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为和盎然的公益活动,绿行跟优Pay两家企业近来备受好评,流量剧增。

    而盎然,则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其中许多人专门打来电话询问捐赠树苗的具体事宜,并表示希望有机会参与到秋季造林的工作当中。

    秋风萧瑟,但对于盎然来说,却正是春风得意的好时候。

    优Pay甚至提出要进一步深化和盎然的合作,梁璀错和他们通了一次电话会议,决定在优Pay的线上商城开设一家专门售卖环保产品的商铺,出售诸如环保布袋、再生纸等商品。

    具体细节和收益分成还要等秋季植树造林的前期工作完成后,梁璀错亲自飞往上海与他们敲定。

    这对盎然而言,是一个锦上添花的好消息。

    梁璀错对此更是充满了想往,她一早就在想,作为一个环保组织,如何才能获取尽可能稳定的资金,用以治沙造林是一方面,还有另一方面,她希望能给成员高一些的工资。

    据调查显示,有近50%的环保民间组织全职人员没有薪酬,21.5%的成员平均月薪只有1000到2000元,只有12.2%的人能达到2000元以上。

    这样的工资水平实在是太低了,每当梁璀错看着正青春的袁梦圆,肖珂他们,总会感觉心酸。

    他们本有机会选择更为光鲜和富足的生活,但却甘愿留在了这里,与漫漫黄沙做无休止的斗争。

    *

    在许多人的印象里,植树不过是挥挥锄头,松松土,挖个坑,再将树苗栽进去这般简单的事情。

    鲜少有人知道在这之前所需的巨大工程和艰辛努力,平整土地、土壤改良、苗木制定……每个环节都很重要,不容忽视。

    明天是开始栽种的第一天,梁璀错又召集成员,就植树的要领和这之后的防冻保暖工作又进行了再一遍的讲说。

    蔡硕磊说她这是多此一举,毕竟他们已经很专业了。

    林滉却很了解她此刻的心情,像游船在海上行驶,行过万里波涛,愈是接近港口,便越不能松懈。

    也正因为如此,他感觉内疚,在这样的重要时刻,他竟然不能陪伴在梁璀错的左右。

    生生能源近来的工作都进行的很顺利,在与政府会面了几次后,乌素沙漠的用地就快批下来,而林滉则要再去中卫再次参观和学习。

    光伏发电是利用半导体界面的光生福特效应而将光能转变为电能的一种技术,主要组成部分包括:太阳能电池板、控制器和逆变器。

    林滉去是想重点考察太阳能电池板的生产制作,以及材质上的选择。

    *

    出发去中卫的时间和盎然栽种树苗的时间是同一天,林滉选乘的是早班飞机,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是抽空去见了梁璀错一面。

    梁璀错打开门,看见林滉,吓了一大跳。

    林滉露出得意的笑容,低下头咬了一口她来不及放下的蛋清。

    “我就过来看看你。”他说。

    梁璀错干脆把剩下的蛋清全部塞进他的嘴里,“时间这么紧还过来?等等赶不上飞机了!”

    林滉进屋,又灌下一大杯牛奶,“那有什么办法?我昨晚开会到半夜,跟他们对勘测的细节,倒是你,昨晚那么早就睡了!”说完,轻刮了一下梁璀错的鼻子。

    梁璀错脸颊微微泛红,“我昨天跟他们开完会,回来越想越激动,就喝了两杯红酒,就睡着了。”

    “激动什么?”

    “就……一个超级大的心愿终于就要达成了。”

    “傻瓜!”林滉把梁璀错抱起,放在餐桌上,紧贴着她,“等我回来,我们再一起庆祝!”

    梁璀错的脸于是更红了,她轻拍了一下林滉的肩膀,手却紧握着他衣服的一角,“原来没看出来,你竟然这么会撩妹!”

    林滉笑,“其实不会,但和你在一起后,一下就茅塞顿开了!”

    梁璀错还来不及说他贫嘴,就听见许茗瑗在卧室抱怨,“谁啊,这么一大早,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

    林滉赶紧压低了声音,“不跟你聊那么多了,要不真赶不上飞机了。”

    接着,他从行李箱上放着的纸袋,递给梁璀错。

    梁璀错疑惑地接过,“什么啊?”打开来,只见里面躺着一顶帽子、一条围巾和一双手套,都是红色,看起来暖融融的。

    这下换林滉不好意思了,他低头,为梁璀错亲自把手套戴上,“临时挑的,也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你一定戴着,别着凉了。”

    梁璀错:“嗯。”把手撑展开,在林滉面前晃了晃,“我很喜欢。”

    送林滉到电梯口时,她仍戴着手套,向他挥手,“一路平安。”

    林滉乘电梯门还未完全合上,也冲她挥手,“一切顺利。”

