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夜深了,林滉坐在院子里。

    月光冰冷,打在他身上,冷清一片。

    林桥落在二楼卧室,从窗子往外望,一眼便能看到这落寞的一幕。

    在知道梁璀错的父亲和林家之间的恩怨后,他便如同丢失了魂魄,一个人走到了院子的秋千旁坐下,一坐便是一天。

    期间林母去劝过他好几次,但林滉咬紧了嘴唇,就是一句话不说。

    林桥落看了下表,感觉不能再这么下去,他叹了口气,熄灭了手里的烟,下了楼。

    走到林滉跟前,林桥落把他丢在一旁的外套捡起,披在了他的身上。

    林滉将头埋得很低,他看着林桥落的双脚,忽然开口,说:“像一场梦,却醒不过来。”

    爷爷去世时,林滉不过四岁,因此未能留下太多或深刻的记忆。

    可林桥落不一样,他在当时已经八岁了,已经开始意识到父亲的重要性,也正是特别需要父亲陪伴的时候。

    所以林滉可以回避母亲的关心,却无法允许自己逃避面对林桥落。

    “这事,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有些天了。”

    林桥落说着,不自觉地去找烟,却被林滉给制止住了。

    “少抽点吧。”他说,叹了气,又说:“你可真沉得住气。”

    林桥落苦笑了下,抬头看了下只有稀疏几颗星的夜空,不语。

    沉默了一会儿,林滉忽然抓住了林桥落的小臂,“对不起。”他声音有些颤抖。

    林桥落心下一疼,“你有什么错?为什么说对不起?”

    林滉的头垂得更低了,哽咽道:“对不起,即使知道了这件事,可我坐在这里想了一天,我想不到,该怎么和梁璀错做了断,我……舍不得她。”

    林桥落沉默,因为在知道事实的这么些天后,他也想不出答案,是否该要让这段已经尘封的往事影响林滉的这段感情。

    林滉的情绪则开始失控,听他反复说着对不起,林桥落的心被揪得更紧了。

    “对不起,我知道这中间最大的受害者就是你,我知道我不该有这么多犹豫,可是我……小叔,对不起……”

    林滉想起因为没有父亲林桥落这些年所缺失的爱,他被迫早熟,不能表露太多喜怒哀乐,做每一件事前都要先察言观色,审时度势。

    “每次看见你明明已经很疲倦,却还要强打起精神去迎合我爸爸,我就觉得难受……”

    林滉说,林桥落捏了捏他的脖颈,“你真不该有这么重的心思,我过得哪有那么辛苦。”

    “可是也不算好过不是吗?你敢说你对栀子一点感觉都没有?还有学校,当时你并不想去伦敦政经的吧?”

    林滉紧跟着问,林桥落怔了下,摇头,说:“那些并不重要……”

    “那什么重要?如果爱情、学业甚至是事业都不重要,那么还有什么重要?”

    “亲情。”

    “算了吧,我承认我爸爸和妈妈对你不算差,可他们绝对不算是称职的长辈。”

    林滉摆手,心情差到了极点,林桥落无奈地笑了下,“可你却是个很称职的侄子。”

    “什么意思?”

    “从小到大,如果我在哪一方面表现的很擅长,你便会刻意收敛光芒,每当我有被责骂的迹象,你便会闯出更大的祸来,你其实对商学并没有表现中的那般厌恶,但每每你爸爸稍微表现出对你的期待时,你便一副不可教的模样……”

    林桥落细数了他们一起成长的许多细节,林滉哭笑不得,“你早发现了,怎么到现在才说,我还以为……以为我做的这些好事只能自我感动一番。”

    “所以别再说对不起了。”

    “可是……”

    ……

    可是他的所作所为也不能填平林桥落生命中那巨大的缺失,而这一次,他无法再毫无保留地站在他这一边,也无法毫无顾忌地再去拥抱梁璀错。

    矛盾至此,痛苦几乎将林滉淹没。

    *

    梁璀错住进了酒店里。

    在苏芒哈荒地,记者将他们团团围住,咄咄逼人的提问。

    镜头的闪光和聒噪的声音,叫人头昏目眩。

    梁璀错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让自己镇定下来,终于她听明白了记者的问话。

    原来是有人举报说盎然徇私,采购不良树苗,造成刚栽种下的林木出现大面积的死亡,而多出的钱则被他们放入了囊中。

    这样的污蔑犹如一道霹雳,叫梁璀错心惊。

    她撑着病中不利索的身体,让记者们保持镇静,说市民和企业所捐赠的每一分钱都花在了治沙造林的工作上,并且有详细的记录,绝没有中饱私囊这么一说。

    “盎然时真心实意地在做治沙造林的工作。”

    梁璀错说,记者则接连犀利反问。

    “那你怎么解释林木死亡的事情?”

