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破财免灾,在所难免,梁璀错也不多说话,利落地从口袋里把剩下的钱全部掏了出来,递上去。

    那两人接过,清点了下,并不满意。在他们看来,她不止有这么点钱。

    “Don't/.comy/us.”话音落,一道明晃的匕首亮了出来,林滉一直对着两个黑影,眼下看着明晃晃的刀尖,终于有了被抢劫的真实感。

    他一面努力保持镇定,一面扫视四周寻找可以求助的人。

    “我们确实只有这么多钱了。”梁璀错开口,语调竟然很冷静。对方显然不信,耐心也被消耗的差不多了,伸手便要去拉她。

    林滉眼疾手快,抢先一步将她又拉回到自己的身后护起来。同时抬脚,用力地向拿刀的人的手腕处狠狠踢去。

    哐当一声,匕首砸落在地上。那人随之被惹怒,抬手便是一掌,重重地击打在了林滉的肩部,强烈的痛楚迅速地蔓延开来,他脚下的步子也有些晃悠,差点就站不稳。

    “你没事吧?”梁璀错赶忙扶住他,林滉又重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两个人。

    论身高,他们差的并不远,可论体型,他便显得有些瘦弱了。

    “我拦住他们,前面就是酒店,你快去找人来帮忙。”林滉说着,在心底默数一二三,然后推开梁璀错,向那两人冲了过去。

    抢劫的人没有想到会遭到反抗,有些措手不及,而梁璀错便乘着这短暂的几秒迅速地朝前方亮些的大路上跑去。

    那两人并不想和林滉做纠缠,围着他打了踢打了几下后,便去追梁璀错了。

    林滉第一下便被击倒在地上,随后只能狼狈的护住自己的头,见对方停下了动作,要去追赶梁璀错,赶忙用力拽住了其中一人的腿,但僵持了几下后,还是被踹开了。

    *

    想着白天林滉分享给自己的那篇文章,梁璀错压力巨大,不断加速。跑出没多远后,她便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腿在动了。

    要跑快一点,要赶去找人救那个不聪明的小孩……这么想着,梁璀错脚下的步伐又快了些。

    风从面颊两旁不断掠过,带来隐隐的刺痛感,梁璀错的喘息越来越重,体力也被消耗的所剩无几,而身后追赶她的脚步更越来越近……

    眼看着那两人就要追上来,忽然一辆电动三轮车突突突地行驶了过来。

    “快上来。”是林滉,不知为什么他竟和Nahal在一起。

    梁璀错搭上他伸来的手,一跃,跳上了车,踉跄着,将将好跌在了林滉的怀里。

    “哎呦,不错哦,跑的还挺快啊。”林滉扶着她,还顺带着发送了一个wink给她。

    “正经点。”梁璀错将林滉一把推开。摸一摸身上,已然在激烈的奔跑中浸出一把汗来。

    她看了Nahal,他背对着他们,专注地驾驶着这辆有些破烂的电动三轮车。

    终于将心跳和呼吸平复好,梁璀错问:“你们怎么跑到一起了?”

    “不知道,反正先躲开他们总没错。”林滉的心态倒是很好,况且刚才要不是Nahal出现,梁璀错怕早就被逮住了。

    *

    车子绕行了一大圈,最终停在了达喀尔一家知名的星级酒店门口。

    “下车吧,这里应该是安全的。”Nahal摆了摆手,说。

    林滉率先下车,想要伸手去扶梁璀错,却被避开。

    自从认识这个女人,空气里便时常弥漫着尴尬的因子。

    林滉晃了晃手,假装活动起身体来。梁璀错方才的坐姿有些难受,揉了揉发麻的双腿,这才跳下车来。

    “走吧,一起进去。”梁璀错对Nahal说,往前走。

    “什么?你还有钱啊?”林滉吃惊,心想这位神秘女子来自的国际组织该不会是瑞士银行吧?

