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盎然近来的工作着实紧迫,又遇上梁璀错出事,大家的精神压力一度很大。

    而今天,所有人都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吃吃喝喝,吵吵闹闹,还算开心。

    中途,许茗瑗把梁璀错拉到露台,递给了她几张图纸。

    “喏,我超级用心的,你看看满意不!”

    想着盎然能源就要成立,前阵子,梁璀错专门找了学绘画出身的许茗瑗帮忙设计Logo。

    “速度还挺快,谢谢啦。”梁璀错笑,打开图纸,细细观看起来。

    蓝色天空的背景,点缀着丝丝白云,一棵胡杨树直耸天际。

    “好看。”梁璀错抿嘴笑,“寓意也好。”

    荒漠地区的珍贵树种,耐旱、抗风沙,生命力极强。

    活着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后一千年不朽……像极了正在环保道路上摸索努力奋斗的他们。

    “等等我拿去给林滉看看,希望他也喜欢。”梁璀错说。

    许茗瑗不由逗她,“说起林滉,你怎么声音和神情都变温柔了?”

    梁璀错扬起手佯装生气,“别乱说。”但心中已经起了涟漪。

    *

    另一头,汪宇凡把林滉拉到了一旁,神秘兮兮的模样,半天没说一句完整的话。

    林滉微微不耐烦,“没事就先散了,我明天还要跟优Pay的人碰面。”

    “别别别。”汪宇凡拉住林滉,问:“你觉得绿行参与盎然能源创立的可能性有多大?”

    林滉愣住,感觉奇怪:“你问这个做什么?”

    汪宇凡挠了挠脑袋,叹气,“还不是我爸,他让我过来打听打听,说……”

    “说什么?”

    “说如果绿行跟优Pay投资,那么他也会跟投。”

    意外但却是在情理之中。

    木城周边,矿产资源非常丰富,汪宇凡家靠开矿采矿发家,随后转了制造业,而这些年,生意愈发的不好做。

    不止他们家,许多靠矿产起步的人,现在都面临着转型的瓶颈。

    资源有限,加上早期开采不当造成的环境污染,都是当下严峻的考题。

    而绿行跟优Pay则是现今国内知名的两家企业,除开共享单车跟移动支付这两项业务,它们还有许多其它的王牌产品,资金雄厚,而且发展迅猛,汪父想搭这趟顺风车,属情理之中。

    “不知道,我心里没任何底。”林滉回答的很诚实,叹了口气,又说:“我爸啊,要像你爸一样开明的话,哪还需要我费这功夫?”

    汪宇凡则撇嘴,“得了吧,我爸那是被迫开明。”

    提起家里,林滉没了心情,他拉了拉汪宇凡,“走吧,回去吧,早点结束早点回家。”

    *

    回包间的途中,经过露台,林滉看见梁璀错,她侧身倚靠在栏杆上,身后是斑斓的霓虹,她低头拨动头发,微微扬起嘴角的样子被映衬的生动又好看,叫他一时有些恍惚。

    梁璀错看见林滉,眼睛立马亮起来,“林滉!”她喊,扬起了手里的图纸,声音在夜风的传送下,很清脆,“盎然能源的Logo设计好了,你看看!”

    哪里还看得见别的东西,此时此刻,林滉的眼里只容得下梁璀错一人。

    她笑得那般明朗,叫城市的灯光,天上的星辰都黯然失色了。

    “好看!”林滉说。

    梁璀错笑,并不知道他说的其实是自己。

    “Phoebe!”林滉又叫。

    “嗯?”梁璀错有些懵懂。

    “明天见完优Pay的人,我们一起去赛湖吧?”

    “赛湖?”

    “嗯,去放松一下。”

    “行。”梁璀错想了下,答应了下来。

    赛湖是三百公里开外的一个高山湖泊,风景优美,和绵延的草原相连。

    五月底到六月初时,冰封的湖面消融,湖水清澈,草地上盛/开着五彩的野花,是最好的观赏时间。

    但因为忙碌,梁璀错总是错过与它相逢。

    可其实,大自然在每个时节都有它的馈赠,能够出发时,就出去走走吧。

    “好!”林滉笑。

    一旁的汪宇凡和许茗瑗则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他们这样大的两个活人,竟然如此这般被忽略。

    实在是无法接受!

    *

    优Pay选择了在盎然的办公地点见面,本就不算开阔的盎然在今天显得尤其拥挤。

    优Pay派来的负责人是一位女性,她穿着绿色暗格的职业套装,踩着细跟的高跟鞋,走起路来带风,很有气势。

    蔡硕磊在旁,点拨林滉,“去,美男计。”

    林滉:“……”

    和吴垠一样,优Pay的人也没有过多的废话,她轻咳了一声,说:“我叫黎俐,是优Pay的战略项目经理,你们准备好的话,就开始吧。”

    林滉于是迅速进入了状态。

    优Pay的问题并不多,但精准狠,林滉回答起来着实费了一番功夫。

    这期间,梁璀错照旧感觉紧张,目光始终不离林滉。

    整个演说结束后,黎俐沉默了约半分钟,表示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要问。

    “假设盎然能源成立,那么它将持续地资助盎然环保进行荒漠化的治理,我可以这么理解吗?”

