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天一早,林滉按时出现在约定的地点。

    梁璀错无奈,只当看不见他,却被高达‘诟病’说太冷漠,“我可是看新闻了啊,人家对你可是‘赤胆忠心’。”

    梁璀错皱眉,“你能不能不要乱用成语。”

    高达耸耸肩,“也是,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只是用来博人眼球的,不看也罢。”

    梁璀错听后,心里有暖流流过,她和高达的交情并不算深,现下盎然身陷这样的丑闻中,他却没有刻意保持距离,实在叫人感激。

    *

    到达呼蓝后,高达带领的工作人员立马开始了土壤的样本检测工作。

    中途,高达找到梁璀错,将她拉到一旁,面色凝重,“你是不是已经有了什么确切的线索或证据?”

    梁璀错摇头,借口他们只是听闻这里沙漠化日渐严重,才过来看看,没想到在无意间发现了这里土壤的异常。

    “你们的这个无意可真了不得,怕是要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高达又说,梁璀错心里一惊,“什么意思?”

    高达叹气,“我先跟你露个底吧,以我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这里的土壤肯定遭受了程度极高的工业污染。”

    梁璀错:“可是这周边并未建过工厂。”

    高达笑,“你也算是一个资深的环保人士了,怎么连这一点都想不到?”

    “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把污染物倾倒在这里?”

    高达不回答,只拍了拍梁璀错的肩,“不管怎样,先等监测结果吧,你放心,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梁璀错没再回话,脑子乱作一团。

    高达叉腰,看着眼前这片萧条的土地,连连叹气。

    它已失去了它的美丽与张力,它颓败地卧在这里,再不愿回报人们哪怕一丝绿的希望。

    *

    回程路上,大家的心情都有些沉重。

    中途高达突然问:“你昨天说这里的乡民好多得了癌症?”

    梁璀错点头。

    高达握紧了拳头,“简直是丧心病狂。”

    但他随后又觉得自己不该先有这样的过激反应,于是嘱咐梁璀错:“这件事你先别外扬,一切等我这边的检测结果出来再说。”

    梁璀错点头,高达还是觉得不放心,“不管你是无意卷入,还是另有隐情,都先别太张扬了,你应该明白,每一起环保案后面都存在着一个利益集团,和他们做斗争,并不容易。”

    梁璀错仍是点头,她心里乱极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将高达送回检测中心后,她坐在车里发呆。

    林滉开车跟在后面,见她半天没反应,下车,打开了她的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梁璀错看见林滉,情绪略有崩溃,她喃喃说:“那些幼林的死亡真的极有可能是人为造成的,我父亲并没有失误……他……”

    误打误撞地深剖出这么一段事件来,是林滉和梁璀错都没想到的。

    而林滉心底有了一个更大胆的猜测,他以为幼林忽然死亡,梁父在当时一定极尽全力地去调查了,而他之后的意外身亡很可能也与这件事有关。

    可看着梁璀错已然脆弱不堪的模样,他没说出口。

    而刚才在路上,他联系了林桥落,拜托他去查清新达生化初建立时所生产的产品和主要排放物是什么。

    他要拿去和呼蓝乡土壤的监测结果做比对,那么也许这些碎片化的线索便都连得起来了。

    只是这对梁璀错来说,或许会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

    林滉顿了顿,问了一个一直想要问梁璀错的问题,“你就没有想过将许名扬的所作所为公布于众,这样……”

    他话只说了一半,但梁璀错都懂,她坦诚她确实有过这样的想法,并且越来越强烈。

    “就前两天,盎然的成员知道我把房子卖掉后,给我合唱了一首《平凡之路》,但其实我们一起走的这条路一点都不平凡,而且充满了艰难险阻,当时我就想,不管许名扬出于何种目的,他确实做错了事情,而我如果为了亲情选择沉默,对我的成员们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他们没理由遭受这样的责难……”

    梁璀错说到最后,声音有些颤抖,“如果有责难,也该让我一人来承担。”

    *

    奔波了一天,梁璀错颇为疲惫。

    她回到家中,却发现许茗瑗坐在哭。

    再环顾客厅,凌乱一片,像被打劫了一样。

    许茗瑗看见梁璀错,哭得更伤心了,“你怎么才回来啊?家里进贼了,我快被吓死了!”

    梁璀错也吓了一跳,忙问:“你还好吗?报警了吗?”

    许茗瑗抽泣,“我刚好和贼错开了,可一进屋看到这些,还是觉得害怕。”

    梁璀错松了口气,又有些无奈,“你啊!”

