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出现了这样的意外,拍卖会只能暂停。

    梁璀错被带到了后台,做休整。

    盎然的几个人,沉默又压抑。

    片刻后,姚大宋终于最先忍不住,发作:“太过分了!这几个人绝对是远大故意安排来砸场的,我要找他们去算账!”

    肖珂还算冷静,但眼眶已经红了一圈,声音带着哭意,“你跟他们那群人有什么好说的?他们会承认吗?”

    “那我们也不能任由他们欺负啊!”袁梦圆不平,“你又不是没看到,方才那些乡民是怎么看我们的?”

    梁璀错在旁,默默地擦拭着头上留下的污物,脸色苍白。

    看着大家都很激动的样子,她开口,极力让语调平整,“都先冷静下吧,总还有办法的。”

    大家瞬时安静了下来,但士气已丢失了大半,剩下的全是愤怒与愁虑。

    *

    外头,杜览把林滉提溜到一个角落,话语间满是嘲讽,“给我解释解释吧?刚才怎么回事儿啊?”

    林滉紧闭双唇,不语。

    杜览深吸了口气,怒火未减半分,“还给我演英雄救美的戏码?你到底清不清楚自己的身份?”

    这一次,林滉没再沉默,他直视着杜览,一字一句,清晰有力地说:“我清楚,不过你可能还不太清楚。”

    杜览:“什么?”

    林滉:“我正式向你辞去在远大的职务,以后,我就是盎然的一员了。”

    这样的宣战,是杜览始料未及的,他错愕,一时不知怎样回应。

    林滉也不再去管他,直接转身走人。

    而等杜览回过神来后,第一件事便是去找老李,他要去确认,林滉手里到底掌握了多少有关新工业园区的资料。

    *

    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拍卖委员会很是头疼,几个负责人聚在一起开了个会,决定让拍卖会照常进行。

    不过他们找上盎然的人时,却担忧梁璀错的状况,不知道她是否还能坚持完成演说。

    梁璀错坚持说自己没有问题,肖珂却不许她逞强。

    “还是我来吧。”她说,其余两人也表示赞同。

    梁璀错仍是犹豫,眉头紧锁。

    大家都各有坚持,事情一时变得难以决断。

    思量了片刻,梁璀错做了决定,“别争了,还是我去吧。”

    她说着站起了身,如若方才的一幕再度上演,她绝不希望受伤害的是肖珂。

    此时,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突然响起。

    “你还真是轻伤不下火线啊!”

    随后,一个男子走了进来。

    梁璀错看着那个身影,一怔,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你……怎么来了?”

    半晌,她才说,肖珂等人也好奇地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

    眼前的这个男人,上身穿着件白色的棉麻衬衫,下身则是一条卡其色的休闲裤,面容英俊,只是下颚未刮的胡子,让他散发着些许颓废的气质。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蔡硕磊耸肩,调侃说:“不是你三顾茅庐请我过来的吗?”

    梁璀错:“……”

    蔡硕磊看着这个狼狈的女人,心疼,同时更佩服她的坚强与隐忍。

    即使是在这样的时刻,她也极力维持着一个好的姿态。

    “你休息休息吧,剩下的交给我。”蔡硕磊说。

    梁璀错不可思议,“你可以吗?我们……”

    蔡硕磊则不耐烦地打断她,“放心吧,PPT上的内容林滉早就发给我了,我已经烂熟于心了。”

    梁璀错又是一阵无言,“你们怎么联系上的。”

    蔡硕磊故作深沉,“就是说啊?怎么联系上的呢?这样吧,等我忙完再跟你说?”

    “哦。”梁璀错翻了个白眼,心里暗自松了口气。

    搭档做事多年,她知道,现下没有比蔡硕磊更合适的人选了。

    *

    蔡硕磊刚站上台,台下便响起一阵骚动。他也不在意,右手拿着麦克风,左手插在裤袋里。

    怎么看都不像专业人士,而当他开口时,肖珂和袁梦圆更差点惊掉了下巴。

    “各位好,我是盎然的蔡硕磊,下面由我代替我的同事继续进行演说。这之前,我必须要说明,我这人脾气不好,如若在我身上发生类似的事情,我一定会非常严厉地追究肇事者的责任,谢谢理解。”

    台下远大的人面色难看,媒体和乡民更多的,则是一副看热闹的姿态,而盎然的人,除了梁璀错,皆是惶恐。

    这人怕不是来砸场子的吧?

    不过很快,他们便发现,是他们多虑了。

    蔡硕磊的演说丝毫不比梁璀错逊色,更在原有的基础上,添加了不少通俗易懂的内容。

    肖珂不由问:“这人到底哪来的?”