    林滉点头,“是的。”

    黎俐又问:“那么盎然环保对于盎然能源又有哪些方面的帮助呢?它会为盎然能源带来怎样的创收点和利益?”

    这问题问的尖锐,林滉愣了下,黎俐则又说:“原谅我的直白,但我认为,盎然能源所涉及的业务,都不是短期内可以有高效益的,而还未保证营收,便先去做公益事业,是否有点本末倒置?”

    林滉松了松领带,又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才回答,说盎然环保将会帮助盎然能源树立一个环保科学的企业形象,并提供相应的技术支持。

    黎俐则对这个答案表示不满意,说:“环保科学的企业形象可以通过宣传来建立,技术支持也可以通过建立自有的研究所来达到。”

    精准地考虑每一分投入,将利益最大化,这于一家企业而言,并没有什么不妥,只是……

    林滉叹了口气,开口,“盎然环保对于盎然能源的建立和发展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它是盎然能源的奠基石。环保的口号一年比一年喊得响亮,可成果却不能与之成正比,我们太需要一家有坚实后盾的环保组织去做出一些可以让世人惊醒和惊艳的项目了。这之后,我们所做的以环保和科学为基准的业务,才能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纳,成为一种共识。如果大众始终不能认识到环保的重要性,他们便始终不会为环保买单,我们所做的东西也就没有市场。”

    他的态度不卑不亢甚至还有些强硬,言辞也犀利。梁璀错注视着他,只觉得他像一个英勇无比的战士。

    这番言论,出乎黎俐意料,她思索片刻,合上了面前的笔记本电脑,说:“你在上海时提出的合作方案,我们经过商讨,已经通过了,随后几天,我们希望能够进一步参观苏芒哈荒地以及了解盎然环保的工作,好制定出详细的合作方式跟内容。而有关盎然能源的建立,我们回到总部后,会进行进一步的考察和商榷。”

    跟绿行一般,给了一个好消息和悬念,但对于才刚起步的盎然环保,已然叫人感激了。

    *

    送走了优Pay一行人,大家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了下来。

    林滉站在暗了的屏幕前,将领带彻底松开,抽了出来,扔在桌上。

    这间会议室的空调已经破旧了,冷气并不太冷,他摸了摸后背,都是汗。

    “啊,比我想象的要艰难许多呢。”他笑着说,眼神透着些许黯淡的神采。

    “你说什么?”梁璀错站在他身后,听不清,问。

    林滉转过身,面向梁璀错,却没有言语。

    想说这真是一件无比艰难的事情,想问这些年你究竟是怎样支撑下来的。

    梁璀错被看得不自在,向后退了小半步,“怎么了?”

    “没什么。”林滉咧嘴,又变得充满元气,一口大白牙,有着挡也挡不住的明亮,“走吧,出发吧。”

    梁璀错迷惑,“去哪儿?”

    林滉:“去赛湖啊,昨天不是说好的吗?”

    梁璀错想起来了,却有些为难,“可明天还要带优Pay的人去苏芒哈,现在去赛湖的话,回木城估计都得半夜了。”

    林滉:“过分忧虑明天,就永远过不好今天,走吧!”说着,便拽着梁璀错的胳膊阔步走了。

    *

    想着这接连的好消息,蔡硕磊虽然吝啬成性,但还是去买了冷饮回来犒劳大家。

    而林滉和梁璀错却不见了踪影,他有些不满,嘴里含着冰棒,叫唤:“我敢打赌,他们两肯定是出去吃独食去了,没良心,呸。”

    肖珂在旁,翻了个白眼,“您有良心,能先把欠我的饭钱清一清吗?”

    蔡硕磊则一脸谄媚的笑,“提钱多伤感情啊,你可以多想想和我在一起吃饭时的收获啊,心灵上的,情绪上的……”

    肖珂:“不要脸。”

    蔡硕磊继续笑,但那笑却很微妙,“他们有说他们去哪儿了吗?”

    他问,肖珂摇头,她看着蔡硕磊,问:“你是不是喜欢老大?”

    冰棒一下变得冰力十足,差点把牙齿都冰掉。

    这个问题,倒真不陌生,在塞内加尔时,便常有人问他。

    只是……

    “哈哈,你们这群小年轻啊,动不动就谈喜欢,太肤浅了。”

    蔡硕磊打太极,肖珂又翻起了白眼,“年纪不小了,却连自己的感情都不能正视,没趣!”

    蔡硕磊:“哎,我说……”

    他的话还没说完,袁梦圆的脑袋探了进来,“蔡师兄,有人找。”

    蔡硕磊警觉:“谁?”

    除开盎然的这群人,他在木城并没有其他相识的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