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滉,林徐卿,他们?

    梁璀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将他们联系在一起,可这想法真真实实地出现了,并且再难以抹去。

    而此时,林滉发来信息,告诉她,他临时有事要处理,会在今晚回到木城。

    梁璀错沉思了一会儿,在对话框里输入了一长串的话,大概说了今天的情况,最后问:“所以,你认识远大集团的董事长林徐卿吗?”

    她迟疑了下,又把内容清空,她心里有猜想,可又不敢深想,苦恼极了。

    *

    又是一天植树结束,回程路上,梁璀错坐在最后一排,累,脑子却仍闲不下来。

    林滉的飞机延误,才刚刚起飞,这下即使她想问,也得等一段时间了。

    车厢里,有人虽辛苦了一天,却仍不知疲倦地在闹腾。

    姚大宋不知是怎么惹到袁梦圆了,被她嫌弃,有个女生站出来玩笑着抱不平,袁梦圆也顺势玩笑说:“呦,你这才认识他多久,就这么帮他啦!”

    梁璀错望着这热闹的一幕,无奈地笑,可下一秒,袁梦圆的话却叫她醍醐灌顶。

    对了,重点就在这里,才认识多久,汪宇凡和颜栀子怎么就和林滉这么亲近,几乎是处处都在维护他。

    再去想颜栀子颜氏集团千金的这一身份,梁璀错只觉得她的出现更蹊跷了。

    她摸出手机,尝试着在微博输入她的名字,她记得,她是一个资深微博用户,在一起时动不动便说要发个微博记录下。

    颜栀子的微博跳出,梁璀错的心跳也不由跟着加快,她只简单地浏览了最近的几条微博,然后不断地下滑屏幕,不知划了多少下,屏幕上赫然出现了一张照片,梁璀错的手指顿住,人也呆滞住。

    照片发布于2013年,上面分别是颜栀子、汪宇凡和林滉三人,他们穿着同一款白色T恤,上面印着红色š.com标志,配文:木城铁三角,逐梦维加斯。

    å†å¾€å‰ç¿»ï¼Œåˆä¸€æ¡å¾®åšæ˜ å…¥äº†æ¢ç’€é”™çš„眼帘,那是林滉的一张自拍照,虽然那上面只露着他的下巴,可她还是一眼认出了他,还有那件明黄色的上衣和那条印花裤子,是在塞内加尔时,她和蔡硕磊找给他穿的。

    å†çœ‹ä¸€çœ¼é…æ–‡ï¼Œä¸€è‚¡ä¸çŸ¥åçš„情绪涌上了梁璀错的心头,把她的整颗心脏死死地压在下面。

    â€œè¿œå¤§é›†å›¢ç‹¬å­éžæ´²ä¹‹è¡Œï¼Œå¼•é¢†ç©¿è¡£æ—¶å°šã€‚”

    å¥¹åœ¨è°ƒä¾ƒå¥¹çš„挚友,可梁璀错却觉得自己也被调侃了。

    æž—徐卿,姓林,原来是这么个意思,竟然是这个意思。

    æ¢ç’€é”™æäº†ä¸‹å‘疼的眼眶,按黑了屏幕,将手机扔到一旁,蜷在座位上,深深地闭上了眼睛。

    *

    è”¡ç¡•ç£Šæ˜Žæ˜¾æ„Ÿè§‰åˆ°æ¢ç’€é”™é‚£è¾¹çš„气压低沉了下来,他伏在她座位的把手上,站了好半天,最后叹了口气,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çœŸæ˜¯å¥‡æ€ªï¼Œä»–不是敏感的人,她也不是情绪起伏明显的人,可他还是能够一眼看出她的反常。

    *

    æž—滉回到木城已是深夜,在长时间的奔波后,他第一次开始觉得,哪怕是寄宿在最好的朋友这里,也仍不能抚慰他此刻的疲惫。

    ä»–,开始想家了。

    è¹‘手蹑脚地洗漱完毕后,林滉倒在了沙发上,借着最后一丝意识给梁璀错发了一封信息,然后沉沉睡去。

    *

    æ¢ç’€é”™ä¸€æ—©é†’来,看见林滉发来的信息,面无表情,没去回复。

    â€œæƒ³ä½ ï¼Œæƒ³å’Œä½ æœ‰ä¸ªå®¶ã€‚”

    è¿™å¥è¯å¬æ¥ï¼Œç€å®žè®½åˆºã€‚

    æž—滉也起了个大早,他原本想直接去找梁璀错,却被林桥落勒令先回家。

    ä»–虽然不情愿,但在这个节骨眼上,却也不得不照做。

    *

    æž—滉到家,林父还在吃早餐,他低头,走到了桌边,屏息,站定。

    æž—父看到他,只微微抬了下眼皮,只字不言。

    è¿˜æ˜¯æž—桥落缓解气氛,让他先坐下吃点东西。

    æž—滉屏气凝神地喝完了一杯豆浆,余光扫到父亲已经在擦手,他做了个深呼吸,刚准备开口,林父却先说:“在腾格里沙漠的光伏发电产业园有收获吗?”

    è¿™èµ°å‘太奇妙,林滉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说好的兴师问罪呢?

    ä½†ä»–还是毕恭毕敬地回答了,只是大部分内容都是简要带过。

    æž—父听闻后,点头,“先做洁能确实比较保险,利润空间也大,这样以后想发展其它业务,也容易些。”

    æž—滉点头,心里仍旧打鼓,这算是在赞扬他的决策吗?