    一会儿后,警察和梁心兰前后脚赶到。

    警察查看完现场后,暂时认定这是一场入室盗窃案。

    梁心兰听得胆战心惊,抱怨:“这么好的小区,物业费都白掏啦。”

    然后她便要带许茗瑗回家住,顺带着让梁璀错也一起。

    梁璀错忙不迭的拒绝,梁心兰却很坚持,加上许茗瑗也在一旁帮腔,最后她也只能先妥协。

    过两天再找借口搬出来吧。

    这么想,梁璀错简单收拾了几件衣物,跟着她们一起回到了许家。

    *

    许智在外出差,并不在家,这叫梁璀错多少自在了一些。

    但叫她意外的是,她们刚到家没多久,许名扬也回来了。

    许茗瑗看见他,立马上前搂住他的脖子,“还算你有良心,知道来慰问我!”

    梁心兰也埋怨他那么久也不知道回家一趟。

    许名扬把许茗瑗拨开,目光一直对准梁璀错,却不知道该怎样和她打招呼。

    两人都各有心事,坐在一张餐桌上,尴尬地吃完了一餐饭后,便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许茗瑗当他们还在为上次的事情闹别扭,心下盘算着晚点叫他们一起出去吃宵夜,好缓和一下。

    *

    等到十点许茗瑗要去敲梁璀错的门时,却听见屋里有许名扬的声音。

    屋内,梁璀错并无跟许名扬交谈的心情。

    许名扬看出她的排斥,心里也是焦灼。

    “你这几天在忙什么?”

    “我在做什么你不该很清楚吗?不然你也不会那么恰当好处地在中间‘使绊’。”

    “我……是为了你好。”

    “是吗?”梁璀错发出一声轻笑。

    许名扬上前,扳过梁璀错的肩膀,想让她面向自己。

    梁璀错挣扎半天后,瞪向许名扬。

    许名扬一怔,“你的意思是……要去告发我?”

    梁璀错又将头别过去,不看他。

    许名扬:“即使要把你父亲和林滉爷爷的事情扯出来,叫两家人伤心,你也在所不辞?”

    梁璀错不去回应,许名扬抓狂了,低吼道:“为什么?治沙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做一份平常的工作,和家人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不好吗?你选的这条路,让你这些年吃了那么多苦,你怎么还是不醒悟?”

    梁璀错则红着眼眶,道:“它或许不那么重要,可也不能让你这般随意践踏。”

    两人对峙着,许茗瑗在门外听得一头雾水。

    而这时,梁璀错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高达。

    梁璀错深吸了口气,接通。

    高达他们一回到检测中心,便开始加班加点的对从呼蓝乡采集的土壤进行检测。

    就在刚才,结果终于出来了。

    “你们……这是怎么了?”她心里难受,不明白堪比亲兄妹的梁璀错和许名扬怎么会闹得如此难堪。

    *

    林家,林桥落把能搜集到的和新达生化有关的资料全都拿给了林滉。

    林滉翻看完,刚好接到了高达打来的电话。

    “检测结果出来了。”

    “好,我立马过去。”

    林滉说完,迟疑了下,“等等。”

    “嗯?”

    “我先问一句,或许土壤里有草甘膦的成分吗?”

    他做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并将问题抛出。

    但他其实也还没完全做好准备,所以在高达给出肯定的答复后,林滉只觉得恍惚。

    他挂断了电话,却坐在沙发上发起呆来。

    林桥落看出他的异样,问:“怎么了?”

    他还来不及回答,林父便突然推门进来。

    他看见林滉,疾声厉色,“我已经做了让步,你为什么还在跟那个梁璀错来往?”

    关键时刻,林滉不想和林父争执,“我有事要先出去,后面我会亲自向您解释。”

    他尽量表现的恭敬,林父却是不依,“从现在开始,你哪儿也不许去,就给我待在家里。”

    “爸爸!”林滉着急。

    林父瞪眼,“如果你还认我这个爸爸,就在家给我老实待着。”

    父子两的矛盾发酵到极点,林桥落想出来调和,却照样被林父训退。

    林滉耐心尽失,不由吼:“事关爷爷当年的死因,我必须要出去。”

    他这么说,林父和林桥落都愣住了。

    窗外,夜已深。

    可深夜过后即是天明。

    林滉惴惴不安,只想快一些拨开眼前的这一层黑色。

    他稍微平复了下情绪,耐心像父亲和林桥落说了他们这些天以来的收获。

    林桥落有些不能接受,“你是说梁璀错父亲的死很可能跟一起环境污染案有关,是有人为了掩盖罪行将他……”

    他没忍心再往下说。

    林滉点头,“而爷爷也许是一个更无辜的受害者。”

    林父陷入沉思,到现在他还清楚的记得那一天的情形,父亲早出说看到一个不错的项目,想去了解下,然后便再也没能回来了。

    现在一看,事情远比他想得要复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