    梁璀错狡黠地笑:“等等你问本人吧。”

    另一面,盎然的人士气在不断复原,他们都看得到,拍卖委员会成员脸上认可的神情。

    蔡硕磊则是眦睚必报的人,末了,他对向远大坐席的方向,神情带有挑衅,提起了腾格里沙漠污染环境案,表示他非常期待远大稍后的演讲,并会着重关注他们就排污系统进行了怎样的升级,以及他们如何保证不会对本就脆弱的沙漠生态造成负担。

    远大的一行人都不由倒吸了一口气,杜览虽不至于乱了阵脚,但明白过会儿势必不会太轻松。

    盎然的人都是和环保有关的专业出生的,大概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小细节。

    而那位林滉……杜览光是想想,就头疼欲裂。

    究竟是哪里跑出来的祖宗啊!

    *

    蔡硕磊下台,冲梁璀错得意地笑,“怎么样?”一副邀功的模样。

    而后他四处寻望,问:“林滉那小子呢?”

    梁璀错这才反应过来,自他在台上帮他解围后,她便没看见他了。

    同时她又问:“你们两个究竟是怎么联系上的?”

    “我不是主要因素,你别问我,要问去问林滉。”蔡硕磊耸肩。

    梁璀错:“……”

    台上远大的人已经开始了讲说,梁璀错不再跟蔡硕磊啰嗦,专心去听他们说的内容。

    而没过一分钟,林滉便弓着身子窜到了梁璀错的旁边坐下。

    梁璀错不由问:“你去哪里了?”

    林滉比了个嘘的手势,说:“先听他们怎么说吧?”

    另一面,一旁的肖珂、袁梦圆和姚大宋则给林滉竖大拇指,“你刚才帅呆了!”

    林滉羞涩的笑,蔡硕磊则撇嘴。

    哪里帅了?救美而已,他救得可是场。

    林滉此时看着蔡硕磊那不可一世的模样,忽然有些后悔费力地把他拉来木城。

    远大的人非常懂得扬长避短,通篇都在说工业园入住苏芒哈后,将会给附近的乡民带来大批的就业岗位,并将如何有效地推动当地的经济发展。

    “GDP是个好东西啊。”蔡硕磊环抱着双臂,玩味地说。

    而盎然的人能明显感受到周围乡民们在躁动。

    眼前的利益貌似总是容易打动人心。

    *

    演说结束,掌声雷动。

    哪怕最终做决定的是拍卖委员会的成员,但这样的民意对盎然的人来说,已足够被动。

    林滉看了看沉默的梁璀错,目光又飘向媒体区。

    三秒后,如他先前安排好的那样,一位女记者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请您在台上稍站一会儿好吗?”她声音清亮,透过话筒响彻整个活动中心。

    盎然的主讲人愣了下,问:“您有什么事吗?”

    “您好,我是木城电视台的记者,刚才听完远大的演说,对一些问题持疑,非常希望能从您这里获得解答。”

    来者不善。

    远大的人感觉不祥,可还来不及拒绝,那位女记者便将问题抛出了。

    “第一,一开始您便说远大在建立工业园区的同时,也会对周边的环境进行修复,可整个演讲下来,我并未听到有关与此的规划。”

    “这个嘛……我们后期都会公布,毕竟时间有限。”

    “理解,那有关排污系统的升级问题呢?我看你们也只做了简要说明,究竟是怎样一个升级法,污染物会减至到一个怎样的水平?”

    “因为涉及一些高新技术机密,所以这方面没法过多阐述,但测试完毕后我们会公布相关的数据。”

    “好,最后一个问题,您刚才的演说透露,说后续工业园区建成后,还会不断扩建,鼓励其它企业入驻,那么您如何保证其它企业在排污方面也能达到一个很高的标准呢?有无相关的入驻标准和监督机制?”

    “这个……”

    盎然的人兴奋了。

    这位女记者的每一个问题都戳中要害,简要总结了远大演说中的漏洞。

    但梁璀错奇怪的是,她问题虽然问的尖锐,但面对对方的躲闪时,却也不去追究太多。

    与其说她是在采访,不如说她是在做辩论赛中的“结论”,把远大的弱势一一总结,然后论述给大家听,加深观众的印象。

    这于盎然来说无疑是件好事,只是,作为媒体,她的意图却是稍显怪异的。

    不管怎样,所有环节都已结束,委员会的成员退场,十分钟后将会回来进行无记名投票。

    梁璀错坐在座位上,大脑忽然呈放空状态。

    这大概是长期高速运转后必然会出现的疲态,而她此时,甚至没有精力去关注结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