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还算愉悦的氛围一直持续到中午时分

    林滉难得又乐得有机会跟梁璀错坐在一起说话,心情的愉悦指数止不住地飙升。

    他说起Nahal,说Nessa,说起达喀尔的那间儿童收容中心,说他们的改变和近来的生活。

    “Nessa身体素质很好,被体育队选去练习长跑,将来应该前途无量。”

    “Nahal和那帮人彻底断了联系,做起了运输司机,他做事认真,人也正直,很受器重。”

    “儿童收容中心里又来了不少新的孩子,但好在,也多了不少新的志愿者。”

    ……

    梁璀错发现,她很喜欢听林滉絮絮叨叨地说起这些人和事。

    他声音清朗,神情里总带着光亮,仿佛时光流转之下并无沧桑,只有充满希冀的前方。

    另一旁的蔡硕磊却接连打了好几个哈欠,非洲的一切,是他早已决定要封尘的过去。

    等到时间差不多时,他首先起身,“去吃饭吗?”他摸了摸肚子,“真饿啊。”

    梁璀错抬眼看了下他,叹了口气,也站了起来,三人随即去了酒店的餐厅。

    *

    是食不知味的一餐饭,梁璀错几次想要跟蔡硕磊对上话,却又在他低垂的眼眸下露了怯。

    重逢后的初见,开口依旧油腔滑调,对向她时也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可再接着相处,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了。

    他变了,变得沉默了许多,不正经的表情和调侃的眼神里有叫人紧张的受伤情绪在其中。

    梁璀错忽然厌烦起自己的矫情和不善言辞来,恍惚间,甚至开始怀疑起她这几年苦苦找寻蔡硕磊的选择来。

    桌子的另一边,蔡硕磊摸着吃得滚圆的肚子,还连带着打了个饱嗝。

    “谢谢款待。”他说,懒散地眯着双眼,睡意满满,“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啊。”

    “蔡硕磊。”梁璀错叫住他,却没了下文。

    “怎么了?”

    沉默半晌,梁璀错缓缓开了口,“去公园里转转吧。”

    “去哪里?”

    “公园,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

    梁璀错说完,蔡硕磊忍不住笑,“我说,怎么你们是来当游客的吗?”

    可笑完了,他心里却是空荡的一片,她这哪里是来当游客的,她目的明确,就是来逼迫他的,叫他不得不去面对自己心里始终无法割舍下的那一部分。

    *

    这是中国北方最大的森林公园,拥有106万亩的森林景观和20万亩的草原景观,森林覆盖率高达75.2%。

    康乾盛世时,它是著名的木兰围场的一部分,新中国成立初期,它是风沙肆虐,寸草不生的荒芜之地,90年代时,它在两代塞罕坝林场人艰苦卓越的努力下,重新散发了生机。

    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随即诞生。

    每年都有无数游客慕名而来,沉醉于它无与伦比的美丽风景中,并感叹于它的物种丰富。

    看松鼠在林间调皮地玩起高低杠,梅花鹿温柔地亲吻刚刚绽放的小花,鱼儿偶尔将脑袋探出水面去仰望湛蓝的天空……

    其中,七星湖、塞北佛石庙、泰丰湖、金莲映日都是叫人流连忘返的美景。

    *

    作为林场的第三代,蔡硕磊自幼在这片土地上长大。

    众人只看见它的美丽,却鲜少有人知道这风景背后浸染的汗与泪。

    爷爷那辈初到达这片风沙之地时,还只是二十出头的青年,在家备受父母亲的呵护。

    可来到这里,他们甚至居无定所,夏天住在马架子里,冬天睡在地窑子里,吃得是黑筱面,口渴时只能去饮冰雪水,无论天气怎样恶劣,都得扛着工具去垦荒植树。

    黄沙变绿野时,他们已是白发的迟暮老人,子孙则继承了他们的事业,继续在这片土地上辛苦劳作。

    塞罕坝就是蔡硕磊儿时的游乐园,别的小孩在背读识字卡时,他的读物则是华北落叶松、长白落叶松、樟子松、云杉……

    耳濡目染下,他自小便对林三代的身份产生了极强的认同感。

    本以为自己的一生会如同爷爷和爸爸的人生一样,只追随着绿树的年轮生长。

    可母亲的去世,却让他开始变得反叛,他记恨父亲的疏于陪伴,无法原谅在母亲弥留之际他还只想着工作。

    但出于对这片土地的热爱,和爷爷临终前的遗愿,蔡硕磊还是选择了林学专业。

    毕业时,父亲要求他到林场工作,他不满父亲的独断专行,一气之下远走非洲,一待便是四年。

    如果不是那场意外……

    *

    “蔡硕磊。”

    车子到达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梁璀错停好了车,叫到。

    蔡硕磊从记忆里回过神来,手心不自觉地又浸出一层细汗来。

    他其实有很久都没有回来过这里了,先前每年爷爷忌日时他都会回来,可这两年,他却未敢靠近一步。

    三人行走在公园里,很快便沉浸在春的芬芳中。

    这样的好天气跟好风景在城市里是越来越少见了。

    途径一片花开正盛的金莲时,他们都不由地停住了脚步。

    看着那一抹抹艳丽的橘色,梁璀错不由心醉沉迷,“花开的真好。”

    林滉也感叹,“说日落时的金莲映日是奇观,但我觉得现在看就已经很美了。”

    “你竟然知道这个?”梁璀错有些惊喜。

    “《沙漠生态学》没白看啊,都研究起植物来了。”蔡硕磊则是笑侃。

    林滉微微有些慌乱,生怕自己转学了环境工程学的事情暴露,清了清嗓子,说:“昨晚先做了功课。”

    “不错嘛。”蔡硕磊笑了笑,“有什么想法吗?”