    â€œåˆ«å¤ªä¸“注在电池板生产制作上了,找几个更专业的人去跟进就行,项目开始之前,总要进行融资吧?这方面开始进行了吗?”

    æž—父又说,林滉:“嗯,已经在筹备当中了。”

    â€œæ—©åšå‡†å¤‡ï¼Œæ—©äº›å¼€å§‹ï¼ŒæŠ•èµ„人的投资在你创业初期就是你唯一的资金来源,尽量在资金充足的时候做融资打算,选择余地和议价能力都更大一些。”

    æž—滉称是,林父又问:“有意向投资人了吗?”

    å¤§æ¦‚是气氛比想象中好太多,林滉有些得意忘形了,“这在现在还是商业机密。”

    æž—父愣了下,笑笑,没再追问,“那说下你们现在的团队吧。”

    å›¢é˜Ÿæ˜¯èžèµ„是投资人重量考核的一部分,好在生生能源虽然成立不久,团队搭建的时间也不长,但成员磨合的却很好,许多人的资历和能力都是上乘。

    å½“时他自己筹集一笔注册资金,创立公司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有了优Pay和绿行这两个强有力的联合创始人,公司的先天条件却能拔高不少,对团队的组建,员工的招聘,以及后期的融资、发展都有帮助。

    â€œå¯¹äº†ï¼Œåˆä½œå•ä½çš„话,找一些相关的研究所,国家现在对生态环境的保护非常重视,你们日后要做环境修复方面的业务,潜力和空间都很巨大,现在就该为技术和人才做准备。”

    æž—父今日展现出了少有的耐心,给林滉说了不少干货。

    æž—滉听着,赞同,也记在了心里,可仍觉得云里雾里,今天他是来负荆请罪的,怎么现在成了学习交流了。

    æž—滉终于耐不住性子,主动去提有关远大负面新闻的事情,林父却是不太以为意,“哦,那件事啊,不用你操心。”

    â€œå¯å°å”说……”

    â€œä»–说什么不重要,我那边已经见过盎然的负责人了。”

    æž—父打断他说,林滉的脑袋‘轰隆’一下,有些懵,“什么意思?”

    æž—父不回他,起身,准备去公司,林滉拦在面前,仍不确定,“你去见了梁璀错?”

    æž—父仍不吭气,林滉激动,“她跟这件事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

    æž—桥落站出来,想叫他冷静,可林滉确信父亲一定给了梁璀错委屈受,口不择言起来,“那些谣言还不知道是你的哪个死对头散播的,你凭什么去找她的麻烦?”

    â€œæž—滉!”林桥落制止了他更过分的发言。

    æž—滉望着父亲那张铁青的脸,也有些怯场,可仍忍不住小声说,“你就是不该去找她,她是一个很单纯的人,只想默默无闻地做跟环保有关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故意去抹黑远大。”

    å¯åœ¨è¿™ä¸ªè¯é¢˜ä¸Šï¼Œæž—父从开始便不想理会林滉,“愚蠢。”他吐出这两字,便大步离开了。

    è€Œæ­¤æ—¶ï¼Œæž—滉无疑是慌乱的,他抓住林桥落,问:“你也在场吗?我爸爸对梁璀错都说了些什么?”

    æž—桥落叹气,“你就不能不那么冲动吗?”

    ä»–心底的忧虑,其实比林滉还要多。梁璀错的意外,和林滉的车祸,以及盎然近来一系列的麻烦事,他已经查清。

    å¯è¿™æ—¶ä»–才明白,有时水落石出并不是一件好事,有些事情,就应该将错就错,把它掩埋成为秘密。

    ä½†çŽ°åœ¨ï¼Œæž—父已经参与其中,接下来,便再由不得他去把握走向了。

    *

    æž—滉从车库随便开了辆车,心急地往苏芒哈赶,到达时,刚好赶上梁璀错他们休息。

    è¿™ä¸€è·¯ä¸Šï¼Œä»–心情复杂,想了无数说辞,可在见到她的那一霎那,脑子只有一片空白。

    æ¢ç’€é”™çœ‹è§ä»–,眉头一蹙,心里一阵绞痛,撇过头,装视而不见。

    è¿™å†·æ¼ çš„一个举动,叫林滉的心瞬间跌落至谷底。

    ä»–鼓起勇气上前,想要亲昵地去拉梁璀错的手,好化解这尴尬的一幕,却被她敏捷的躲开。

    â€œPhoebe,你听我解释。”林滉声音嘶哑,刚开口,眼圈便红了。

    æ¢ç’€é”™çœ‹ç€ä»–,又看了看远处那辆扎眼的跑车,挑衅,“好啊,那就先从那辆车开始解释吧。”

    æž—滉被刺到,哑口无言。

    æ¢ç’€é”™åˆé€¼è¿‘一步,“怎么突然愿意显山漏水了?林大少爷。”

    è¿™ä¸€å¥ç§°å‘¼ï¼Œæ˜Žæ˜¾å¸¦ç€æ€¨æ°”,可林滉却笨拙,只能反复说:“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要瞒你。”

    æ¢ç’€é”™ä¸é¢„备再和他多说话,要走,却被林滉拉住。

    â€œæ¾æ‰‹ã€‚”

    æž—滉却把她的手腕握得更紧了,梁璀错用力,几下后,终于挣脱。

    å¥¹èµ°å¼€ï¼Œæž—滉在原地定了几秒,准备追上前,蔡硕磊却在此时出现,拦在他的面前,“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大家都在跟前,别闹得那么难看。”

    éš¾çœ‹å—?林滉有些恍惚,再难看大概也难看不过此时此刻他的表情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