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冲动之下,林滉气势汹汹地从医院跑了出来,打车往家里赶。

    可到达门口,他却又冷静了下来。

    没有证据,便无从追责。

    再退一步说,即使他责问父亲,也不会让事情得到解决,反而会进一步激怒他,让梁璀错和盎然陷入危险之中。

    想到这,林滉没有按响门铃,转身走开了。

    *

    情绪上的大起大落后,是不能自己的疲惫。

    林滉找到汪宇凡,闷不吭声地喝了好几杯酒。

    父亲平日不苟言笑的面庞和对他长久的疏于关心,在此刻更叫他难过。

    他知道父亲在生意场上一贯冷酷决绝且利益至上,却不愿相信他会做出这样不堪的事情。

    汪宇凡几次试图跟林滉说话,都被打断,最后只能作罢。

    *

    而叫他意外的是,林滉最后竟然喝醉了。

    他无奈地将他带回了家,扔在床上,只听得他模模糊糊、断断续续的几句梦话。

    “对不起……对不起……”

    “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汪宇凡在旁皱着眉,从小一起长大,他从未见林滉如此失态过。

    “盎然出什么事了吗?”他奇怪,觉得最近一切都还算顺利,绿行和优Pay的人这两天便会到达木城,进行进一步的考察和商谈。

    搞不懂,他叹气,帮林滉盖上了被子,出门进行下一轮聚会。

    *

    夜里,梁璀错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出院后,她先跟许茗瑗回了姥爷家。

    姥爷的态度照旧冰冷,训斥她做事鲁莽没有规划,净给家人添麻烦。

    “我一早就说过了,你做什么,我不会管也不会问,可你要低调,别总给身旁的人带来困扰!”梁振华训斥,心里却是不停叹气。

    低调,如何还低调的了?这孩子,做的就是件高调的事,选的也是条难走的路。

    梁璀错不发一言,似乎从被接回梁家开始,她便学会了面对任何指责都装听不见的技能。

    “哎……”深夜里,她连叹息都很静谧。

    又翻转了下身子,梁璀错拿起手机,想了想,给林滉发了条信息过去。

    “你在忙些什么?”

    细想,他已经‘失踪’了近一天了。

    往常林滉的信息总是回的飞快,而这一次,这信息却如沉入了大海。

    梁璀错接连打了好几个哈欠,眼看着时针就快指向三,终于阖上了双眼,睡了过去。

    *

    这一晚,同样夜不能寐的还有林父。

    晚上他回到家,听刘妈说今天在小区看到了林滉,她叫他,但他却没有回应。

    这一周,有关盎然创始人梁璀错出事的消息铺天盖地地到处都是,他思来想去,叫了林桥落到书房,吩咐他去调查一下事情的详细起因和经过。

    “您是觉得……”林滉问的委婉。

    林父回答:“世事都是相对的,有多少人赞赏他们,也会有多少人敌视他们。”

    林桥落点头,想起了竞拍那日向台上扔鸡蛋的村民们,他们现在大概仍然相信是盎然断了他们的发家致富的道路。

    “如果真的有人容不下他们,你就去运作一下。总之,要确保小滉没事。”林父说完,忽然又笑,“但我想你应该已经有所行动了吧。”

    林桥落默声,算是承认。

    林父拍了下他的肩膀,“你啊,我在等着他撞了南墙回头,你却一直在背后给他铺路加油。”

    林桥落:“我是想……”

    林父打断他:“不用解释,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局面,倒不如让他在外面多磨练一下。”

    结束谈话,林桥落回到房间,刚好接到吴垠打来的电话。

    “我明天下午到木城,一起吃个饭吧。”

    他上来便说,林桥落有些意外,“你亲自过来?”

    吴垠:“怎么?你是觉得盎然的项目不值得我亲自飞一趟?那我就不去了。”

    林桥落:“如果我的想法对你那么重要,那么我建议你直接投资。”

    吴垠:“……”

    *

    夏日,林桥落总是少眠,今夜,更是迟迟不能入睡。

    他知道不该怀疑自己最亲的人,但梁璀错出事时,他第一个想到的可能便是林父。

    他想林滉应该也是如此这般认为,才会在今天回家。

    只是他最终选择了隐忍,看来还真是愈发地成熟了。

    林桥落欣慰的同时又不由叹气,那么究竟是谁在幕后策划了这样恶劣的事情?向阳的乡民,又或是某种他还暂时不知道的存在。

    *

    这一晚,梁璀错睡得并不好,断断续续地做了好些碎片化的梦。

    醒来,她先愣了愣神,然后去摸手机。

    屏幕上闪现出好几条未读信息,却没有一条来自林滉。

    蔡硕磊:“林滉跟你联系了吗?”

