拔,但其实是正襟危坐。

    “那个……”他又一次地想找话题说,可仍旧是失败,只好冲她咧嘴一笑。

    梁璀错方才的坏心情竟然在他这毫无心事的一笑中复原了不少。

    “好久不见。”她接过了话题,“你怎么会在那儿?”

    “就……机缘巧合。”林滉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要告诉她他一回美国便转去学了和她一样的专业吗?不行,显得一点也不酷。

    梁璀错不可置否地笑了笑,叹了口气,“这么久不见,本来该请你吃个饭什么的,可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实在不太好看,所以,下次吧。”

    竟然对他很温柔,这是在超出了林滉的预期,可……

    “别下次了,就今天吧,你先回去换套衣服,我可以等你。”

    梁璀错一怔,想了想,没有拒绝。

    *

    车子开到酒店门口时,林滉差点从车座上一跃而起。

    “我……我……我也住这家酒店!”

    梁璀错:“……”

    她一早便说过这是孽缘,果不其然。

    “我们果然是很有缘分!”林滉很是开心,他忽然觉得,他和梁璀错的遇见和重逢,是带着些玄学色彩的。

    没错,就是命中注定。

    *

    梁璀错要上楼去换衣服,林滉却不肯在大厅等。

    这女人的性子他是从来捉摸不透的,这一秒温柔地说一起吃饭,下一秒便提着行李箱退宿也是有可能的。

    玫瑰湖后她的不告而别他仍是记忆犹新。

    可让他等在门外却实在有些奇怪,想了下,梁璀错把林滉放进了屋,自己去里间稍微清洗了下身子,换了套衣服出来。

    “你想吃什么?”她问。

    林滉想了下,“只要是中餐,都可以。”

    他的胃,在美利坚受尽了虐待,是该要好好犒劳它的时候了。

    *

    梁璀错很利落地选定了一家云南菜馆。

    两人坐定,点完菜,看着窗外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道路,再看看对面坐着的对方,都有些恍惚。

    从达喀尔到北京,间隔四年光阴,这突然的重逢,是他们都没预想到的。

    “你真是……”林滉开口,却不知是该笑还是埋怨,“竟然拿个假名字糊弄我。”

    他耿耿于怀,梁璀错则淡定地提起茶壶,“没糊弄你,我最近才改的名字。”

    林滉:“……”差点就信了。

    “联系方式呢?你也没留。”他扯出她的又一罪行。

    梁璀错倒水的小臂稍稍抖了下,有些吃惊,“我留了。”

    临出发去机场时,她思量了许久,还是把自己邮箱写在了纸上,交给了韩东。

    林滉不信,“算了吧,你不是还专门嘱咐韩叔说不要告诉任何人你的联系方式吗?”

    顿了顿,他往前倾了倾身子,贴近梁璀错,又问:“你就这么讨厌我?不是吧?”

    “说什么呢?”梁璀错有些不适应这样近的距离,往后躲了下。

    同时她心里疑惑,但还没来得及问些什么,许名扬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她接起,听见他在那边讨好的笑。

    “行了,不准有下次了。”梁璀错声音冷漠。

    许名扬花心,这些年招惹的小姑娘能排成长龙,梁璀错一直在帮他收拾烂摊子。假扮女友,说些冷言冷语,好击退她们的执着。

    而今天这场闹剧,着实叫她有些忍无可忍了。

    挂断电话,她想就刚才的话继续往下说,却发现林滉的身子又往她这边倾斜了些,像在偷听。

    “咳……”

    梁璀错一声咳嗽,林滉有些尴尬。

    坐好,心情转阴,就要下起暴雨。

    “什么带眼识人、及时止损,说的好听,自己都做不到……”

    他小声嘀咕,梁璀错耳尖地听出个大概来,不由发笑,又是一个把她和许名扬错当城情侣的人。

    她想了下,没去解释,反而去逗林滉,“这么久了,怎么说话还是喜欢绕弯子?”

    林滉:“……”

    *

    菜陆续上齐,林滉先喝了一碗汤暖胃。

    再看看对面坐着的梁璀错,早知道今天就会和她重逢,昨夜他也不至于陪着颜栀子一起买醉了。

    夹起一筷子山药,他又想起猴面包树那白色的果实。

    是他最怀念的食物,可惜这些年再没有机会吃到。

    “你这几年都还好吗?”林滉问:“一直在从事跟治沙有关的工作?”

    梁璀错点点头,这么多年,她仿佛只会做这一件事情。

    “你呢?毕业了吧?没去勇闯华尔街?”她记得他学的是金融专业。

    鱼刺差点卡进喉咙,林滉赶紧喝下一大口水,去压制住内心的悸动。

    他不禁去猜想,如果此刻他告诉梁璀错他早已弃商,学了和她一样的环境工程学,她会作何反应。

    赞许?支持?吃惊?不解?又或可能根本把他的话当玩笑。

    梁璀错专注地轻挑出鱼肉里的刺,没注意到对面的人严肃又较真的神情。

    “那个……”

    林滉胡乱思索了几下,决定一吐自己这些年的经历。

    但梁璀错的电话再次响起。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快点开口说,不然一定会有别的事情出来打断你——这个定律真是真理。

    梁璀错接起电话,表情立马变得认真,语气里还带着些恭敬,她一边起身,一边向林滉表示歉意,然后走去了一个安静的角落。

    林滉愣了一下,几秒后,懒散地靠向座椅,叹了口气,百无聊赖地掏出手机。颜栀子和汪宇凡的信息占满了整个屏幕。

    他随便点开一条查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小祖宗,快点回酒店,你爸爸亲自过来接你回木城了。”

    家里的阎王爷大驾光临,他估计得躺着回家了。

    装作看不见,自我催眠地按灭手机屏幕,林滉紧张地抖起腿来。

    再抬头,只见梁璀错行色匆匆地走了回来。

    她没再坐下,直接抄起包和外套,同时招呼服务员过来买单。

    “你要走了?”林滉意外,“饭还没吃完呢。”

    “我有急事,就不吃了。”梁璀错说,然后要去跟服务员确认账单。

    林滉见了,抢下,“我来买单吧,在非洲的钱不还没还你吗?”

    梁璀错迟疑了下,点头离开。

    林滉依依不舍,冲着她的背影喊:“下次再约啊!”

    梁璀错回身点了点头,脚下的步子又加快了一些。

    “看来是真有急事啊。”林滉坐回到座位上,叹了口气,自话。

    想说的很多,却在这一个人的餐桌旁戛然卡住了,他内心忽然有一种道不明的失落。

    林桥落的来电又一次闪现,他嫌烦,按掉,忽然想起他又一次忘记去留梁璀错的电话号码,不由懊恼地拍腿。

    但好在,他记下了她酒店的房间号码,必要时刻可以去守株待兔。

    林滉接过服务员递还的银行卡和账单,又给汪宇凡发了信息,约定了个见面地点,便向那边出发了。

    *

    梁璀错赶到约定好的私人会所时,许名扬已经等候在门口了。

    “你怎么也过来了?”

    “过来给你打Call啊。”

    “神经。”

    “话说,我给你拉来这么大个金主,今天的事我们就算扯平了吧?”

    “一码归一码,我说过,不许再有下次了。”

    梁璀错整了整衣服,忽然有一丢丢紧张,下意识地做了一个深呼吸。

    许名扬察觉,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准备了这么久,一定可以的。”

    “谢谢。”

    “成了再谢我吧,还有万一被老爷子发现了,千万别把我供出来啊。”

    梁璀错知道他在故意玩笑,撇了撇嘴。

    “出息。”她说,但其实心里很是感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