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夜愈来愈深,盎然的人聚在一起,犹如陷入一座迷宫。

    他们不知何时被卷进,更望不见出口。

    这其中,蔡硕磊却像一个没事人,他叫了外卖,又突然没头没脑的问大家:“你们听过Beyond的《送给不懂环保的人》吗?”

    肖珂愁苦着一张脸,“别闹了。”

    蔡硕磊:“没听过吗?特别好听。”

    他说着点开音乐播放器,大家却都垂丧着脑袋,提不起精神来。

    调节气氛失败,蔡硕磊把买来的零食分发给他们,拍了拍手,说:“没心情休息,那就继续应战吧。”

    袁梦圆揉了揉哭红的双眼,“应什么战?怎么应战?”

    “既然我们已经确定这批树苗直到出圃时都没有问题,那就仔细想想出圃后的流程和细节,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蔡硕磊这样说,大家终于来了精神。

    *

    夜半,林滉还是回到了汪宇凡的家,对此林桥落也不做过多的劝说。

    这个时候,还是少给他压迫的好。

    *

    林滉进门,看见汪宇凡睡在沙发上,他轻轻地换了拖鞋,推门进了卧室。

    坐在床边,他把手机充上电,暗掉的屏幕终于亮起,可他的心却完全地沉在了黑暗里。

    出乎林滉意料的是,一开机他便收到了几则未接来电的提示。其中梁璀错的名字格外醒目。

    林滉将脸埋在手掌里,压抑到想要大声喊叫。

    是不该有的奢望,可现在他无比希望能够听见她的声音。

    他的手在屏幕上点了又点,准备放弃时,却不小心按了拨通键。

    他慌乱地想要挂断,那边却迅速地接通了她的来电。

    梁璀错把自己关在浴室里,她虽然思绪混乱,但有一个想法却很清晰。

    那就是要乘早把盎然和生生之间的关系撇清。

    树苗离奇死亡,盎然陷入这样的丑闻里,她毫无头绪,更没有可以抽身的信心。

    可生生的蓝图才刚刚展开,她决心一定不能成为林滉的绊脚石。

    “喂。”梁璀错先开了口,与此同时,她的手将挂在一旁的浴巾抓得很紧。

    而这一个字,让林滉瞬间沦陷,阵脚全乱。

    他甚至无法自然地回一声‘喂’。

    梁璀错没听见林滉的回应,当他已经知道了一切,而眼下他的沉默则是因为不知该如何宽慰她。

    这让她有些想哭,她捏了捏鼻子,好不让声音带有哭腔。

    “林滉。”

    梁璀错深吸了一口气,语调冰冷的说:“我们分开吧。”

    林滉的心脏有被撕裂的感觉,他没有想到梁璀错的冷静过后是拒绝的分手。

    而更加可悲的是,此时他说不出一句挽回的话。

    “欺骗即使穿着善意的华服,也还是欺骗,我没办法接受。”

    梁璀错又说,林滉苦痛地捂住了双眼,他情绪已然崩溃,泪水随时可能夺眶而出。

    “那就先这样吧,另外,这些天我会叫肖珂整理下资料,去解除盎然和生生之间有关环保基金的协议,你太容易把工作和感情混为一谈了,这样不好。”

    好或不好,放到现在这种境遇下,都是无用。

    那边梁璀错说完了要说的话,就要挂电话。

    林滉乘着那最后一秒,声音颤抖地说:“我爱你。”

    这是一句怯弱的告白,而在这短暂的一秒后,林滉要不停的强调他们之间的‘水火不容’,让自己远离梁璀错,也给她一片宁静。

    梁璀错听着那句模糊的告白,心底的凄凉被无限放大。

    说好要并肩,要一起面对未来的任何风暴,可在困难来袭时,她却只希望他可以全身而退。

    *

    坐得太久,梁璀错双脚发麻,她打开门后,又在门上倚着站了一会儿。

    蔡硕磊嘴里叼着根辣条,“呦,出来了啊,刚好,给林滉打个电话。”

    梁璀错目光清冷地看他,“什么事?”

    “他上次不是说他那个小叔那边就前面的几件事已经有线索了吗?问问啊。我们都觉得,你出事,工人罢/工,毁坏沙障还有树苗死亡,这几件事之间,肯定有联系,所以啊……”

    “他没说过,你听错了。”

    蔡硕磊还没说完,便被梁璀错打断。

    看着她那副斩钉截铁的模样,蔡硕磊简直无从应对。

    “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谈恋爱的人就是矫情,矫情的人活该吃苦。

    转过身,他又在心里补充说。

    梁璀错稍微恢复了下状态后,回到房间里,说:“今晚大家都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我们再继续进行调查。”

    蔡硕磊横倒在床上,挑刺,“线索都没有,调查什么啊?”