    “据我们掌握的消息,举报人就在盎然工作,他说只要将树苗送去检验便知道,你们在树苗上动了手脚。”

    蔡硕磊终于压制不住心底的怒气,“那就等树苗检验结果出来再来跟我们说话!”他怒吼道,拉着梁璀错穿过了人群,把她塞进了车里,自己坐上了驾驶座,不过记者们的继续围堵,开着车扬长而去。

    回到木城,他们发现,梁璀错的住址也已泄露,无奈之下,她只能住进酒店。

    虽然短暂避免了和记者的正面交锋,可他们的报道却已登上了热搜。

    这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先前盎然植树时全城瞩目,大家对他们做的这件事情频频夸赞。

    而现下,从前的夸赞有多热烈,现在的猜疑和愤怒也有多响亮。

    特别是先前做出捐赠的市民,纷纷表明被欺骗了感情,有人嘲讽说:“这年头,骗子真是无孔不入,遍布各个领域,给你唱一首感恩的心,便肆无忌惮地开始圈钱了!”

    除此之外,优Pay和绿行也在第一时间和梁璀错取得了联系,他们先前跟盎然有着那样深入的合作,许多资金都是通过他们捐赠给盎然,现下他们急需一个真相去安抚大众,好避免他们的形象像盎然一样急转直下。

    梁璀错一下变得无比憔悴,她内心慌乱,在浴室不停用冷水泼面。

    再看看镜子里那个面如死灰的人,她使劲儿地拍了拍自己的脸。

    “要镇定,一定要镇定下来,不能乱了阵脚,不能。”

    而后梁璀错打电话把肖珂、袁梦圆和姚大宋都叫了过来,并让他们把树苗的购买记录和资料全部带着。

    *

    这事也立马惊动到了许茗瑗,她看着网上和盎然有关的铺天盖地的负面言论,气到背过去。

    许茗瑗坐在电脑跟前,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嘴里不停念叨,“你们这群见风就是雨的键盘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而到最后,她悲伤的发现那些未经验证的,恶意揣测的话语,传播的飞快。而在这过程中,人们似乎已经不太关心事实的真相究竟是什么了。

    稍微平复了心情后,许茗瑗给许名扬打了电话,想和他一起商量看能不能帮到梁璀错。

    许名扬听完她一长串的不平后,却很平静,他表示如果盎然就此关闭,对梁璀错反而是一件好事。

    “你这叫什么话?”许茗瑗生气。

    许名扬的声音则依旧冷静,“难道不是吗?其实从一开始我就不同意她做环保,姨夫的事情你都忘记了吗?”

    “可是……”

    “如果只是捐赠几棵树苗,向人们倡导一下环保的重要性也就罢了,可璀错对盎然简直是倾尽所有的付出,这太极端了,姨夫的事情就是教训。”

    许名扬又说,许茗瑗一时找不到可以反驳的话,愤愤地挂了电话,心里更堵了。

    *

    酒店里,肖珂几人很快到达。

    姚大宋首先进屋,他拿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迅速地坐到了桌前,开了机,向梁璀错展示。

    “这里面记录了树苗从培育到出圃的全部过程,可以说,每一棵树苗都经过了精心挑选,根本不可能出问题。”

    他说,梁璀错示意他不要激动,将所有的文字资料和视频资料分享到了云盘里,分配给大家,叫他们一一进行核查。

    两个小时后,所有人皆是眼睛酸胀,脖子酸痛。

    “我这里没问题。”

    “没问题。”

    “我也是,没问题。”

    ……

    梁璀错眉头深锁,她一早便认为,他们采购的树苗不会出问题。

    换句话说,出问题了才有鬼。

    他们选的是木城最好的苗木培育基地,可纵是是这样,梁璀错仍没有松懈半分,从最初的苗地管理,到种子的选用,以及苗期的病虫害防治工作,她都有参与。

    基地的人甚至开玩笑叫她跳槽过来工作好了。

    后期虽然工作越来越多,但她对这事仍然是百分百的挂心,嘱咐姚大宋要定期去考察苗木的生长状况。

    姚大宋也都一一照做,并且每次都用文字和视频制成了工作日记。

    可现在,最不可能出问题的环节却出现了问题,这简直让大家无从接受。

    酒店的房间本就不大,挤下这么些人后,一下显得更加拥挤了,加上气氛压抑,袁梦圆首先受不了,站到窗边抹泪。

    今天她在盎然也被记者‘围攻’了。

    “那群人……简直太过分了,问的问题全都带有指向性,根本就是为了博人眼球、为了流量,丁点儿都顾不上真相。”

    听着袁梦圆的抱怨,梁璀错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些的心情,又起了波澜,她站起身,进了浴室,把门反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