    蔡硕磊:“他倒现在还没回来哦!”

    蔡硕磊:“他竟然夜不归宿!”

    最后一句是,“他不会跟你在一起吧?”

    梁璀错:“……”

    *

    林滉并不知道从昨夜到今晨,有个人在直播似地八卦他。

    他头疼欲裂地醒来,条件反射性地踹了身旁的人两脚。

    汪宇凡睡眼朦胧,“干嘛啊!”

    林滉这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在汪宇凡家,他旁边睡得人并不是蔡硕磊。

    *

    两人又在床上瘫了一会儿,起来,去门口的餐厅吃饭。

    汪宇凡点了一桌的菜,埋头大吃的间隙,口齿不清地说:“我昨天得知了一个超级劲爆的消息,你猜……”

    “没兴趣。”林滉却是头也不抬。

    汪宇凡轻笑一声,“这话啊,可千万别说太早,这消息可是有关梁璀错的。”

    林滉:“……”大意了。

    顿了几秒后,换了态度,“什么啊?”

    汪宇凡得逞,开始卖关子,看林滉急不可耐就要跳脚,才慢悠悠地开了口,“你知道你那位小姐姐是谁的外孙女吗?”

    林滉一愣,“谁的?”

    “梁!振!华!”汪宇凡拖了长音,一字一字地说,然后等着看林滉的反应。

    林滉果然如他所料一般,惊到合不拢嘴,“振华外贸的那个梁振华?”

    汪宇凡点头,感叹,“你也没想到吧?我昨天知道的时候也和你一样,不敢相信……”

    林滉已然听不进他的絮叨。

    这个消息确实太叫他意外了。

    振华外贸,木城相当有名的企业,而他的创始人梁振华除了是有名的企业家,还是一位家喻户晓的慈善家,好多地方都有他捐建的教学楼。

    林滉怎样都没想到,梁璀错竟然会是梁振华的外孙女。

    “这个梁璀错,可真够低调的。”汪宇凡感叹说,又觉得奇怪,“那她怎么不去请她姥爷帮她助阵啊?梁老先生要是出面的话,盎然现在的影响力和规模绝对不止现在这样,更不会缺我那点赞助费。”

    林滉:“你以为都跟你一样,长到20多岁了,还得靠家里。”

    汪宇凡:“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林滉笑笑不语,心里却起了褶皱。

    他好奇的并不是梁璀错为什么不肯依靠振华外贸,而是在她出事后,住了那么几天院,这位梁老先生都未曾出面过。

    *

    吃完饭,林滉还是没有回盎然的意思。

    汪宇凡奇怪,“你怎么这么闲,绿行的人不是今天过来吗?”

    “嗯。”林滉点头,解释:“我们定了明天见面。”

    “那你不去准备准备?”

    汪宇凡又问,林滉终于勉强打起精神。

    他从未想过要跟父亲站在对立面,他以为,哪怕他们是父子,也应该是互相独立的个体。

    可天底下哪有孩子是能够完全脱离来自父母亲的期望的?

    这次梁璀错出事,林滉认识到了自己的天真,却还没有想好,接下来要怎么去面对父亲的其它磨难。

    *

    又磨蹭了一会儿,林滉终于动身,朝盎然出发。

    他刚走到门口,便遇见了梁璀错。

    梁璀错迟迟等不到他回信息,打他电话也是关机,心里多少有些不安。

    毕竟,她还从未这么长时间联系不到林滉过。

    “你去哪儿了?”梁璀错问,林滉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支吾着:“家里有事,回去看了看。”

    梁璀错这才想起来,从盎然拿下苏芒哈荒地,到林滉从远大离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而这期间,她竟一直忘了去问林滉和家里的关系是否有所缓和。

    “你家里还在生你气吗?”她小心翼翼地问。

    林滉假装笑得淡然,“还好。”

    而当他目光与梁璀错的目光碰在一起时,心虚的感觉不由在心间蹿腾起。

    他无法想象,某天当她得知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后,会有怎样的表现。

    *

    小状况不断,可日程表上拥挤不断,该做的事一刻也不能懈怠。

    下午林滉便召集了大家开会,又将关于创建盎然能源的演说PPT仔细过了一遍。

    会后,林滉又做了若干修改,然后才终于知道疲倦,躺倒在了办公室阳台的藤椅上。

    实战,就在明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