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尽管梁璀错愿意压价,但要在短期之内将车子和房子转售出去,却仍需要时间。

    这几天,颜栀子和汪宇凡都有找上她,说愿意借钱给梁璀错,好帮盎然度过难关。

    可自从知道他们和林滉之间的关系以及林滉的身份后,梁璀错对他们的帮助充满了抵触。

    许茗瑗虽然开着家画廊,生意也不错,可她平时花钱大手大脚,调度了所有银行账号后,也只凑了十万块。

    除非盎然被诬陷的事情水落石出,否则这便是个无底洞,她自己往里填补就够了,决不能再拉别人进来。

    许茗瑗被拒绝,心急又有些生气,她不明白为什么梁璀错非要一个人扛起这重担。

    梁璀错苦笑不语,想了下,说:“如果你真的想要帮我,上次我拜托你的事情,继续进行吧,不要停。”

    许茗瑗迟疑,“你是说和优Pay的合作?可他们不是……”

    先前梁璀错在上海时已经初步敲定了在优Pay开设环保电子商城的事情,并让许茗瑗负责环保用品的设计。

    当时她想,许茗瑗画工好,又极具想法,一定能设计出漂亮的环保袋、再生纸笔记本封面等一系列新颖又有趣的环保商品。

    哪怕在现在,她摔得灰头土脸,心里也还怀着些许光亮。

    许茗瑗想了下,点头答应,“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她说完,握了握梁璀错的手,又说:“你的梦想,肯定不会是一场空。”

    *

    然而,现实却是很惨烈。

    每一天,都有工人在离开,然而树木的养护工作却不能停滞。

    梁璀错只能带着盎然的人,亲力亲为,泡在苏芒哈荒地里,灌冻水、施肥、整形修剪、涂白树干、清理造林区……

    *

    那边,运输车队虽然有了线索,可这线索,很快便被切断了。

    按照运输队老板的话,他那天安排赵格去跑别的业务,但他却请了事假,所以他当天的出现便显得可疑了。

    运输队老板接着便找来了赵格,赵格却说那天他原本安排好的事情又取消了,他闲来无事便去凑凑热闹。

    “支持环保,人人有责嘛!”

    这话明显在胡扯,可没有证据,却也只能由得他胡说。

    梁璀错又拜托运输队老板把赵格车子的车载录像拿了来,却发现他那天就没有开启录像。

    她又将其它车子的录像过了一遍,能看到赵格的车子当时确实进了苏芒哈,但因为视线和时间点的原因,却没有记录下任何有用的画面。

    这时,梁璀错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他们猜想那天赵格的车装载着有问题的树苗进了苏芒哈。

    “可树苗的数量是确定了的,多出这么些树苗来我们怎么可能没察觉?”袁梦圆提出疑问。

    肖珂则推断:“应该是在路上动了手脚,装载着优良树苗的车变了方向,开去了别的地方,而赵格则乘机混进了车队,一路开到了苏芒哈。”

    姚大宋表示赞同,狠狠拍了腿,痛心疾首道:“那就是说,赵格还有一个同伙!”

    *

    有了这样的想法后,盎然的人问运输队老板要了那天出车人员的名单,一一和他们进行了谈话。

    但每一个人的说法却都相似,他们表示他们只负责把树苗运输到目的地,没工夫去关注路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定有人在撒谎,可要找出这个人来却并不容易。

    *

    梁璀错困在了死胡同里,林滉则陷入两难的境地。

    他消沉了一天,而只这一天,便又起了大变化。

    林父找了资深的法务,草拟了退资协议,要求林滉尽快和优Pay及绿行达成共识,不再参与生生能源的任何事务。

    这是他呕心沥血的成果,可父亲却要让他亲手毁灭了它。

    林滉痛心,却又无力去对抗。

    林父手里握着一个有力的砝码,只要他不配合,他便会将梁璀错的身世曝露。

    除此之外,林父还让林滉对他所知道的一切保持缄默。

    用他的话说,“那是人家的家事,你没资格管?”

    家事吗?林滉只觉得唏嘘,究竟是什么家人,才会再三地对自己的亲人下手,大有一种不把她逼向绝路不罢休的势头。

    而他又该怎么向梁璀错开口,告诉她,那个找人把她丢进沙漠,那个雇人去干扰盎然工作的人,是她的堂哥,许名扬。

    林滉对北京和许名扬初见时的情形还记忆犹新,印象中,他对梁璀错关爱有加,可现在做出的事,用邪恶来形容都不为过。

    *

    汪宇凡在知道林滉准备退资生生能源后,惊愕不已。

    这几个月,林滉为了生生废寝忘食甚至走火入魔的模样,他都看在眼里。

    也因此,他更不能理解他的这番作为。

    再加上,在汪宇凡看来,生生并不只是一家简单的企业,它还包含着林滉的理想和对梁璀错的感情。

    而现下,他竟然要说放弃。

    汪宇凡执着要问出个结果,林滉则干脆从避而不谈到避而不见。

    无奈之下,他找到了梁璀错。

    梁璀错最初根本没办法相信汪宇凡说的话,在向黎俐证实后,她仍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都说触底会反弹,绝处会逢生,可为什么只见事情越来越糟糕。

