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次日,一篇报道将盎然又一次地送上了热搜榜。

    报道说,盎然即将跟绿行和优Pay展开合作,盎然能源也将应运而生。

    非常积极向上的言论,对盎然来说,是好事,但对优Pay来说,却是有些微妙。

    文里说,优Pay原本也考虑参与盎然能源的创立,但因为与盎然能源要持续性资助环保事业的理念不合,所以最终放弃。

    网友们纷纷留言,表示了对盎然能源的期待,和对绿行的赞赏。直接表现,便是当天绿行的股票有了不小的涨幅。

    优Pay那边,并没有太多的道德绑架,毕竟大家都是认可企业的逐利性的,可还是有一些叫人不舒服的言论冒出。

    说现在的企业有社会责任担当的太少,缺少回报社会的心。

    梁璀错看了都不由地替优Pay喊冤,可‘越有钱越有罪’确实是一种被妖魔化了的常态。

    很多人会天然地希望那些又有能力又有钱的人多付出一些,所以每每到了洪灾或地震,便有不少网民跳出来喊话一些大型企业,叫他们多捐款。

    而现在优Pay面对的情况,着实叫人哭笑不得。

    这篇报道出来时,林滉以为是绿行出的公关稿,还没大没小地去调侃了吴垠一番。

    吴垠却说天地良心,他可从来舍不得花钱在这些上面。

    这就奇怪了,林滉又想起苏芒哈荒地拍卖时,那位助攻记者。

    每每当盎然遇见困境时,仿佛总有一双神秘的手在后面帮衬一把。

    *

    从上海回来后,梁璀错几乎每天都通宵达旦,忙着给绿行和优Pay准备资料,忙着确认秋季造林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时间真快,一晃便到了八月底。

    而九月一过,秋季造林就要拉开序幕了。

    每个人疲惫却又精神满满,相信前方,便是绿意盎然的林海。

    *

    林滉和梁璀错外出回来,一进办公室便感觉气氛不对。

    袁梦圆指了指小会议室,林滉狐疑,走进去一看,愣住。

    梁璀错跟在后面,见他堵在门口,也不进去,拍了拍他,问:“怎么了?”

    再从缝隙一探脑袋,只见杜览和一位助理模样的人坐在里面。

    倒真是位不速之客。

    梁璀错和林滉互相看了一眼,坐到了杜览的对面。

    “您过来是为了?”林滉用了尊称,但语气却不那么好。

    杜览却是很淡定的模样,他喝了口水,缓缓开了口,“我来,是想跟你们谈盎然能源的事情。”

    林滉面露疑虑,不明白杜览说这话的意思。

    杜览没有过多的解释,让助理掏出一份文件,递到了林滉的面前,表示远大集团有意愿参与盎然能源的建立。

    从竞争对手到共同创始人,这跨度实在太大。

    林滉跟梁璀错都是错愕。而林滉的反应更甚,他糊涂了,不明白父亲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最后还是梁璀错先开了口,“你们想要投资建立盎然能源的原因是?”

    杜览:“基于……”

    可他只刚来得及吐出两个音节,便被林滉打断了,“不管你们基于何种原因,我们都拒绝。”

    杜览被将了一军,也不恼怒,他让助手放了份文件到桌上,说:“这是我们开出的条件,你仔细看下,再回复问。”

    林滉的抵触情绪仍然很强烈,只生硬地吐出两个字,“不送。”

    杜览笑了笑,那笑意味深长,“考虑下吧,我们不应该站在对立的两面,这一点你比谁都清楚。”

    林滉瞬间读懂他话里的意思,心里惊了一下,同时不免心虚地看了梁璀错一眼。

    梁璀错看着林滉,也是有些疑惑,她总觉得他的反应过激了一些。

    可当她想开口去问些什么的时候,林滉却又极不自然地借口有事要先出去一趟,而后便迅速地消失在了门口。

    *

    林滉出了办公室,立马拨通了林桥落的电话,跟他约了见面。

    林桥落刚好在远大附近的一家咖啡厅见完客户,便让他直接过来这边。

    林滉想了想可能撞见父亲的尴尬,却还是勉强答应了。

    毕竟,他实在是迫切地需要知道,父亲究竟是在上演哪一出戏。

    *

    林桥落看着林滉风风火火地走进咖啡厅,眉毛向上一挑,隐约觉得有事。

    果然,林滉一坐下来,便神色凝重,语气不佳的问他:“我爸他究竟要做什么?”

    这问题问得没头没脑,林桥落一头雾水,“你这话什么意思?”

