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夜,梁璀错出门没多久,便撞见一个躺在路边的人。

    她下车,却反被挟持。

    那人坐在后座,用刀抵着她的腰,勒令她将车开到了精神病医院。

    接着她便被等在那里的医护人员强制着丢进了病房。

    而她在照着挟持她的人的命令往前开时,看着周边越来越陌生的一切,忽然想起了父亲治沙手册上的一幅手绘地图。

    上面点出了呼蓝乡和崇安县,并在这两地之前画了一条曲折的线。

    梁璀错一直不明白这幅地图存在的意义,它甚至连个简单的标注都没有。

    而沿着那条曲折的路往前开时,她却忽然被点明了。

    崇安县!

    新达生化就在崇安县!

    ……

    林滉听了梁璀错的话,拍了拍她的背脊,说:“许智已经被警方扣留了,新达确实有问题,接下来他们将受到应有的惩罚!”

    梁璀错愣了一下,不确定,“你认真的?”

    林滉点头,将她的手圈在自己的手里,握得很紧。

    他看着梁璀错的面庞,她的脸色还不很好,这让他迟疑,该不该在现在告诉她那封举报信和光盘的存在,告诉她,她父亲的死极有可能并非意外。

    *

    接下来的几天,警方对当年负责运输的司机进行了密集的盘问。

    最终他们终于交代了实情。

    原来新达生化以每吨30元的价格雇佣这些司机将工厂产生的废水带出工厂并进行排放。

    “反正拉出去的车也是空车,不如借这个机会多赚点钱。”

    “我们把废水运出后,视情况倾倒,基本上是路边或者污水管道窨井内。”

    “后面发现这些地方太容易被发现,我们就把它往靠近沙漠的地方倒。”

    “一开始我们是避开那些治沙林的,心想人家种树也不容易,可天下雨,那里路太泥泞,车子太重陷在里面开不出来,我们就只能就地排放了。”

    “没想到这东西这么厉害,会把那些树全部害死!”

    ……

    运输工人们接连提供了证词,负责办案的警员又气又恼。

    如果最初不了解的话,那么树苗死亡后他们总该有醒悟的意识。

    可据他们继续追查,发现这里面的几人这些年一直在帮一些企业做偷运化工废液的勾当。

    *

    证据确凿,许智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

    “最初这么做是因为公司业务不算好,生产草甘膦产生的废水处理成本又很高,市价每吨2000元,为了节约成本,我们选择了雇佣运输司机将废水私运出去。”

    许智说,警方:“呵,好一个节约成本。”

    按每车五十吨计算,原本需要花十万的处理费,他们用一千五百元就搞定了。

    而尝到了暴利之后,他便再也停不下来了。

    这之后,为了保全利益、掩盖罪行,他更是良知泯灭。

    根据许名扬提供的线索,警方还找到了他这些年一直用钱安抚的原呼蓝乡乡民老王。

    多番闻讯后,老王也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是他收取了许智的钱财,故意损坏了车子的刹车。

    对此梁心玉十分震惊,老王是韩耘颇为信赖的助理,她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而老王坦言他对新达将废水倾倒在呼兰乡周边的事情是了解的,“那段视频还有那些照片都是我跟韩耘一起摸黑冒险拍下的,当时我就劝他,对方是你亲戚,又财大气粗,你犯不着跟他们硬碰硬,不如拿点钱了事算了,可韩耘性子刚烈,无论如何不答应。但他还是念及和许智的亲戚关系吧,所以便先和他面谈了一番,把证据也给了他一份,劝他自首……”

    当被问及是怎么跟许智达成如此丧尽天良的协议时,老王叹了口气,说:“那穷乡僻壤的地方,我真是呆够了也呆怕了,韩耘说环境好了一切也会好起来,可那树啊,砍下去容易,长起来却太难了,我觉得我等不到……”

    又是一个被金钱蒙蔽了良心的人。

    警方连连叹气,又去问许智。

    许智在交代了必要的事件后,已不愿再开口了。

    他望着这间狭小又昏暗的房间,想起了多年前那个倔强的背影。

    他单薄却叫他惧怕。

    “人这一辈子啊,最怕的不是浑浑噩噩虚度此生,而是你遇见了一个有梦想有信念的人,他在身体力行的告诉你你有多可悲……”

    *

    这一年,木城的初雪来得特别早。

    而初雪那天正是案件宣判的那一天,梁璀错站在窗前,把玻璃打开,将手伸了出去,眼睛里有泪光。

    她问林滉:“这算是含冤得雪吗?”