    梁璀错拿起枕头丢到他脸上,“谁说没有线索?”

    *

    清晨,汪宇凡从沙发上爬起来,推开林滉的门,看到坐在床边的身影,瞬时清醒,“我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他在客厅等他到凌晨,不知什么时候便睡过去了。

    林滉一夜未眠,现下也仍没有睡意,他起了身,拿了浴巾,准备去洗澡。

    汪宇凡紧跟在他后面,“你怎么这么淡定?”

    “淡定什么?”林滉没有说话的心情。

    汪宇凡疑惑,觉得实在不应该,问:“你不会什么都还不知道吧?”

    如果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林滉心烦意乱,去拉门,“我要洗澡了。”

    汪宇凡则使劲儿顶住门,“吵架归吵架,但你总不能不管梁璀错吧?照这形势,盎然马上就会倒……”

    林滉怔住,“你什么意思?”

    汪宇凡也没耐心了,“所以你到底在忙些什么啊?这么大事也不知道?”

    昨天回了家后,林滉便把自己与世隔绝了,世界末日都无心理会,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大事’。

    汪宇凡无奈,在Pad上调出有关盎然的新闻,丢给他。

    林滉接过去看,眉头不断深锁。

    又过了一会儿,他抓起外套,便冲出了门外。

    *

    林滉火急缭绕地赶到盎然,却发现那里大门紧闭。

    周围围着好些记者,一看见他便蜂拥而上。

    他们将话筒对准他,提问就像在开机关枪,‘突突突’不停。

    “请问你怎么看待盎然私吞环保基金,用烂树苗充数这一事件?”

    “您作为生生能源的创始人,一开始便说会全力支持盎然的治沙造林工作,现在盎然深陷这样的丑闻,请问您有什么看法?”

    ……

    林滉本就所剩无几的耐心瞬间被消耗殆尽,他撇开记者的话筒,怒目,“都给老子滚蛋,别在这里给我造谣!”

    “所以您是不相信盎然和梁璀错的所作所为是吗?”

    一位记者不罢休,接着追问,被林滉一下将话筒打到地上。

    “是,不相信!都给我滚蛋。”

    说完,林滉拨开人群,上车,扬长而去。

    *

    将车开出好远后,林滉把车停在了路边。

    他掏出手机,上面的未接来电和未读信息多到成灾。

    他烦闷地用手锤了锤方向盘,昨夜他只顾得上回梁璀错的未接来电,而后任手机再怎么作响,他都没去看上一眼。

    早知道出了这样的事,他就不该……

    再一想梁璀错说的那些话,在此时意图明显,无非就是为了保全他。

    “操!”林滉忍不住骂人,把喇叭按得乱响。

    *

    梁璀错一早便和育苗基地的人取得了联系,问他们要了植树时负责运输树苗的公司的联系方式,然后带着蔡硕磊一行人赶了过去。

    他们要拿到当天所有运输车辆的车载录像,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运输公司的老板听完梁璀错的来意,却是不太愿意配合。

    这事闹得沸沸扬扬,整个木城都在关注,他可不想惹上这样的麻烦事。

    想了下,他拒绝,梁璀错皱眉,问:“您真的不愿意帮帮忙吗?”

    运输队老板立马开始诉说自己的不容易。

    梁璀错看着他绘声绘色的表演,面无表情。

    等到他话终于说完,她拎起办公室沙发上那只布着污渍的抱枕,丢在一旁,坐了下来。

    她双臂交叉,放在胸前,又翘起了二郎腿,一副不好惹的模样。

    “既然这样,那我们只好对记者说是你们换走了优良的树苗,留给我们一批烂苗,然后被发现了,还死不认账,准备销赃!”

    她厉声说,运输队老板吓了跳,“哎呦,我的姑奶奶,你可不敢这么冤枉好人啊!”

    梁璀错:“我还真就敢。”

    运输队老板:“可你这话说出去无凭无据,谁会相信?”

    梁璀错冷笑了一下,“谁相信?你不就相信了吗?在所有证据都未落实,在真相还没明了之前,你们不已经把我们当成了是为了利益不惜欺骗大众的组织了吗?再说了,这年头,真相哪有那么重要,能不能引来大众兴奋和关注才是重点。”

    运输队老板无言,沉思了半晌后,承诺把车载录像给梁璀错。

    他问心无愧,却担心底下的人出了问题。

    可事情闹到这一步,倒不如先讨好对方,免得不利的言论传出后一发不可收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