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滉也悻然地跟着走下车,看着眼前撞变形的前盖,他不由痛苦地捂住了脑袋。

    旧账还未还,新账就又增,看来他和非洲实在是八字不合。

    “那个……”

    “你先上去看看车子还能不能发动。”梁璀错先开口,心里有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林滉接连试了好几次,车子都无法启动。

    “I’m/sorry.”先坦诚的承认错误最重要。

    梁璀错面色难看,也不吭声,只不停地喝着水。

    几分钟过后,她把剩下的小半瓶水扔回了车里,顺带着检查了油表。

    油表正常,梁璀错又跳下车,让林滉和Nahal帮忙把车子推到了平稳的地方,以防油箱里的油集中在一边。

    只是车子仍然无法启动。

    剩下的电路、油泵、点火系统、供油系统、火花塞……梁璀错虽然能够想到,但却没有处理的经验和技能,只能双手叉腰,无奈地站在一旁。

    “还修得好吗?”林滉问,胆战心惊。

    “你觉得呢?”梁璀错擦拭了前额的汗,态度好不起来。

    林滉发现,梁璀错的脸被晒得通红,还带着几粒可爱的小雀斑。

    “那……先上车休息一会儿?”继续讨好总没错,林滉又掏出迷你风扇,为梁璀错吹风。

    “你……”虽然自认是一个为人冷漠、脾气也不算好的人,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面对这张总是带着笑意的脸,已然无法真的生气了。

    “算了,人没事就行。”梁璀错拉开车门,坐到驾驶座上,思索了一会儿后,掏出手机,想打电话求助,信号却是零格。

    “给我你的手机。”梁璀错向林滉伸手,林滉忙不迭地递上去。

    信号仍然不佳,但总比没有好,梁璀错叹了口气,按下一串数字。只是电话刚被接通,却先断了线。再接着打,回应的却是忙音。

    “打不通吗?”

    “嗯,信号太差了。”梁璀错把手机扔回给林滉,胡乱地揉了揉头发后,打开车门,盘腿坐在了驾驶座上,开始每隔几分钟往外拨电话。

    惹下这样的麻烦,林滉越来越心虚,干脆躲到了车外,蹲在树下。

    “不上车?”Nahal问。

    林滉顺手拔起一根草,含在嘴里,表情有点丧,“不敢。”

    抬头看一眼被太阳晒到发白的蓝天,心里又不免更烦躁,“你说这地方信号怎么这么差?”他问,顺势靠在树干上。

    “或许你可以试着去到高一点的地方。”Nahal指了指两人头顶的枝丫,说。

    林滉醍醐灌顶,立马跑到车前,手脚并用,激动地说了自己的想法。

    梁璀错则眯眼看着这个貌似脑子真不太好的少年。

    爬到树上去打电话,这么简单的一句话,用得着配上这么复杂的肢体语言吗?

    *

    必须承认,人和人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别。

    Nahal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成功爬到了高处,而梁璀错和林滉蹦跶半天,才勉强碰到树枝丫。

    “要不让Nahal帮忙?”林滉累得直喘,提议,梁璀错抿了抿唇,却没回应。

    “你要给谁打电话?韩叔吗?”林滉又问。

    “那个……”梁璀错忽然用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柔眼神看向林滉。

    “什……么?”不祥的感觉开始预警。

    *

    几分钟后,声嘶力竭地说着“男儿膝下有黄金”的林滉,终于还是认命地弓着背趴在了地上,充当人梯。

    梁璀错也不客气,利落地踩了上去,终于够上了Nahal伸下来的手,然后借助这一拉力,用脚猛蹬树干,终于爬到了树上。

    只是她方才踩在林滉背上的那两下用力过猛,她是上了树,他却重心不稳倒在了地上,顺带着吃了一嘴的灰土。

    “噗……”林滉不停的往外吐着口水,“姑奶奶,你倒是小点力啊,话说你可真重。”但抱怨的声音却是细弱蚊声。

    *

    梁璀错在树干上坐稳,想起时常跑到猴面包树上采摘果实吃的猴子,忽然童心大发,一边把手机举高寻找信号,一面晃荡着双脚。

    林滉站在下方,看着这一幕,觉得这画面实在美好。

    光束透过茂密的枝叶投射到她微微泛红的脸上,而她悬着的双腿在半空划出好看的弧度。

    让人……忍不住拿出手机偷拍一张。

    *

    几分钟后,电话终于被接通。

    “Leo,it’s/me.”梁璀错从未想过,有一天蔡硕磊的声音会如此动听。

    “Phoebe,what’s/happen?”蔡硕磊问:“你竟然会给我打电话?”

    “我来不及给你解释太多,信号随时可能会断,我在离维杜不远的地方,你能来接下我吗?”

    “What?你回维杜了?Ashur已经痊愈了吗?”总是完美避开重点的人真叫人头疼。

    “你先别问那么多,总之快来接我,我就在我们常走的那条路上,你顺着开车过来能找到我。”

    “也许你该加句Please,You/know/what?我想听你说这个词很久了。”

    “Leo……”梁璀错深吸了一口气,要求自己放平心态,可下一秒,电话却不争气的断线了。

    再打过去,又是无尽的忙音。

    “怎么样?找到人来接我们了吗?”林滉问,用手捂了捂脖颈。一直用仰望姿势关注着树上的情况,他感觉脖子就要断掉。

    “……”

    “没……人吗?”林滉又问。

    梁璀错又拨了几次电话无果后,把手机放回了兜里,“不知道,听天由命吧。”她说。

    林滉的心态却不能如此平和,“你说什么?听天由命?”

