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梁璀错心底一声“糟糕”,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姥爷的生日。许茗瑗一周前就不断提醒她,叫她今天一定按时回家吃饭,可她到了还是忘了。

    她跟林滉说明了情况,而后便急匆匆地赶回家了。

    林滉看着远去的车子,又在原地站定了一会儿,正准备离开时,却看见蔡硕磊折返了回来。

    “你怎么回来了?”林滉问。

    蔡硕磊:“别问这么多,去喝一杯吗?”

    *

    随便找了家酒吧后,两人坐定,蔡硕磊闷声喝了好几杯酒,忽然开口问林滉:“今天的事,你觉得是那些村名自发的吗?”

    林滉心里一紧,“你怎么想?”

    蔡硕磊往酒杯里丢了几块冰块进去,说:“梁璀错上次出事也好,今天的事也好,我觉得都不是偶然。”

    这些怀疑林滉也有,可他不能主动提,他害怕抽丝剥茧后,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远大,指向他的父亲。

    “我不知道。”林滉有些失神。

    “你家里跟远大很熟吗?”

    “你什么意思?”这问题问得唐突,林滉戒备。

    蔡硕磊则无辜地撇了撇嘴,“没什么意思,就是想起来说你的工作是家里安排的,因为离职还跟父母一直闹别你到现在。”

    酒吧里的灯光昏暗,林滉感觉蔡硕磊的表情有些虚晃。他心里愈发的不安,摸不清这话是无意识的闲聊,还是有意的试探。

    闷声喝完杯里的酒后,林滉起身,借口有事,离开了。

    *

    梁璀错赶回家时,晚饭将要开始,她忐忑地轻拭掉额前的细汗,向姥姥姥爷问了好。

    好在礼物在许茗瑗先前的一再提醒下已经提前准备好,一直放在车子的后备箱里,不至于让她显得太失礼。

    梁振华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有见到过梁璀错了,只觉得她黑了,也瘦了。

    像多年前他管不了自己的女儿一样,如今,他对这个外孙女也同样的没有办法。

    有其母必有其女啊,他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又是一年过去,人生在迈入这个阶段后,倒是能逐渐接受这样的无可奈何了。

    想到这,梁振华没有多说些什么,点了点头,叫梁璀错赶紧上桌准备吃饭。

    *

    是很简单的家宴,除了梁璀错外,便只来了二女儿梁心玉一家人,也就是许茗瑗跟许名扬的父母。

    梁璀错向姨姨,姨夫问了好,便安静地埋头吃饭了。

    振华外贸已经完全交给了梁心玉的老公许智管理,所以餐桌上梁振华难免要跟他聊几句公司的事。

    梁心玉对这些事不感兴趣,他们平日里太忙碌,鲜少见梁璀错,对她的近况很是关心。

    前一阵子,她听许茗瑗说了这近一年梁璀错在做的事情,感叹又心疼,“你啊,从小就好强,跟你妈妈啊,简直一模一样。”

    这话梁璀错并不少听,每次她都只是笑笑带过。

    “哎,你的手怎么了?”梁心玉注意到梁璀错手上的纱布,关心地问。

    梁璀错条件反射性地将手往桌下放,“不小心刮伤的,没大碍。”

    梁心玉则一副明了的样子,“那些粗活累活啊,你还是要少干。”

    梁璀错点头,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

    那边,许智跟梁振华谈完了工作上的事情,忽然转而向梁璀错开口,问:“你的这个环保组织,准备做多久?”

    梁璀错怔住,不明白这话的意思,许智又继续说:“你年纪不小了,是时候好好规划下自己的人生了,别总让你姥姥姥爷在身后为你操心,环保公益这种事情当兴趣做做就好。”

    梁璀错不由地将筷子握了握紧,沉默半天,仍是点头。

    一旁的许茗瑗看她尴尬,赶忙举起酒杯,说起了生日祝语,然后刻意地将话题转移开了。

    *

    饭后,许茗瑗拉着梁璀错到院里透气,一出门,她便叫嚷:“我爸爸真是越来越大家长了,只要是晚辈,就想管一下,你说气人不?”

    梁璀错直到她是在宽慰自己,捏了捏她的胳膊,“我没事,你不用这样。”

    身后,许名扬的声音却突然响起,“可爸爸他说的话并非全无道理。”

    许茗瑗回头,“你有病啊?你到底站哪边?”

    许名扬:“我哪边都不站,我只是实事求是。”

    接着他站到了梁璀错的跟前,“我们好好谈谈。”

    “谈什么?你们一个二个怎么都在向姥爷靠拢,不干涉别人的人生就不舒服是吗?”许茗瑗生气,挡在前面。

    许名扬的态度也不好,“我就是没办法看你把自己的人生当儿戏,上一次出事时我就想说,你过了,你不应该为这样的一件事情付出自己的全部。”

    许名扬一向是最支持自己的那个人,但在最近却有了反转性的变化,梁璀错心里有些吃痛,实在无法跟一个如此关爱自己的亲人去争辩些什么。

    依旧是许茗瑗,为梁璀错抱不平,“什么叫这样的一件事情?璀错她没杀人没放火没伤天害理,相反她做的事情非常伟大,对……”

    她话未说完,便被许名扬激动打断,“我不需要一个伟大的妹妹,我只希望她平安,不要太费力地过完这一生。你知道璀错出事那天,姥爷急到心脏病差点发作吗?救援队也是他立马差人找的。还有你,璀错,你不要以为自己是这个价不受关爱的孩子,事实上,姥爷最疼惜的就是你了。”

    “我……”许茗瑗语塞,梁璀错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许名扬发完这通火后,却稍微平静了些。

    实在不该在这样的日子争吵,他叹了口气,准备转身时,又说了最后一句话,“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就是无法接受何方,但你就这么盲目地选择了另一个人。林滉,你觉得你真的了解他吗?”

    梁璀错听后愣住,许名扬今晚太反常,说了太多她无法理解的话,她一时很难消化。

    许茗瑗噘嘴,满满的不开心,“别理他,他就是发神经。”

    她说,梁璀错却听不大清了,她早已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

    林桥落忙完一天的工作,回家,刚到门口,便看见林滉一脸纠结的站在那里。

    “回来了怎么不进去?”他上前,问,要去开门,却被林滉按住了手。

    “小叔,我们谈谈吧。”他说,语气空洞又阴沉。

    *

    因为梁璀错,林滉变成了一个矛盾综合体。

    勇敢又胆怯,他无惧于前方的任何波澜,却害怕自己的冲动,把她卷入更为波动的风起云涌里。

    所以,纵使今晚他无数次地想推开那扇门,进去和父亲对质,最终也还是按捺住了。

    林桥落看林滉不停叹气,却又一直沉默,感觉他今天异常的反常。

    “怎么了?”

    他问,林滉终于抬头看他,“今天负责帮盎然安装沙障的那群工人罢/工了。”

    他话一出口,林桥落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想问这件事是不是远大在后面操控,是吗?”

    “我……”

    “还有上次梁璀错的事,你也觉得跟远大有关,是吗?”

    林桥落又问,林滉将头又埋低了,这实在是一个太难开口却必须要去求证的问题。

    “哎。”见林滉沉默,林桥落不由地深叹了一口气,“不是远大,这两件事情跟你的父亲没有任何关系。”

    林滉:“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林桥落摸了摸手腕上的表,说:“但这两件事情,确实都不是意外。”

    这个回答完全是林滉没有想到的,“你……”

    “不仅是这两件事,还有你出车祸,这些事都不是意外。”林桥落又说。

    林滉这下完全呆住了,“怎么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