    梁璀错摸了摸贴身衣兜里的那张银行卡,只笑不语。

    这样的遥远的异国,和这样惊险的夜晚,竟真被那位自大的许名扬说对了,钱越多,越少意外,越多安稳。

    *

    深夜,酒店的餐厅里只有寥寥几人。梁璀错找了隐蔽的一角,坐了下来,而后问服务员要了菜单,递给Nahal,让他点些吃的。

    这不紧不慢的态度,倒让林滉有些着急了,“你不是一直在找他吗?怎么人找到了,关键问题忘了?”

    梁璀错则一记犀利的眼神杀过去,示意他先保持安静。

    “得……”又一次好心没好报,林滉干脆从Nahal的手中抢过菜单,“不说话,点点吃的总可以吧?”

    *

    沉默地吃完了一整盘牛排后,Nahal才开口,“我知道,你们一直在找我。”

    “Nahal,我不明白!”沉默终于被打破,林滉也快被憋死了,他支吾着,嘴里的食物都没完全咽下去,“你英语好,又有工作,为什么还要做这种事情?”

    Nahal沉默,梁璀错也没吭声。

    人太容易就会陷入主观臆想中,以自己的角度去评判他人的行为,还自以为公正。

    梁璀错比林滉深谙这个道理,所以一开始便不想过多的询问或训斥Nahal些什么。

    不解或误解对Nahal来说也是家常便饭,所以他抿了抿嘴,终于没有做任何解释,只说:“不要再继续找我了,那只会给你们增添麻烦而已。”

    “Nahal,我想你明白,我要的不是将你绳之以法,也不是找回我损失的钱,我只想要回我的电脑。”梁璀错的态度也很明确,顿了顿,她又补充:“我甚至可以给你足够多的钱,只要你把那台电脑还给我。”

    Nahal皱眉,努力回想,确实有那么一台电脑,他见到时还训斥了同伙,毕竟这东西有密码,要变现很麻烦。

    “你只想要回那台电脑?”

    梁璀错点头,说:“我可以给你钱。”

    Nahal的面色却很难看,“我不要你的钱,你拿到电脑后就赶快离开吧。别再取大量的现金出来了,你已经被顶上了。”

    “什么意思?”林滉后知后觉,“所以我们从白天开始便被锁定了?”

    梁璀错猜想Nahal大概和抢劫的那两个人相识,否则不会出现的如此恰巧。她思索了下,怕Nahal被他们为难,于是提议让他今晚先住在酒店里。

    Nahal拒绝,“三天,三天后我会去收容中心找你们,我们到时见吧。”

    这期间仍有人在状况之外,追问:“什么意思?谁会为难Nahal?”

    疲累了一天,刚才还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梁璀错实在有些疲倦了,于是也不去勉强Nahal,说了告别,便往前台走去,准备开一间房。

    身后的林滉见状,叫得聒噪。想着他确实帮了自己不少忙,梁璀错停了脚步,转身,“你是回收容中心,还是在这里休息?我帮你开间房?”

    迟疑着,不过三秒,林滉立马咧嘴,脸上挂起一个无比灿烂的微笑。

    面子算什么,比不过好吃好喝和好住。况且不管怎样,这个女人对他的藐视从不会改变。

    *

    办理好入住,林滉却不着急上楼。用他的话说,他还有话要和Nahal单独说。

    “这是男人跟男人之间的对话,你就先上去休息吧。”他搂着Nahal的肩膀,梁璀璨看着他笑呵呵的模样,只觉得他格外地憨厚。

    “神经!”甩下这句话后,她径直走进了电梯。

    *

    洗了一个温水澡后,梁璀错明显感觉舒服了一些。

    她坐在露台上,一面拿毛巾细细擦着湿发,一面有些失神地望着外面。

    这座城市不繁华,到了夜里尤其其显得静谧。但少了缤纷的霓虹与星空争奇斗艳,每颗星看起来都很耀眼。

    “真好看啊。”梁璀错伸直了胳膊,张开手指,透过缝隙看星星在自己的指间一闪一闪地跳跃。

    “只是……哎……”转而她又叹了一口气,想着自己就这么放走了Nahal,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应该可以信任他吧?毕竟他是Nessa的哥哥,今天还帮了他们。梁璀错的思绪稍显混乱,瞄了一眼手边的手机,她在想,或许应该去找一个人帮忙。

