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父最终还是放林滉出去了。

    林滉赶到检测中心,却不见梁璀错。

    高达:“她那边说立马过来,应该快了。”

    接着,他把检测报告递给了林滉。

    那结果触目惊心,表明土壤里含有有机膦化合物、重金属催化剂、甲醛、草甘膦、氯化钠等多种成分的污染元素,它们融在土壤里不易降解,且对人体危险大。

    林滉看后沉默,高达叹气,“作为一种除草剂中的有效活性化学成分,草甘膦使用范围很广,像在林业、果园、桑园、茶园,稻麦等地方,都有应用。但相关研究表明它极有可能引发淋巴腺癌和肺癌,所以这几年欧盟对它的使用都有严格的监管。”

    林滉听了不由感到痛心,“呼蓝乡癌症频发,大概跟这也有关系吧。”

    高达点头,“嗯,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土壤的状况还这么糟糕,可见当时他们没少向这里排放废水,地下水源肯定受到了严重污染。”

    “真是太可恶了!”

    “要知道草甘膦废水处理费用高昂,肯定有企业为了控制成本铤而走险将废水偷排到其它地方。”

    高达又补充,而后问:“你们知道是哪家工厂在呼蓝排放废水的吗?”

    林滉不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看了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梁璀错却还没出现,他有些担心,随即去拨梁璀错的电话,但那边却始终没有应答。

    林滉又立马给许茗瑗打电话,却被告知梁璀错一个小时多前就出门了。

    这下,林滉坐不住了,立马起身要去找梁璀错。

    高达也着急了,他拉住林滉,问:“你说实话,你们是不是已经知道这背后非法排污的人是谁了?”

    林滉艰难的点了点头,但又很快的把自己推翻,“但还需要一些更确切的证据。”

    高达急眼了,“你们不是环保局的,也不是警察,怎么还想自己破案啊?有了线索就赶紧上报啊!那群人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指不定还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来!”

    他这么一说,林滉的不安被无限放大了。

    可他心里还有一丝侥幸,总觉得许家父子不会真的这么‘穷凶极恶’。

    *

    林滉和高达等到凌晨两点,也没等来梁璀错。

    林滉焦灼到了极点,也顾不上是半夜,挨个给蔡硕磊、肖珂、袁梦圆打去了电话。

    但他们也都没有梁璀错的消息。

    蔡硕磊随后立马赶到了检测中心,听完林滉的叙述,他差点就要掀桌子,”你们两个主意真是大,有了这么重要的线索为什么不说?“

    上次梁璀错被扔到沙漠里的事情他还记忆犹新,所以眼下忧虑万分。

    高达则提出报警,并将呼蓝的事件交给相关部门去调查。

    林滉却拿不定主意,这个时候,他还是想先见一下许名扬。

    *

    挨到天亮,林滉和蔡硕磊却同时收到了梁璀错发来的短信息。

    里面说她无力面对成员的期待和大众的指责,所以决定离开木城,至于盎然,只能交给他们全权代理了。

    ”简直是胡扯!“林滉气到要摔手机,”Phoebe根本不可能说这话。“

    他随后立马找到了许名扬。

    一见面,林滉便剑拔弩张,连续给了许名扬好几拳。

    许名扬全然没有任何准备,反应不及,被击倒在地。

    ”你发什么神经?“他坐在地上,摸了下作痛的嘴角。

    林滉:”别给我装蒜,Phoebe人在哪里?“

    许名扬:”你什么意思?“

    而在他知道昨天梁璀错出门后,并未按照约定与林滉汇合,很是吃惊。

    林滉自然不信任他,他惊讶的模样在他眼里全是演戏,所以他直接下了‘通缉令’,“告诉我Phoebe在哪儿,不然我就把我所知道一切全部告诉警察。”

    许名扬:“你不要故弄玄虚的威胁我,我才是璀错最亲的人。”

    林滉就快要被他的厚颜无耻折磨疯了,“最亲的人?你也配?”

    许名扬不吭声了。

    林滉则继续说:“如果你真的把她当亲人,怎么舍得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她,你跟你父亲根本就是一丘之貉。”

    许名扬这下急了,“你什么意思?”

    林滉:“你父亲当年在新达,为了节省处理费用,将废水运送到呼兰乡附近的荒地进行排放,被梁璀错的父亲发现后便制造意外,杀人灭口……”

    他话还未说完,许名扬便跳到他跟前,狠狠地给了他一拳,“你有什么证据?不要乱说话!”