    林滉当林桥落在装傻,没好气的说:“杜览已经找到盎然了。”

    林桥落更不解了,“他去盎然做什么?”

    而这下,林滉才相信,林桥落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不是一个会藏掖事情的人,对他更不会。

    想到这,林滉凌人的气势瞬间便没落了,他把方才在盎然发生的事情向林桥落说了一遍,对父亲有怨言,不明白他这么做的原因。

    林桥落听完,也是吃惊。这件事,他从未听哥哥说起过,而现在知道了,也不愿意去做无谓的猜测。

    “想这么多,都不如你自己亲口去问。”

    他说,林滉的脾气瞬间又上来了,“我不去。”

    “那你就憋着吧。”

    “我……”

    看着林滉那张过分倔强的脸,林桥落叹了口气,“我们是至亲的人,无论你父亲做什么,他对你都只有爱。”

    “可这是在商场上!”

    “林滉!”林桥落忽然严肃,正声说:“不管是在商场还是在哪里,这一点都不会变。”

    林滉愣了下,心底突然因自己的狭隘而感到愧疚,想着上次见母亲时她的焦虑与担忧,和父亲虽然严厉但其实很有帮助的教导,他咬了咬嘴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父母和孩子一定有分歧,可因为分歧,而走上岔路,甚至变陌路,实在不应该。

    “今天回去吃晚饭吧,你爸爸不说,但一直很挂念你。”

    林滉低头,一直注视着大理石桌面上自己的倒影,半晌后,他点了点头。

    见林滉终于平静了些,林桥落也收起了方才严肃的面孔。

    他帮林滉叫了杯喝得,缓和了下氛围后,又说:“你今天这么激动,就只是因为摸不清你父亲这么做的意图?”

    林滉不语,林桥落却明白他心中的所想,“你啊,还不是怕自己的身份在那位梁小姐面前暴露。”

    是害怕,方才和杜览面对面站着的时候,他心虚极了,生怕他会说出自己和远大的关系。

    只是这个秘密又能隐瞒多久呢?一开始就该坦诚,而他显然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林桥落照例没有太多的教导在其中,只让他早做坦白,不要像今天这般被动。

    *

    夜幕降临,林家灯火通明。

    这是林滉离家出走第一次回家,林母激动到不能自已,赶忙让刘妈准备上了一桌丰盛的晚餐。

    林滉想着上次自己的态度,心里内疚,主动帮忙摆了桌,然后等待林父的回来。

    *

    另一边,梁璀错将手机按亮了又按灭,她有些担心林滉,总觉得他今天的状态不太对。

    “是有什么事吗?”她嘟囔。

    蔡硕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什么事?”他站在她身后冷不丁地问,把梁璀错吓了大跳。

    “没什么事。”梁璀错关了电脑。

    蔡硕磊问:“林滉呢?”

    “不知道。”

    “那一起下班去吃点东西?”

    梁璀错面无表情地盯着蔡硕磊,“你不用回家陪你爸吃饭吗?”

    蔡硕磊头疼,“那我还吃的下吗?”

    “去!”梁璀错推了他一下,“少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那我诚邀你跟我一起享福去!”蔡硕磊说着,长长的胳膊一伸,揽住了梁璀错,把她将门外推。

    肖珂打印资料回工位,恰好看到这一幕,站在原地,沉思。

    是喜欢吧?哪怕他对她,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在避开喜欢这两个字,可还是藏不住啊。

    *

    林父本来有约,半途接到林母的电话,想了下后,叫司机调转了头,回家。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从前追在他身后将他视为超人视为榜样的小孩,完全褪去了从前的稚嫩,展开了叛逆的翅膀,不受他的控制,甚至还把他当作敌人。

    如果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那么儿子便是父亲上辈子未决胜负的对手吧。

    他到家,林母从他手上接过公文包后,便立马和他定规矩,“一家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吃一餐饭,不准谈工作,谁的也不行!”

    林父点头答应,而这顿饭却也并那么不尽如人意。

    林父和林桥落都是工作狂,不谈工作便等于没话好说聊,林母的那些话题,他们不感兴趣,只能场面性地应付两句,而林滉,他这次回来本就带着一定的目的性,所以全程心不在焉。

    饭一吃完,林父便往书房里钻,林滉则极有默契地跟了进去。

    门关上的那一刻,林母开始惴惴不安,“桥落,你快跟进去,他们父子两啊,聊不了两句,肯定又要吵起来!”

    林桥落安慰林母,叫她别这么焦虑,可他话说完没多久,便听到书房里林父暴怒的声音在作响,“你这是不自量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