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颜栀子又喝醉了。

    林滉经常嘲讽她是“易醉”体质,开心会喝醉,难过也会喝醉。

    而这一夜,她喝醉的理由则是——感动。

    她抱着梁璀错,连连感慨,满是对她的敬佩之辞。

    远赴非洲,深入荒漠地带,这些事情,换成是男生去做都不容易,可她却做到了。

    梁璀错从颜栀子那吐字不清的醉话隐约听到了非洲等字眼,心中不由地有些怀疑,这个人对自己的过往,似乎了解不少。

    林滉在一旁看得胆战心惊,把颜栀子拉到身旁,主动提出送她回家。

    其他几人也都喝了不少酒,晕晕乎乎的,全都被梁璀错给塞进了专车里。

    末了,只剩她和林滉、颜栀子三人。

    “那……后面再联系。”梁璀错想了下,冲林滉摆手,去开车门。

    林滉一只手费力扶着就快站不稳的颜栀子,抢先帮梁璀错打开了车门。

    梁璀错愣了下,坐上驾驶座,“谢谢。”

    “路上小心,回家早点休息。”林滉说完,又贴心地合上了车门,直到梁璀错的车子离开视线,才带着颜栀子上了车。

    *

    天气渐暖,林滉将车窗打开,任晚风将车厢灌满。

    因为误会而忐忑纠结的心,在今天终于被舒展和平复,林滉止不住的嘴角上扬,同时又听见颜栀子在后座不安分的发声。

    “林家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不是瞎子,就是傻子。”

    林滉感到好笑,问:“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你是傻子,你小叔是瞎子。”颜栀子是醉了,却又很清醒。

    林滉一下不知说什么是好,叹了口气,把车窗关小了一些。

    她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为她多年的深情动容,却又无法真的站在她这边,毕竟爱与不爱都没有错,更无法勉强。

    而他,只希望,这两个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最后都能幸福。

    *

    梁璀错进了小区,又在车里坐了一会儿,才上楼。

    她的思绪稍有些凌乱,可关于那并不明朗的未来,她心中莫名又觉得很有希望。

    电梯到达19楼,梁璀错一边往外走一边掏钥匙,刚到门口,便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许名扬?”她吃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许名扬埋怨,“中午到的,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你手机是个摆设啊?”

    说着,一把拎过了梁璀错肩上的包,看了下她的装扮,问:“你今天去野外考察了?”

    “嗯。”梁出错开门,从鞋柜里拿了双拖鞋,给许名扬,问:“干嘛这么晚还过来?”

    “担心你呗。”许名扬坐倒在沙发上。

    梁璀错捡起被他碰掉在地上的抱枕,问:“你回家了吗?”

    “没有,我跟我妈说我后天才回来。”

    “又这样,小心又被姥爷给发配出去。”

    “应该不会了。”许名扬笑笑,似在自嘲,“我啊,怕是以后要被老爷子和我爸给套牢了,再没那么自在的日子了。”

    在许名扬看来,在北京的日子远比在木城要快活的多。

    他看了看梁璀错,不知是不是因为脱去了冬日厚重的衣服的缘故,她看起来瘦了些。

    “那个……”知道她绝对不会主动开口说那件事,所以许名扬先问:“远大是不是也看中了苏芒哈那块地?”

    梁璀错抿嘴,点头,“不过我们已经想到应对方案了,你不用太担心。”

    “算了吧,我还不了解你。”许名扬笑,“你哪次不是硬撑着?”

    说完,将一张银行卡放到了桌上,推到她的面前,“不多,有一部分是茗瑗出的,收着吧。”

    梁璀错坐得笔直,不去碰那张卡。

    那是姥爷给她划下的界限,她无论如何都不想逾越。

    许名扬也不劝她,拉开门,冲她摆手,“我先回去休息了啊,太累了。”

    梁璀错看着安静躺在茶几上的那张卡,陷入沉思。

    多年前,她决定远赴非洲时,许名扬也是如此硬塞给了她一张银行卡。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好像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仍要去依靠家里的人。

    *

    半夜二三点,梁璀错失眠,收到林滉发来的信息,邀她明天一起吃饭。

    她想了下,回“好”,然后将脑袋埋进了被子里,努力入睡。

    *

    林桥落出差回来,意外的发现家里的这位小祖宗近来竟然很低调。

    他在公司遇见他,乘周围没人,约他下班后一起吃饭。

    但林少爷却拒绝了他,末了,还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以后在公司别总跟我说话,被我爸的眼线看到就不好了。”

    林桥落哭笑不得,看着林滉轻快走远的背影,却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

    固执又有主见的小孩,真的会收起自己的想法,安心地做个大人,去扮演他厌恶的角色吗?