    林滉讥讽道:”难道不是吗?更可恶的是,二十年后,你和你父亲无意发现了我的身份,便担心随着我跟Phoebe的交往日益密切,我们林家会再次翻出当年的那起命案,让这段罪恶暴露,于是便不停地从中作梗……”

    “你别说了!”许名扬受不了了,吼道。

    林滉:“所以,告诉我,你们到底把Phoebe藏到哪里了。”

    许名扬接近崩溃边缘,摇头,“我不知道,但你说的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林滉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是不是真的,你心里清楚,我先把话放在这里,如果Phoebe出了任何意外,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还有你父亲!”

    *

    所有的碎片在梁璀错失踪不见的这一夜,终于被拼凑齐,并且用来解释了这段时间的所有谜团。

    林滉坚信他的猜测并没有错,也终于下定决心,去报警。

    可严谨的司法之下,只有猜测却是不行的。

    政府对于呼蓝乡的污染事件备受重视,连日成立了专门的调查小组进行调查。

    可这件事太久远了,要想取证,难度不小,而且在当时生产草甘膦的工厂不止新达生化一家。

    每一家都可以被列为嫌疑对象,但二十年过去了,当时的那些排污记录在技术的几次更新换代之下,保存并不完整。

    案件一度陷入了僵局。

    而有关梁璀错失踪的事情,则更叫人焦灼。

    当天许多人都接到了以梁璀错的名义发来的信息,而警方在调取了从许家到检测中心沿途的录像后,发现梁璀错在中途转了方向。

    这城市偌大,监控尚不能覆盖每个角落,所以警察也并不知道她将车开去了哪里。

    可根据所能掌握的视频资料,开车的人确实是梁璀错本人,并不存在有人在旁胁迫的情况。

    加上还有用她手机发出的信息,所以警方暂且无法将她归入失踪人口里,更没办法去找许智要人。

    而在呼蓝乡污染事件披露后,许智第一时间便出面做了申明,他表示作为新达生化的创始人,他一直严格地按照国家规定进行排污,在他任职期间,绝对不存在非法偷排废水的情况存在。而他和已故的韩耘先生,既是亲戚,也是挚友,他断然不会做出那般违背人性的事情来。

    ”我很痛心,也期待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电视上的许智,穿着一身亮挺的西装,每一句话都说的义正言辞。

    林滉听了,却只想骂人。

    更糟糕的是,先前那个操纵了罢/工、破坏沙障、偷换树苗的混混,早已不知所踪,他们失去了指正许智跟许名扬的最好时机。

    林滉不免自责,“先开始就该把他控制住。”

    蔡硕磊:“是,谁让你们一个二个这么自大!”

    梁璀错不见,他着急,已经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来了。

    *

    事情的调查需要时间,但这期间,各种报道却争先恐后的发出。

    《离奇的污染案,从未开设工厂却饱受工业污染的呼蓝乡》、《治沙人韩耘,他的悲剧究竟是意外还是人为?》、《从前的‘青年企业家’,如今的‘头号嫌疑犯’》……

    这些报道,单从名字上看便赚人眼球了。

    而除开呼蓝乡,林家和梁家也被推到了大众的视野中。

    梁心兰时不时地跑回去向梁振华哭诉,说家里出了一个白眼狼,帮着外人来陷害他们。

    “名扬和茗瑗对璀错多好啊,她却不知道感恩。要我说她根本不是失踪,就是故意躲起来了,她没能力收拾盎然的那堆烂摊子,便向用其它事件来转移大众的焦点。”

    梁振华听了,心烦意乱,同时又不由指责梁心兰,“那可是亲侄女,她现在下落不明你就一点不着急?非要落井下石吗?”

    “明明是她先‘暗箭伤人’的。”

    “别给我扯这些没用的了,一切等警方的调查结果出来再说吧,这段时间你少回家,看见你就烦!”

    许智身陷这样的丑闻当中,对振华外贸影响颇大,梁振华干脆停了他的职务,找人暂代。

    对此梁心兰更为不满,“我说的一点没错,一直以来你都偏心大姐。”

    梁振华不愿与她争辩,转身便进了书房。

    书桌的抽屉里放着的是一张老旧照片,上面是梁心玉一家。

    当时梁璀错才六岁,还是个爱笑的孩子,不像现在这般,表情总是严肃。

    人老了,对过去的事情反而记得更加清楚了。

    他最初是看不上韩耘,可相处几次下来,却看到了他身上的闪光点。

    他踏实、诚恳又勤劳,所以悲剧发生后,他更加气愤,因为失望。

    现在有了‘翻案’的可能性,他却仍旧高兴不起来。

    可是非对错总要去缕清,让罪恶的人去接受应有的惩罚,叫善良的人找到该有的正义。

    而他,只能显得‘不讲亲情’,不去为任何人的错误辩解,从前对韩耘是,现在对许智也一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