    *

    苏芒哈沙地在今天迎来了它近二十年来最热闹的一天。

    盎然的工作人员们,木城的志愿者们,向阳乡的村民们,还有一些媒体,全都聚集于此。

    树苗种植基地的工人将树苗送到,所有人按照先前划分的区域,开始了栽种工作。

    整个过程井然有序却又不失热闹,大家有说有笑,情绪飞扬,手触碰到树苗的枝丫时,又是极尽温柔。

    梁璀错一直在埋头植树,偶尔抬起头来休息,向四周眺望去时,她内心便不能自己的翻腾。

    这条道路似乎充满了波折,在秋季别人都已收获时,她才刚刚将希望栽种下。

    可看着那些忙碌着的身影和挺拔的树干,她又觉得,现在正是最好的时候,因为接下来的寒冬,她有了更炙热的期待。

    *

    第一天的栽种工作顺利结束,大部分的人员先行离开,梁璀错则留下来检查今天的栽种情况。

    蔡硕磊也是忙碌了一天,连好好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他绕到梁璀错的跟前,用手拨动了一下她帽子上的毛球,“呦,这么早就过圣诞了啊?要不要我再给你放点绿叶在身上?”

    梁璀错斜了一眼蔡硕磊,想抬手叫他别乱动,胳膊却是一阵酸痛。

    没多久,颜栀子也跳了过来,“梁姐姐,你今天打扮的可真喜庆啊!”

    她话音落,跟在后面的许茗瑗立马揭秘,“林滉一大早跑来送的。”

    一起的汪宇凡则撇嘴,“我说什么来着,这么难看,一准是林滉送的。他的品味啊,一直很差!”

    颜栀子捂嘴,“林滉还一直瞧不上你的品味呢,就你那几个大Logo,他见一次吐槽一次。”

    汪宇凡:“我这叫肤浅的很时尚,你们不懂!”

    ……

    颜栀子和汪宇凡已旁若无人的斗嘴起来,梁璀错在一旁,整了整围巾,声音很小,“我觉得很好看啊。”

    再看着这开启互损模式的两人,一个惊奇的想法忽然从她的脑海里闪过。

    与其说是相识不久的人,他们更像是熟络已久的好人。

    这个想法还未来得及完全打开,一群记者便蜂拥而至。

    在此蹲守了一天,他们终于等到梁璀错闲下来了。

    这么久了,面对镜头,梁璀错还是有些不适应,她不自觉地向后退了退,坑吧地回答了几个问题后,干脆把蔡硕磊推上前。

    蔡硕磊理了理头发,立马化身为‘新闻发言人’。

    有位记者自苏芒哈荒地的拍卖开始,便实时地跟进着盎然的动态,看见蔡硕磊,好奇,“这位先生是?”她印象深刻的是那时‘英雄救美’的林滉。

    蔡硕磊尴尬地咳嗽了两声,梁璀错先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笑,而后才去介绍:“他是我们的专业顾问,曾经在‘非洲绿色长城’工作过。”接着,又着重地点出了他‘塞罕坝林场林三代’的身份。

    记者听到这,不由来了兴趣,在得知了蔡硕磊的父亲也在木城,为苏芒哈荒地的治沙造林工作做指导时,便提出要去见一见他。

    蔡硕磊撇嘴,嘴里小声嘀咕,“说好的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散在沙滩上呢?”

    *

    回木城的路上,留下做检查工作的几人都很疲倦了,他们蜷在座位里,或歪着脑袋发呆,或干脆沉沉睡去。

    梁璀错累到只余一分神思,目不转睛地盯着漆黑的窗外和偶尔冒出来的星点灯火。

    手机响起信息提示音,她低头看了一眼,却没力气划开。

    闭了闭眼,她又觉得心里有些空荡,林滉大概也是忙到不可开交,一天都没有发来信息了。

    想到这,她稍微坐直了些,打开手机,刚点开和林滉的对话框,便听见原本安静无比的车厢里袁梦圆忽然的一声叫,“我去!不是吧!”

    一车的人被她这一声响亮的声音惊到心悸,纷纷抱怨。

    “什么事儿啊?这么激动?”

    “我这都睡着了,你干嘛啊!”

    ……

    袁梦圆悻悻地默了声,却仍无法平静下来,她蹿到了梁璀错的跟前,蹲在她跟前,一脸的小心翼翼,右手做发誓状,左手则将手机递给了梁璀错,“我发誓,我绝对有听你的话。”

    梁璀错一头雾水,“什么啊?”

    接过手机,一篇名为“揭秘远大的黑心与野心”的帖子印入眼帘,她眼皮微微跳了下,瞪大了眼睛去看袁梦圆。

    袁梦圆则委屈,“我真的半个字都没有往外说过,老大,你一定要相信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