    *

    门外,林滉按了好几次门铃,门才被缓缓打了开。

    “做什么?”窄窄的门缝里,是梁璀错不耐烦的脸。

    “姐姐,我好难过。”林滉将脚强行伸进屋子里,倚着门框,撒娇的说。

    梁璀错瞬间被吓到,“你发什么神经?”

    *

    几分钟后,耐不住林滉的软磨硬泡,梁璀错敞开了门,把他放进了屋,给他倒了一杯水,让他坐下。

    “姐姐……”

    “不许叫我姐姐。”

    “那阿姨?”

    “你是不是找打?”梁璀错佯装着抬起手掌,林滉闪躲,手肘不小心撞在了座椅的手把上。

    “疼疼疼疼疼。”他捂着胳膊叫道,梁璀错这才发现,他的胳膊和腿上有着大大小小的好几处擦伤,都是刚才救她时受的伤。

    “你……”梁璀错感觉内疚,随即拨通了前台的电话,要了急救箱。然后细心地帮他擦拭起伤口来,林滉呲牙喊着痛,看向梁璀错的眼睛里却带着笑意。

    终于处理好伤口,林滉却仍没有离开的意思,梁璀错看了下时间,下了逐客令。那边,林滉却对着窗外那一片在夜风中摇曳的棕榈林发起了呆。

    “你还不回去睡觉?”

    “你知道吗?”林滉开口,语气认真,还带着些许的沉重。

    认识以来,梁璀错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正经。本以为是个不知愁苦,前来体验生活却装逼失败的富家子弟,但眼下看来,其实是个心思敏感,易起心事的大男孩。

    接着,他将方才与Nahal的谈话复述给了梁璀错听。

    先前他只知道Nahal一有空便来收容中心旁听,他聪明,而且刻苦,英语尤其优秀,加上他还时不时地过来帮忙做些杂物,所以很受收容中心先前负责人的喜爱。在她回国前,便将他介绍去了林滉和梁璀错入住的那间酒店工作。

    可林滉不知道的是,在Nessa入住收容中心之前,只能跟着Nahal四处流浪。而Nahal为了和弟弟有口饭吃,选择加入了当地的一个犯罪团伙,靠抢劫和偷盗为生。

    本以为有了工作后,一切都会是新的开始,但有些过去并不容易摆脱。

    从前的同伴很快便找到了Nahal,并以Nessa的安全威胁他,于是才有了那天在酒店的事件。

    “他们先借助Nahal从员工通道进入了酒店,然后损坏了六楼和七楼的摄像头,按响了火警预警,接着便拿着预先复制好的门卡进屋进行偷盗。”林滉说完,叹了口气,深锁的眉头和他原先总是嬉笑的脸实在是大相径庭。

    有些故事寥寥几句便能说完,但却要极尽耐心去消化和释怀。不然,便会坠入深深的无力感中。

    梁璀错猜到Nahal大概有不得已的苦衷,却不想会牵扯出这样的纠葛来。

    “你……”她张了张口,想让林滉早点回去休息,毕竟她实在不擅长与别人谈心。

    “话说!”林滉却抢先发声,情绪激动,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我今天实在是太伤心了!”他说。

    梁璀错以为他还在为Nahal的事情而难过和纠结,谁知话锋一转,他却说:“他们今天竟不抢我,他们知道我身价多少吗?真是太伤自尊了!还有……我决定回去开始学跆拳道,马术什么的真是太华而不实了,关键时刻一点派不上用场。”

    梁璀错看了看他手边的杯子,她给他倒的确实是水不是酒。

    没喝醉,那这孩子大概真的是脑子不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