    “什么?”林滉不解他的问题。

    “我问你的想法啊,从非洲的绿色长城,到中国的塞罕坝林场,你有没有觉得治沙造林这件事情,非常有意义,要知道这里从前可是飞鸟部不栖,黄沙漫天之地。”

    “确实是,很有意义,也很叫人震撼。”

    塞罕坝林场的总经营面积高达141万亩,有林面积为110万亩,而其中人工林高达86万亩。

    能将生态环境修复至此,堪称奇迹。

    “那你要不要加入梁大小姐的治沙计划中啊,她现在可是急缺人手。”

    蔡硕磊又是莫名其妙的一句,林滉:“你说什么?”

    “我问,你要不要跟着梁璀错一起治沙啊,她现在急需像你这种认同这项事业的人加入她,你……”

    “蔡硕磊,你……”

    “我知道你不辞辛苦一次次地来找我的目的,不就是想拉我进你的环保组织去木城进行荒漠化的治理工作吗?可惜啊,我不想再从事跟治沙造林有任何关联的工作了。我看这小子不错,好好教教,会是个得力的助手。至于我,你放弃吧。”

    蔡硕磊的语气中带有几分刻薄,梁璀错惊异于他这忽然的发作,一时无言。

    但她来找他,绝不只是基于请他加入她这一点,“蔡……”

    “别找我了,真的,我做不到。”蔡硕磊又说,方才的张扬忽然都收敛了起来。

    蔡硕磊的情绪反复无常,梁璀错担心,想要安慰他,却不想暴露他内心的伤口,于是转向林滉,“你去帮我们买点水回来吧。”

    “啊?”林滉明白梁璀错是有意支开自己,可看这气氛,实在不好说些什么,只得不情愿地调转了头。

    *

    而等到林滉买了水回来时,却发现那两人已是不知所踪。

    又玩失踪,他心累,掏出手机去拨梁璀错的号码,电话却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他无奈,只好一个人在公园里漫无目的地游荡起来。

    *

    转眼到了傍晚,天色渐渐暗沉下来,梁璀错和蔡硕磊仍是不见踪迹。

    林滉感觉不安,就要去公园的管理处播报寻人启事,这时,梁璀错终于打来电话。

    “你按着路牌指引,到七星湖这边来。”

    “哪里?”

    “七星湖。”

    简单两句话,梁璀错便挂断了电话。

    林滉隐约听到那边有嘈杂的人声,担心她出事,拔腿便往她说的地方出发。

    *

    一路飞速奔跑,到达七星湖时,林滉已是气喘吁吁。

    稀落的人群中,他一眼捕捉到了梁璀错和蔡硕磊的身影。

    蔡硕磊看起来行为诡异,走一步晃荡三步,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喊着:“七星湖,地上的北斗,连成线,指向的地方就是家……”

    等到靠近时,林滉才从他身上刺鼻的酒精味中嗅出真相。

    “他喝了多少酒啊?”林滉捂鼻,去扶蔡硕磊。

    蔡硕磊一把将他推开,继续发着酒疯,“可是我没有家,我找不到家了,那么问题,我现在该去哪儿呢?”

    梁璀错无奈,“去睡一觉,睡一觉就好了,乖。”她展现出了难得的耐心,像哄小孩一样地去哄他。

    蔡硕磊一脸的委屈,忽然跌坐在了地上,挎着他手臂的梁璀错也连带着坐在了地上。

    瞬间,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涌向梁璀错的心头。

    她叹了口气,就这么和蔡硕磊一起坐在地上。

    “是大雁,妈妈!”

    忽然,一个稚嫩的童声响起。

    抬头,泛着深蓝墨水颜色的天空,一群大雁排着整齐的列队飞过。

    小孩兴奋地拍着巴掌,唱着妈妈教会他的歌谣。

    “鸿雁,天空上,对对排成行,江水长,秋草黄,草原上琴声忧伤,鸿雁,向南方,飞过芦苇荡,天苍茫,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乡……”

    最纯净的声音,往往最叫人感伤。

    梁璀错隐隐觉得眼眶湿润,而一旁的蔡硕磊忽然一把将她搂住。

    “回不去了,回不了家了!”他的头抵在她的肩膀处,哽咽地说。

    林滉惊讶地在他的脸颊上看到两串成行的眼泪。

    他竟然哭了。

    接着,蔡硕磊的哭声从隐忍开始,一点点被打开,最后,他嚎啕大哭着,嘴里则一直含糊不清地说着话。

    “他们抢了车子,一把火把树苗也给烧了,然后,他们举起了枪,我吓傻了,Frank就那么挡在我的面前,然后我听到‘砰砰砰’的枪声……”

    志愿者Frank,在医院把他胳膊撞到青紫的Frank,他……

    林滉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梁璀错一下一下轻柔地抚拍着蔡硕磊的背脊,当做是慰藉,除此,她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然后我看到大片大片的鲜血,Frank,他死了,就那么死在我的面前,当时他已经订了下月回家的机票,可是他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蔡硕磊又失魂落魄地说,声音里满是伤悲。

    鸿雁,向南方,心中是北方家乡,是再也回不去的家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