    *

    开车去生生的路上,每一个红灯都叫梁璀错心情烦躁。

    到达后,她现在车里坐了一会儿,然后才上楼。

    *

    办公室里,林滉正在跟优Pay和绿行的代表正在就退资的事情进行协商。

    牵头创建生生的人,眼下却第一个要退出,还是在这样敏感的时机,优Pay和绿行的代表对此颇有怨言。

    林滉态度也不算好,故意表现的蛮横又不配合。

    他在拖延时间,希望慢些走完这流程,如果这期间盎然能够解除危机,那么他离开后,先前答应要持续资助给盎然的环保基金便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

    透过玻璃窗,梁璀错一眼看见林滉。

    他坐在长桌的一角,一只手撑着额头,一只手转着笔,看起来心思并不在会议上。

    他头顶上方刚好是一盏白炽灯,却照得他脸色更差了。

    几天不见,他看起来好像比她还要憔悴。

    林滉结束会议,推门看见梁璀错,身子瞬间僵硬。

    思念在这几天已泛滥到极致,锁紧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可现在见到真人,林滉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们谈谈。”梁璀错先开了口,推门进了隔壁的会议室。

    林滉迟疑了一会儿,跟了进去。

    *

    林滉进屋也不说话。

    梁璀错见他不语,两只胳膊撑在桌面上,低头,沉默了一阵后,问:“你不准备说点什么吗?”

    林滉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你还好吗?”

    梁璀错生气了,“林滉!”

    林滉还是一副拒绝交流的模样,梁璀错叹气,忍住不去发作,直接问他:“为什么要退资?”

    林滉不去看梁璀错,回:“你放心,我在跟他们努力沟通,会尽量保证盎然的权益。”

    梁璀错就要爆炸了,“我是问你为什么要退资。”

    林滉又没了声音,梁璀错也被气到无言。

    两人相对,站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连呼吸声都有些沉重。

    梁璀错看着林滉手上拿着的文件,封面上的‘退资协议’尤显刺眼。

    呆不下去了,爱怎样就怎样吧。

    梁璀错吸了吸鼻子,准备离开。

    可经过林滉身边时,还是没能忍住心底的愤懑。

    她唰地一下从林滉的手中抽出文件,用力撕碎,扔在地上。

    “先前我就说过吧?要取消建立环保基金的合作,所以,以后盎然的事情就不劳烦你费心了。”

    这下换林滉着急了,他拉住梁璀错,“你不要感情用事。”

    梁璀错轻笑,“感情用事的是你吧?”

    “我……”

    “反正盎然前途未卜,说不定明天就要解散了。”

    “你会让它解散吗?”

    “什么意思?”

    为了保住盎然,为了让眼下的养护工作能够顺利进行下去,你不都已经开始卖方卖车了吗?

    如此悲壮又决绝,你会甘心让盎然解散吗?

    林滉看着梁璀错,眼神怜悯又心疼,可心里的话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又是沉默,梁璀错真是受够了林滉这动不动的沉默。

    “林滉,你在想什么?可不可以干脆明了的说出来!”

    “你以前不这样的,你有什么想法都会给我说,关于盎然,关于生生,那些哪怕在别人看来是异想天开的事情,你都从来不会吝啬和我沟通。”

    “你说过要把光伏发电做强做大的,你还说要沿着那里建造树墙,说要做全中国最大的沙漠生态景区!”

    “你说过的话,我都记得,可你现在这么做算什么,亲手折断自己的羽翼吗?”

    梁璀错在会议室里来回踱步,一字一句,说的真切又动情,最后她情绪崩溃,忍不住去捶林滉的胸口。

    林滉心痛,把住她的胳膊,想让她平静一些。

    梁璀错挣扎,林滉则干脆大力把她圈在怀里,不让她乱动。

    像飞行了数万里终于被春风抚慰的鸟儿,梁璀错在林滉的怀里,忽然地便感受到了一种安稳,她逐渐地安静了下来。

    林滉把下巴抵在梁璀错的头上,深深的闭上了眼睛。

    “Phoebe,你相信我,我有我的苦衷。”

    梁璀错又有些清醒了,她踩住林滉的脚,在他吃痛时将他推开。

    “先开始是谎言,现在是苦衷,你最擅长的原来是演苦情戏吗?”

    林滉被狠狠地刺痛了,“……”

    “林滉,我再说一次,我要的不是英雄,也不是超人,我要的是一个肯与我坦诚相对的人。”

    坦诚吗?

    林滉嘴角抽了抽,表情壮烈,终于他开口,说:“我已经知道在背后陷害盎然的人是谁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