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即使真话背后是惊涛骇浪,此时,梁璀错也还是想要靠近。

    黎俐一向率直,在这个问题上,也很坦诚。

    “国家这几年对环保的扶持是很大的一方面,但说到底,并不是主因,环保行业在我国还是一个太新的产业,先驱未完成试水之前,很多公司会适当响应,却不会有太大的行动,毕竟你懂得,企业是要盈利的,所以必须要对风险进行把控。”

    “所以是因为远大吗?”

    “远大的因素啊,有,不过不大。”

    “什么意思?”

    “远大的一位高层确实来找过我,但老实说,他也只是优化了你们的商业企划书而已,还不够动摇我们。”

    梁璀错疑惑了,“那究竟是……”

    “因为振华外贸,他们说愿意为优Pay提供木城所在省区以及周边其它三省的物流服务。”

    黎俐说,梁璀错却仿似在听天方夜谭。

    “你是说振华……外贸?”

    黎俐点头,“你也知道优Pay有一个巨大的电子商城,但配套的物流却不够完善,顾客对此的体验和评价都不算高,特别是像木城所在的省区和周边的这几个省区,它们地理位置偏远,要想提升这里的物流服务,更须花费精力、财力和时间。”

    梁璀错的心被揪住,黎俐则接着往下说明:“而振华外贸,做外贸起家,这些年,仓储和物流都做的非常棒,所以当他们找上我们,说可以为优Pay提供这两项服务的时候,我们没怎么犹豫,便答应了。”

    而剩下的话,已不用她再多说,梁璀错都明白。

    五百万的投资换区四个省区完善的仓储和物流,简直不要太划算。

    只是为什么,为什么一面勒令许名扬和许茗瑗不许给她任何支援,还每每在见面时对她的所作所为横加指责,一面却完全换了立场,甚至不惜做出如此之大的牺牲也要给她支持。

    振华外贸的业务梁璀错虽然了解不多,可也知道,许多电子商城都希望借助它盘踞好几个省区的雄厚的仓储和物流实力,扩大自己的经营范围,只是都被梁振华回绝了。

    可现在……

    *

    梁璀错神魂落魄地回到了酒店,只想赶紧倒在床上,借助睡眠麻痹自己,却见何方站在大堂,一见她便迎了上来。

    “你怎么在这儿?”梁璀错语气不算太好,她又累又烦,实在乏力再去应对这位意外来客。

    “来开研讨会。”何方说,接着便细心地要去拎梁璀错手上的电脑包。

    梁璀错躲开,“我的意思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许名扬说的。”

    梁璀错心里不由觉得更压抑了,“你们究竟想做些什么?监视我吗?”

    她并没有告诉许名扬她来上海出差的事情,自从上次的意见不合后,她便尽量不与他分享盎然的种种。

    何方被突然发怒的梁璀错吓到,“你没事吧?”

    有事吗?有什么事?知道自己的姥爷在背后这般支持自己,不应该开心才对吗?

    可梁璀错却觉得被狠狠地扇了一耳光,原来她长久以来的努力如此廉价。

    虽然从未表露过,可她确实希望能做出一些成绩来,好为她和已故的父亲在姥爷面前正名。

    可现在这算什么,说到底,她不过是一个‘关系户’。

    巨大的沮丧袭击而来,梁璀错扶了扶额,忍住想要落泪的冲动,说:“我没事,但我累了,想上去休息了。”

    说完,她绕开何方,走进了电梯。

    *

    只是第二天,梁璀错还是跟何方偶遇了。

    他们搭乘了同一班航班回木城。

    何方看见梁璀错,惊讶过后是小心翼翼,“真的是凑巧!”

    他过分紧张的样子叫梁璀错有些内疚,“对不起。”她说:“昨天是我反应过激了。”

    *

    飞机上,何方跟梁璀错的座位隔着一段距离,但全程,何方的目光却控制不住的总往梁璀错那里漂浮。

    这是他爱了一整个青春的女生,一开始她便固执、过分坚强,现在也还是褪不去身上的防备。

    可他仍不能说服自己放弃,所以在许名扬告诉他,她和林滉最近出现感情危机后,才会在开完会绕道来上海找她。

    *

    飞机抵达木城,何方跟梁璀错一起等了行李,然后往大厅走。

    何方看见空姐分发餐食时,梁璀错并没有要,于是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

    梁璀错指了指行李箱,“不方便,下次吧。”

    两人又走了一段路,梁璀错正想和他分开,去打车,却看见林滉。

    他抱着一束鲜艳的玫瑰花站在人群中,格外醒目。

    林滉看见梁璀错,心底本是一阵喜悦,可又瞄见她身边的何方,欣喜之情瞬间便被扫荡的荡然无存了。

    她说冷静的这段日子,他见不到她,也听不到她,简直度日如年。

    可现下终于见到她人,思念和顾虑却把他绊在原地。

    接下来的一分钟尤显漫长,梁璀错和林滉相视站着,谁都没有先做出反应。

    最后还是梁璀错先迈开了步子,她实在不想在这里和他拉锯些什么。

    林滉这下着急了,他追上前去拉梁璀错,却被躲开。

    “我们谈谈。”

