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投票结果还未出来之前,梁璀错被砸的新闻先刷屏网络。

    新媒体高速发展的今天,要想引爆一个事件,不费力不费时。

    网友们仍旧呈一边倒的形势,心疼梁璀错的遭遇,同时对远大的项目表示不看好。

    远大先前花大力气做的公关,就如同小石子投入浩瀚的波涛,并未能漾起太大的水花。

    *

    时间到,委员会的人入场,主持人在台上,开始投票的流程。

    成员们已经在纸上写下了选择,等待着专人前来收取。

    在他们旁边,还有公证处的人坐镇。

    一切都显示,这会是一场公平公正的拍卖会。

    可这之前,盎然和远大已经暗自较劲了好几个回合,平静之下,满是暗涌。

    那所谓的公平公正,真的会存在吗?

    *

    唱票开始,肖珂和袁梦圆不由紧紧握住了彼此的手,为对方打气。

    姚大宋也想找个支持,可发现,林滉和蔡硕磊两位男士在这紧要关头,竟然都不在场。

    他又看了看梁璀错,依旧,是一张,没情绪的脸。

    *

    委员会成员只有十一人,前三票都投给了远大,到第四票时,林滉和蔡硕磊才出现。

    梁璀错闻到蔡硕磊身上淡淡的烟味,竟忽然也想用这解压好物解解压。

    而应着眼前的形势,肖珂和袁梦圆已经快哭了。

    *

    第四票,仍是远大。

    气氛降至冰点,林滉暗自握紧了拳头。

    盎然的几人也都屏息,心脏的跳动速度不断在被加快。

    这局面,实在是太惨烈了。

    *

    第五票,还是远大。

    梁璀错眉头蹙在一起,内心布满了纠结,而她因为紧张下意识地大力地咬住了下唇。

    而后,一只手忽然覆在了她的手背上,温热地。

    她转头,看见林滉在对着她微笑。

    “没事。”他用唇语说,为她杂乱如麻的心注射了一剂安定。

    *

    林滉则看到,隔着一条过道的远大的坐席上,杜览已然露出了得意的笑。

    他大概无比相信,钱能主导一切。

    *

    第六票,是无比关键的一票,如果这一票还是远大,那么结果便立马明了了。

    不……

    应该说,剩下的每一票都无比关键,不容许有任何的丢分。

    *

    “拜托了拜托了!”袁梦圆双手合十,祈求道。

    台上,主持人似乎嫌现场不够紧张,语气放慢,“第六票是……”

    纵是再镇静,梁璀错这一刻也觉得空气稀薄了。

    “是……”

    “是你妹啊,说不说。”

    有人受不了开口咒骂了,而叫人意外的是,这人竟是梁璀错。

    号称泰山压顶也面不改色的梁璀错,竟然……骂人了?

    在这样紧张的时刻,盎然的人忽然有些想笑,他们都觉得,这样的梁璀错,非常的可爱。

    而在这片刻的放轻松后,主持人终于说出结果。

    “第六票!盎然!”

    终于,有一票了!

    但开心不过半秒钟,大家的心又再度悬了起来。

    毕竟他们要连得六票,才能够拿下苏芒哈荒地。

    连得六票,会有这样的奇迹发生吗?

    梁璀错期待却没有信心,她手指紧扣着手心,主持人终于没再继续故弄玄虚,连续唱了四票。

    而这四票,都花落盎然。

    竟然……真的追评了。

    盎然的人感觉在坐过山车,心肌梗都要被吓出来了。

    而一旁,远大的人已然坐不住了。

    这逆天的翻转,换了谁估计都难以接受。

    *

    最后一票,成了至为关键的一票。

    现场的人都屏息凝视着台上。

    “最后一票是投给……”

    而主持人似乎顶不住台下杀气腾腾的目光,只饶了一个弯,便道出了结果。

    “盎然的。”

    ……

    是投给!盎然的!

    而这样的结果,盎然的人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

    “Yeah!”袁梦圆最先发出尖叫声,接着肖珂、姚大宋也兴奋地叫唤了起来。

    他们三人,围在一起,互相拥抱,庆祝着这无比珍贵的一刻。

    梁璀错、林滉、则像历尽沧桑的老人,他们坐在座椅上,并不那么激动。

    “呼。”梁璀错暗自松了空气,身子向座椅的靠背出倚去。

    只是一秒钟,她便仿佛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现下,她真是一动不想动,话也不愿说一句。

    林滉兴奋,觉得这一刻实在是太来之不易了,他条件反射性地伸出手掌,可看到一脸疲倦的梁璀错,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将自己的这份雀跃传递给她。

    “要highfive啊?”他手悬在半空的时候,蔡硕磊凑上来,问。

    林滉:“……”

    蔡硕磊:“那来吧!”

