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盎然植树工作的报道还未来得及发酵,有关远大集团的‘黑幕帖’便先铺天盖地的横扫网络。

    这篇帖子拉出了一条时间线,细数了从竞拍苏芒哈荒地开始远大的种种‘恶性’——唆使人在盎然进行演讲的时候朝台上扔垃圾,买通为盎然安装沙障的工人叫他们恶意抬价甚至破坏已安装好的沙障……

    还有好些事情连梁璀错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这叫她不由陷入疑惑。

    一早她就觉得,先前工人的那番行为多有蹊跷,她猜测这背后大概有人在指使,可转念想,又觉得远大实在没立场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苏芒哈荒地的使用权已成定局,单纯报复,这样大的一家集团,实在太犯不着。

    而现在,这篇漏洞百出,带着满满攻击性的帖子则证实了梁璀错的想法,只是她还想不到,究竟是谁,要借盎然的手,去故意抹黑远大。

    不管怎样,负面的言论一旦掀起,便再不容易销声匿迹了。

    袁梦圆看着梁璀错那紧皱的眉头,紧张,又再次保证她绝没有将在向阳乡偶遇远大的人的这件事到处乱说。

    这句话倒又提醒了梁璀错,远大的人为何会在那样恰巧的时刻出现在向阳乡。

    “啊,头疼。”她轻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叫袁梦圆先回座位休息,自己又拿起手机研究起这篇帖子来。

    帖子写的很细致,无论是从叙事的口吻,还是从对事情的掌握度来看,都像是出自于局内人之手。

    梁璀错越看越迷茫,这所有的事情连在一起完全说不通。

    她叫来蔡硕磊,问他的意见,同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你一直在盎然,你也清楚,这帖子写得失实了,与其说是在揭露黑幕,倒不如说是在故意黑化远大。”

    蔡硕磊抿嘴,不可置否的样子,沉思了片刻,却说:“管它呢,反正这事对我们又没坏处。”

    梁璀错:“……”

    可她确实太累了,光是管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已经叫她捉襟见肘了,那些不在她掌控范围内,又远超她能力的事,她又何必过分纠结。

    *

    沙漠信号不好,林滉前一晚又忘记充电,所以几乎一整天都与外界隔绝。

    等到晚上他回到酒店,给手机充上电,刚开机,还未来得及和梁璀错报平安,林桥落的电话便先跃上屏幕。

    林滉眼皮莫名一跳,“喂。”他接通,不知为何,感觉不安。

    “你在哪儿?”

    林桥落的语气很不好,林滉心里‘扑通’一下,以为是他要查的那件事情有进展了,忙去问,结果被林桥落一阵数落。

    “你的心到底是有多大?”

    “那得……看舞台有多大。”

    林滉还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贫嘴,林桥落发怒:“我有没有说过让你再耐心等一等,现在出现这样的言论,你有想过你父亲和我的处境吗?”

    “你……说什么?”林滉疑惑,“什么言论?”

    林桥落气到快憋过去,林滉则赶忙打开了电脑,在搜索引擎输入木城远大集团,狠狠敲击了回车键,而后页面上显示的新闻叫他不由地感到心惊。

    “怎么会……”他喃喃着,感觉无措。

    *

    这一晚,梁璀错睡得无比沉。白天大体力的劳动,在晚上全都化为了安眠的因子,注入了她的睡眠中。

    等她醒来时,是早上六点,离出发去苏芒哈的时间很近,她匆忙地收拾好,冲出门,坐上车,准备在车上补眠时,又觉得总还有一些未完成的事情。

    是林滉,她掏出手机查看,发现他竟没有回复她的微信,这绝对算是他们在一起后,他失联的最久的一次了。

    梁璀错感觉不安,按了林滉的号码,拨过去,手机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等到到达苏芒哈,她又打了一次,这一次,手机干脆关了机。

    梁璀错的不安被放大,开始后悔没有留下他助手或者腾格里那边联系人的号码。

    “发什么呆?下车!”