    他说,梁璀错没回应,自顾向前走,林滉又要去拉她,却被何方给拦了下来。

    “她现在状态不太好,有什么你后面再说。”

    何方的话在林滉看来简直是挑衅,他推了一下挡在面前的他,“她状态怎样还用不着你来告诉我,我才是她男朋友。”

    “是吗?那你觉得以璀错现在对你的态度,你这个男友还能当多久?”

    何方丝毫不示弱,甚至气势更甚,林滉瞬间被惹怒,“那也轮不到你!别忘了,你已经被退过一次婚了!”

    “你!”

    ……

    两人之间的战火熊熊燃起,这下,梁璀错再也没法视而不见了。

    她折返回来,挡在两人中间,“你们两个,别闹了。”

    林滉面对梁璀错,一下便跟顺了毛的小猫咪一般,温顺了下来。

    可梁璀错看了他一眼,仍是难解的冷漠,她拉了拉何方,“我们先走吧。”

    “Pheobe!”林滉又爆发了,这样明目张胆的冷落他,实在叫他太难忍了。

    这一次,他紧紧地圈住了梁璀错的手腕,不准她离开。

    本就烦躁的梁璀错也在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你先松手,有什么事我们后面再谈。”

    林滉已经快被这场冷战逼疯了,这些日子,工作上的重荷,情感上的煎熬,轮番折磨着他。

    “我不明白,我想不通,哪怕我的方法欠考量,可说到底,还不都是为了帮你,你怎么就不能理解!”

    林滉低吼着,梁璀错心底那本就岌岌可危的承重墙终于倒塌,她大力甩开了林滉的手,情绪失控。

    “是,我就是不能够理解,也没办法接受!”梁璀错说,不小心被行李箱绊倒,身子不稳地向后倒,林滉见状赶忙去拉她。

    梁璀错再度把他甩开,用手点着他的胸膛,说:“一早我就说过,要想育林必须先要育人,所以我不辞辛苦,即使无数次被拒绝,也还是坚持拿着盎然的企划书去一家家企业的游走,希望能够找到志同道合,能够理解我们此番作为的伙伴!如果我只是简单的要一笔赞助,我大可打着我姥爷的旗帜去要。汪宇凡和颜栀子找上我时,我也是一再反复地跟他们说盎然的目标和宗旨。我为了什么?为的不就是有关环保的意识能够灌输到更多的人的意念里,可你却将我的努力我的心血简单粗暴地被归咎到了人情的范畴里!林滉!你就是个混蛋!你不是不懂环保这项事业有多难,它的投入周期长,资金巨大,绝不是短期之内就能看到回报的!你可以向你的朋友宣传环保,可不能随意地去背负他们的人情,去做他们并不能完全理解的事情。这之后,这些钱,这些人情,你准备怎么还!”

    林滉被梁璀错这长篇的言论吓到,印象中,她从未像此时如此激动过。

    “对不起,我只是……因为汪宇凡他们其实并不在意这些钱……”

    “他们今天不在意并不代表他们永远不在意,你是神吗?你怎么敢随意去丈量预测未来!我的父亲,曾经也和你一样天真,借下大笔的钱和人情去治沙,他向他们夸下海口,说一定会带给他们绿色的经济效益,可很多人都挨不过这之前漫长的投入,中途便要拿走资金,最后我的父亲不堪重压,在一次去拉投资失败后开着车带着那个拒绝投资的人自杀了!所以你叫我怎么理解和接受你的好意,我再说一遍,我要的不仅是一笔钱,我要的是真正认同环保事业的人,他了解环保绝不是一蹴而就,短期之内就有回报的事情,并且愿意和盎然一起奋战到底!”

    梁璀错越说越激动,声音嘶哑,好几次破音,而到最后,她已是泪流满面。

    这段话的信息量着实巨大,林滉愣在原地,不知该从何回应。

    而这期间,梁璀错已拉着箱子快步上了电梯,离开了。

    “怎么会……”他喃喃着,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的惨淡。

    塞内加尔初遇时,林滉便忍不住去想,究竟是什么,让一个正青春的女生甘愿日复一日地守在荒漠,与漫漫黄沙较劲。

    回到国内,她的身世和家庭,总覆盖着一层神秘的面纱。

    眼下,谜题揭开,答案却叫人伤感。

    林滉把花扔在地上,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好几次被匆忙赶行程的人撞到,他也不在意,只想一直向前走,好像这样,从前他的自以为是就能被修正一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