    接着,Nahal利落地下了树,而对于梁璀错来说,这又是另一个新难题。

    “Jump吧,you/can/do/it。”林滉腰不疼的说,指了指旁边的Nahal,“他会负责接住你的。”

    梁璀错迟疑了半分钟,一个深呼吸,两个深呼吸,三个深呼吸……然后跳了下去。

    明明是冲着Nahal跳去的,但几秒后,她却不偏不倚的落在了林滉身上。

    林滉全然没有准备,伸手时已是来不及,被梁璀错结实地扑到,压在身下。

    “疼……疼……疼疼疼疼疼……”先着地的背部痛,被撞击的胸前痛,屁股痛,肩膀也疼……哪里都痛。

    林滉开始极尽夸张的叫唤,梁璀错有些尴尬地将脸埋在他的胸膛,几秒后,只觉得更加尴尬了,于是立马用力推了他一把,利落地站了起来。

    “啊……”又是一声惨叫,“你倒是轻点啊,我的胸都要被你按穿了。”林滉委屈地捂住胸。

    梁璀错不理会,目不斜视地走到了车跟前。

    没人配合演出,林滉也只好知趣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喂,还有吃的吗?刚才你头发又把我闻饿了。”林滉上前,说。

    “……”

    “我说真的,你头发上有面包加蜂蜜的味道。”

    “……”

    梁璀错依旧不理,并且越过林滉,给了Ashur和Nahal一些水喝食物。

    “我……”林滉挠了挠头,习惯了,都习惯了,淡定,要淡定。

    *

    猴面包树是非洲最常见的树木,高大挺拔,而且生命力极其旺盛。梁璀错来非洲许多次,见过不少猴面包树,甚至有寿命超百年的。

    这更是一种神奇的树,它枝干脆弱,无法制作成木材,却又坚韧无比,能贮存几千公斤甚至更多的水,叶片和果实都可以用来食用,且营养价值极高。

    尽管如此,林滉一直对其敬而远之,中华美食博大精深,他又怎会为了几片叶子折腰。

    可眼下,他饿极了,也没有可以挑剔的资本,只得撺掇Nahal,采摘了些树叶和果实。

    林滉不爱吃绿叶蔬菜,现在拿着片树叶,犹豫了好半天,都无法下口。

    “大口吃,别矫情。”梁璀错突然坐到了林滉的身旁,怀里还抱着些木柴,然后熟练地点燃,把猴面包树的果实放在火上烤。

    片刻后,她把烤好的果实递给了林滉。

    “咳……”受宠若惊,且惊吓不小,“这个……能这么吃吗?”

    “吃还是不吃?”

    “吃吃吃,我吃。”林滉忙不迭的接过,也顾不得烫,一口咬了下去。

    味道预计之内的不好吃,林滉有些后悔了,想吐不敢吐,想咽又着实难以下咽。

    “……”梁璀错看着他跟喝下鹤顶红一样的表情,实在不知该作何表达。

    片刻后,她叹了口气,从林滉的手里拿回果实,掰开,指了指里面乳白色的果肉。

    林滉也是沉默,片刻后发出尴尬的笑声,“哈哈哈……原来是这么吃的啊!”

    Ashur和Nahal也是忍俊不禁。

    “嗯……好吃!真的好吃!”第一口下去后,林滉便接连发出感叹,口感松软,味道酸甜可口,简直出乎他意料的好吃。

    不一会儿,林滉便消灭干净了三个果实。

    “嗝……”接着,他靠在树干上,心满意足地摸着肚皮,打了好几个饱嗝。

    “话说……什么时候才有人来接我们啊?”解决了最基础的需求,林滉的关心上了一个层次。

    “不知道,等着吧。”梁璀错随手抽出一根正在燃烧的树枝,在地上胡乱划着。

    橘色的晚霞一点点摇曳着往下沉,天空的幕布就要由浅蓝色换上深蓝色。

    林滉看着眼前的篝火,奔波了一天,加上昨晚几乎没睡,现下,他只觉得睡眼朦胧。

    “算了,反正我得先睡一会儿。”林滉开始不停打哈欠,没一会儿便靠在树干上睡着了。

    同时睡去的还有Ashur,他躺在梁璀错的怀里,显得十分乖巧。

    剩梁璀错和Nahal两个寡言的人,空旷的野外显得更加安静了。

    也不知沉默了多久,Nahal先开了口。

    “那个……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你问。”

    “你为什么会去维杜?”

    应该是很容易回答的问题,梁璀错却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

    “没关系,你不想说也没事。有句话说得好,从一个地方去到另一个地方,本身就是件有意义的事情。”Nahal主动帮梁璀错找了出口。

    “Nahal……”梁璀错手里的树枝在地上画出树的形状。“你知道吗……”

    她的话刚出口便被汽车行驶而来的声音打断了,随之而至的还有两束刺眼的光。

    “Leo.”看着那辆熟悉的灰色Jeep,梁璀错喃喃着,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睡在一旁的林滉被这明显的响动声吵醒,懵懂着睁开了眼睛。

    “这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他抱怨着,在看清向他们驶来的那辆车后,雀跃了,“有人来接我们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