    一旁蔡硕磊在催促,梁璀错稍微回过了神,跟在后面走,却发现蔡硕磊站在车门口,一动也不动。

    “干嘛挡在这儿?”梁璀错拨开他,从缝隙里钻了出去,只见面前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车旁站着的则是西装革履的杜览。

    气氛一下有些微妙,肖珂凑上前,为难地说:“一早他们把电话打到了我这里,说有事要和你面谈,我心想大概不是什么好事,便自作主张地拒绝了,没想到他们会跟到这里来。”

    梁璀错挥了挥手,“没事,你先下去吧。”

    那边杜览走上了前,面向梁璀错,“不知梁小姐是否方便抽十分钟,和我们面谈一下。”

    蔡硕磊首先推脱,“不太方便。”

    杜览:“有位人我觉得梁小姐还是非常有必要见一见的。”

    蔡硕磊又跳出来挡在前面,“不必了。”

    梁璀错戳了一下蔡硕磊,想了下,同意了杜览的要求。

    她既然知道那些言论有故意构陷远大的嫌疑,便不能完全的置身事外。

    *

    杜览拉开了车子后排的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梁璀错弯腰,准备上车,目光在触及车厢内的那一瞬,略有迟疑。

    车上坐着一位男子,约莫着五十岁出头,在这之前,梁璀错从未见过他,却又觉得他看起来有些眼熟。

    男子看见梁璀错,指了指身旁的位置,说:“梁小姐,请上车。”

    梁璀错上了车,略有拘谨,“您好。”

    男子:“你好,我是远大集团的总裁,林徐卿。”说完,还递了一张名片给梁璀错。

    这让梁璀错感觉惶恐,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事竟然会惊动到远大的总裁。

    林徐卿则不动神色地迅速将梁璀错打量了一番,看起来倒是个干练又沉稳的孩子。

    “梁小姐真是年轻有为啊。”

    梁璀错本就不擅长应付这样客套的说辞,又加上刚出了那样的新闻,所以唯有尴尬地点点头。

    林徐卿也不是过来套近乎的,很快便说明了他此番的来意,“远大从来没有做过有损盎然利益的事,虽然我们曾有过竞争,但那也已经过去了,我们将会对此次的事情进行详细调查,如果先前那些不符实的言论并不是出自于盎然,还希望你们能配合我们发表一个声明,表明你们并没有直接的证据可以证明那些事是远大所为。”

    而还未等梁璀错回答,林徐卿又说:“因为我们很确定我们没有为止,所以我们确信你们并没有什么所谓的证据,在事实水落石出之前,盎然先站出来只有益处没有坏处,比到时候被按上故意炒作,吸引大众注意要好得多。”

    他说完,看向梁璀错,像在征得她的同意,又像是在说其实她并无选择。

    梁璀错当然知道远大极有可能和盎然近来的遭遇没有联系,可这种过于被动的感觉实在糟糕,而且是否要发声明,怎样发声明,也并不是她一个人就能决定的。

    想了想,她回:“我们认真考虑和商讨后再给您答复。”

    该说的话都已说完,但林徐卿却并不满意,在梁璀错准备下车时,他又开口,“梁小姐有没有想过,全国那么多家民间环保组织,其中不夸张地说,百分之八十都拉不到有效赞助,可为什么盎然却能,而且还是接连好几笔,像是有意在帮你们度过难关似的。”

    梁璀错皱眉,“您什么意思?”

    林徐卿手指在皮椅上轻轻点了点,“虽然机缘的成分占了一大半,但盎然能做到今天,远大绝对是有功劳的。”

    越说越叫人糊涂了,梁璀错讨厌这样的哑谜,“您有话请直说。”

    林徐卿笑,“梁小姐耐心一点,去好好梳理下吧,你这样聪明,一定能找出答案。”

    对面的人全程都把局势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泄露一点,梁璀错没有信心也不想和他纠缠,推开了车门,准备下车,林徐卿的声音又在身后响起,“怕梁小姐贵人多忘事,我再自我介绍下,我姓林,叫林徐卿。”

    又是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梁璀错没再回应,利索地下了车。

    而她下车不到一分钟,那辆黑色奔驰便扬尘而去,梁璀错看了看表,刚好十分钟,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真是个厉害的人物啊,让她不自觉地想要敬而远之,像对她的姥爷那般。

    *

    回程路上,林徐卿没再看文件,不见糟心,见了更闹心。

    是个特别的女生,再看盎然现如今的成就,也能推断出她的能力和毅力,只是要把她和自己儿子的女朋友联系在一起,便怎么都觉得不对了。

    *

    这接下来,梁璀错都心不在焉,她不停想着林徐卿的那番话。

    不得不说,他实实在在地说出了自己的疑惑,这段时间,她也常想,为什么是盎然,为什么它如此幸运,先后拿到了两笔赞助费,得以支持度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时光。

    “林徐卿,林总。”梁璀错拿着那张薄薄的名片,却感觉面前的迷雾越来越重。

    “林总,林徐卿,姓林……”想着林徐卿最后那句看似多余的解释,梁璀错心中一惊,脑子里也闪过一道灵光,“姓林,林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