    他伸出手掌,跟林滉用力一击。

    林滉僵硬着,却还是觉得,再没有比眼下更值得纪念的时刻了。

    *

    面对败局,远大的人很快便离开了活动中心。

    盎然则尽情享受着这喜悦时刻,等着一会儿正式签订土地承包的合同。

    另一面,媒体的人蜂拥而上,要向梁璀错进行采访。

    镜头前,梁璀错依旧表现的笨拙,还带着些许的无措。

    蔡硕磊方才出尽了风头,理所当然的吸引了媒体的注意。

    好在是如此,帮梁璀错分担不少这“甜蜜的负担”。

    林滉则站在人群后,默默地注视着这热闹的场景。

    期间,他的手机不停作响,他看了看,按了静音,不去理会。

    做了这样的选择,随后当然有无法回避的各种事端会找上他。

    可他不后悔,也愿意,去一一承担和应对。

    *

    签约完,盎然的人返程回市区。

    路上,袁梦圆提议今晚要好好地庆祝一番。

    驾驶座上坐的是林滉,梁璀错则坐在副驾驶座上,侧头,望着窗外,不发一言。

    她实在是太累了。

    “明天吧,我看今天大家都有些倦了。”林滉看梁璀错完全不在状态,提议说。

    袁梦圆嘟囔了下,但最终妥协了。

    车子行驶到半途中,人已睡去了大半。

    他们都曾以为,竞拍成功后,他们会无比激动,兴奋到停不下来。

    但连续运转后的如释重负,占据主导的其实是疲惫。

    这一刻,所有人,终于可以放轻松地好好睡一觉了。

    *

    林滉细心地将车内的冷气关小,单手扯出毯子,给梁璀错盖上。

    “不错啊,挺贴心啊。”

    他刚做完这一举动,最后一排蔡硕磊的声音便飘了来。

    林滉不由深吸了一口气,“你不休息一下?”

    “我睡醒了啊。”蔡硕磊说着,打了个哈欠。

    林滉不去回话,专心开车,蔡硕磊则调侃:“今天你话怎么这么少啊?前面每天电话加短信的轰炸我,让我过来时,你可不是这样的啊。”

    前面也没想到你还和几年前在非洲时一样,那么聒噪。林滉在心里吐槽。

    蔡硕磊见他还不说话,笑,“对了,今晚我住哪儿啊?”

    林滉愣了两秒,不解:“什么叫你住哪儿?”

    蔡硕磊:“我来的太急,根本没时间找房子,不然我先在你家凑合一阵子?”

    林滉:“……”

    请神容易送神难。

    有事求与他人,须得忍辱负重。

    世上没有后悔药。

    ……

    林滉在脑海里迅速地搜索着鸡汤,给自己灌下去,不然他怕,下一秒会忍不住把那人给扔下车去。

    *

    进入主城区,肖珂、袁梦圆和姚大宋先下了车,各回各家。

    梁璀错知道蔡硕磊还没住的地方时,帮他找了家附近的酒店,安排他住下。

    蔡硕磊挑衅:“看到没有?这才叫诚意?”

    林滉磨刀霍霍,醋意满满,又问梁璀错:“看你状态不太好,我送你回家吧。”

    梁璀错确实感觉头疼,没拒绝,走之前又对蔡硕磊说:“我明天早上过来找你一起吃早饭。”

    他的到来,让她欣喜,不过有些问题,还是要先问清楚。

    蔡硕磊敷衍地回:“看情况吧。”

    而后他注视着那两个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长江后浪推前浪。

    “林滉。”蔡硕磊默念着这个名字,只觉得后生可畏。

    先前他听林滉叙述他对苏芒哈荒地和乌素沙漠的规划时,只觉得他能力不错,还有些许的毅力。

    而今天投票前他出去抽烟透气时,无意撞见了林滉和那位在现场提问的女记者交谈的场面,便明白,他小看了他。

    自身有能力,对事有毅力,做事有谋略……

    光是这三点已不容小觑了,而蔡硕磊以为,林滉身上,一定还有无数他还没能发现的闪光点。

    这么看来,这两人好像还挺般配?

    他笑,走进了电梯。

    不得不说,木城,比他想象中的要有意思多了。

    *

    林滉将车子停好,然后示意梁璀错下车。

    梁璀错在恍惚,没能听到林滉的提示,林滉下了车,她还坐在车上失神。

    林滉发现梁璀错没下车,去帮她拉车门,却看见梁璀错忽然将头埋在了膝盖。

    “你……没事吧?”林滉心慌,问。

    像是量变会引起质变,万千情绪积压在心中,难忍负荷时,便会在某个难预料的点,爆破出来。

    梁璀错的双肩先是轻微地抖动着,接着又发出了声音小小的隐忍的哭声,而后,她的哭声越来越大,身体也跟着颤抖起来。

    林滉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

    在他眼里,梁璀错就如同胡杨树一般,坚韧、顽强,不管面对怎样艰险的境遇,依旧可以挺拔着优美的身姿。

    可现下,她却脆弱的如孩童一般,身子蜷缩成瘦瘦小小的一团,看起来,再经不起任何风浪。

    而林滉这才发现,梁璀错的脖颈处还残留着些许的蛋液,它们干涩地凝固在那里,样子难看。

    他心里一阵绞痛,蹲下了身,伸出手,一下一下,温柔地抚拍着她的背脊。

    “没事了。”

    “都过去了。”

    “会越来越好的。”

    “我在呢。”

    林滉反复呢喃着这几句话。

    “我在呢,我一直都会在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