    *

    林滉走进卫生间,脱下正装,换了身休闲的衣服,然后向和梁璀错约定好的餐厅出发。

    他到达时,梁璀错就坐在靠窗的桌边,正低头翻着文件。

    林滉在桌旁站定,梁璀错感觉一道阴影投射到桌面,抬头一看,看见林滉,忙将文件夹合了起来。

    “坐。”她说,顺便抬手叫了服务员来点菜。

    想起前几次的经历,林滉玩笑着说:“祈祷我们这次能完整地吃一顿饭。”

    梁璀错笑得清浅,利落地点了两道菜,然后把菜单递给了林滉。

    第一次见面,林滉就发现,这个女人,大事小事,都是异常果断。

    他从她点的菜去推断她的口味,纠结了半天,又加了个菜和汤。

    等菜的间隙,梁璀错把方才的文件拿了出来,递给林滉。

    林滉迟疑了下,接过,翻了几页后,他不可思议地抬起了头。

    昨日他提出的建立沙漠生态旅游景区的概念,在这份文件里,被清晰详细地展开了。

    “你什么时候做了这么详细的规划?”林滉两眼止不住的放光,“很久了吧?”这份文件太详实了,绝不是一天就能赶出来的。

    梁璀错点头,“你还记得几年前,你问我站哪边吗?”

    林滉当然记得,那是困扰过许多环保工作者的课题——是坚持治理不开发,还是要治理也要合理开发。

    “这就是我的选择。”梁璀错往自己的杯里和林滉的杯里都倒了水,“苏芒哈要育树,也要育人,我们必须要给他们以先进的理念和多维度的生产方式。不然,一切只是恶性循环。”

    林滉表示赞同,如果不能改变当地人落后的理念和生产方式,那么终有一天,当地的居民还会再次将大树砍到,进行没有节制的开垦和放牧。

    “只是……”梁璀错叹气,“我本来想等苏芒哈的治沙工作初具成效后再将这个方案提出来的。”

    远大是绕不过的话题,林滉心里咯噔一下,说:“没有早和晚,只有时机合适。”

    梁璀错笑,“你说话有时候还挺有哲学性的。”

    林滉解释:“我见过向阳乡的新乡长,他跟我们年龄差不多大,是参加村官选拔来的,很有自己的想法,也很大胆。”

    提及这件事,林滉还有些想笑。

    远大的人带了不少礼物,想去试探和讨好新任乡长,却被不留情面的拒绝。

    “他提问很犀利,问远大是不是想将污染转嫁到苏芒哈,又问如果不是,那么工业园区在排污系统方面做了怎样的改进,对于周边的绿化,又有什么想法。”

    这着实让梁璀错有些意外,同时心里暗自松了口气,“看来倍感压力的不止是我们。”

    林滉得意,“那可不是。”顿了顿,又说:“我私下又找他聊过一次,他虽然很重视环境保护,但同时,对当地的经济发展也有不少想法。”

    梁璀错表示了解,“所以你那天才提出构建沙漠旅游景区的想法?”

    “是,我想盎然得让所有人知道,在苏芒哈治沙,不仅能够有助于环境的好转,更能够给当地带来经济效益。”

    梁璀错沉思,林滉又补充,“而且盎然也有这样的能力。”

    “是吗?”梁璀错嘴角微微向上扬了扬,半晌后,小声说了句谢谢。

    *

    这餐饭总算是无意外地吃完了。

    期间,林滉侃侃而谈,说他是怎样转到环境工程专业的,说他大学几年学习上的各种趣事,说他工作后遇到的对他产生了巨大影响的几个人……

    梁璀错照旧话不多,认真地安静听着,只偶尔问他一些问题。

    她很想告诉林滉,他让她惊喜,更让她感激。

    近来身边出现的这些人,肖珂、袁梦圆、姚大宋,还有他……都给予了她无穷无尽的勇气和力量。

    当初她回到家乡,像赴一场孤独的战役。

    她把自己当作横跨沙漠,向死而生的勇士,没有后路可退。

    可原来她的孤注一掷并不形影单只,她有他们,他们滋润了她的荒漠,如同绿洲一般。

    而这其中,林滉绝对是不可忽略的存在。

    只是,梁璀错最不擅长表达,只能反复向林滉说着感谢之类的话。

    说到最后,弄得林滉很不好意思。

    “喂。”他开口:“如果真的感谢我的话,就答应我一件事吧。”

    梁璀错一怔,“什么事?”

    林滉坐直了些,认真的说:“如果真的感谢我的话,就让我加入盎然吧。”

    见对面的人没反应,林滉心里没底,赶紧晃了晃手里的文件,“那这个我拿回去再好好看看,你也认真的,考虑一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