    林滉从背后将她圈在怀里,默默地点头。

    这是迟到的真相,但因为代表着正义,再漫长也值得等待。

    *

    这是一起重大环境污染事故,期间又涉及买凶杀人的案件,法院最终以污染环境罪和故意杀人罪判处许智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5000万元。

    而对其他参与到其中的被告人,以及未按照事实进行报道并恶意掩藏事实的受贿媒体,法院均判处他们有期徒刑,并处最高罚金达100万元。

    但梁璀错和林滉都清楚,这些钱远不够用于修复呼蓝乡受尽污染的土地。

    而梁璀错心中则多了一个目标,她不仅要完成父亲未完成的遗愿,继续进行土地荒漠化的治理工作,还要去推广土地修复的事业。

    土地是人类赖以生存的资源,土地之殇即是人类之殇。

    *

    身体和精神都恢复的差不多后,梁璀错做了两件事情。

    *

    首先,她去见了许名扬和许智。

    许名扬拒绝了她的见面,许智则只说了一句话便走了。

    他说:“对不起,我从未想过那些废水会毁了你父亲的心血,也毁了我。”

    梁璀错走出看守所,忽然想起了她被接回梁家后,许名扬对她的种种照顾,他的笑很温暖,给她原本阴霾的生活注入了无限曙光。

    其实他也是受害者吧,被亲情捆绑,最终做了连自己都厌恶的事情。

    而许智,他大概真的是无心的,因为人在被利益牵着走的时候,都会失了心智。

    *

    第二件事,梁璀错为父亲重新修了墓碑,墓志铭是:“这里躺着最勇敢的治沙人,他的肉体已经陨灭,但他的灵魂会将绿意洒满大地。”

    *

    一切尘埃落定后,盎然的工作开始重新步入正轨。

    优Pay和绿行先后把和盎然合作的产品重新上线,一时间,搜集‘盎然能量,种下你的树’的活动又成为了许多人生活的日常,越来越多的人也逐渐爱上了绿色环保的出行方式。

    同时,由盎然和优Pay共同创建的环保绿色商城也将在不久之后上线,所得利润的大部分也将用来支持盎然的治沙造林工作。

    *

    林滉那边,生生能源的版图也在迅速推进着。

    光伏板正在生产制作当中,不日便将正式铺设,到时候木城及其周边城市的用电压力都将得到极大程度的缓解。

    而林滉的野心则远不止这样,他不仅要把洁能资源做大做强,还要将生态修复做好。

    *

    另一面,在梁璀错和林滉的推动下,远大集团建立了“呼蓝基金”,旨在帮助那些因环境污染而饱受病疾折磨的人。

    这个项目由林桥落亲自负责。

    他猜想父亲当时对韩耘提出的建立生态景区的项目一定是认可的吧?他一直是一位心中有大爱和大义的人。

    而他也想成为这样的人!

    *

    最初林滉还担心精神病医院的事情会给梁璀错留下阴影。

    可结果,是他多虑了。

    回归到她热爱的治沙造林的工作里,梁璀错便立马精神抖擞了。

    她又是那个目标坚定、行事果断、做事认真、始终坚强的“最美治沙人”了。

    林滉对此颇为不满,因为感觉自己被忽略了。

    “你这个工作狂啊!”他埋怨。

    梁璀错伏在春季造林的工作方案里,头也不抬,“也不知道昨晚工作到两点半的人是谁。”

    林滉于是立马投降。

    在最心爱的人面前,不需要虚张声势这种假把戏。

    “那老婆大人,我们今天抽空去看个电影呗?”

    梁璀错脸红,“谁是你老婆啊!”

    “你不承认也没用,你姥爷,一家之主,都已经答应把你许配给我了,并且注明了,不!

    准!退!货!”

    林滉一字一句大声的说,梁璀错又急了,“怎么?你还想退货?”

    “那你是答应做我老婆了?”林滉得了便宜立马卖乖。

    梁璀错举起手,就是一拳。

    打得林滉直叫唤,“你别说,这挥起锄头挖过树坑的臂力,就是不一般!”

    梁璀错:“……”我要打死你这个王八羔子。

    双方家长很快便认可了他们的感情,这也是梁璀错和林滉没有想到的。

    林徐卿称梁璀错是父亲在天有灵送给给他的儿媳妇,对她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林滉见了简直吃醋,毕竟他是标准的‘爹不疼’。

    梁振华那边,对林滉也是颇为疼爱,时不时地便叫家里的阿姨做各种好吃的带去看望奋战在‘一线’的他。

    而他话语之间总离不开梁璀错,反复说的都是那么几句话,“这孩子从小苦到大,希望你能让她接下来的人生幸福。”

    林滉这才发现,原来这位看似严苛的老人心中充满了对子女的爱。

    *

    这一夜,梁璀错和林滉看完午夜场的电影,出门便被天上明亮的星所吸引住了目光。

    “你知道吗?”

    梁璀错突然开口,林滉立马竖起耳朵,准备认真倾听,“嗯?”

    “那天我陪妈妈和姥姥一起散步,姥姥对我说刚接我回来时,她给我取得名字是璀璨,但姥爷听后不满意,给我改成了璀错。我最初拿到这个名字时,觉得拗口,寓意也不好……”

    “为什么?”

    “因为有个错字,给我一种我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的感觉。”

    林滉沉默,还来不及安慰她,梁璀错又接着说,声音轻快,“可那天姥姥给我说,璀错的意思是繁盛,姥爷是希望我在经受了那些苦难后能够长出繁盛的枝叶。”

    “那么亲爱的繁盛小姐?”

    “什么……鬼?”

    梁璀错简直汗颜,但林滉则伸出了他的手,问:“你愿意嫁给我吗?”

    梁璀错愣住,而后别过头,想把泪水也给憋回去,“不行,还要再等等。”

    “等到什么时候?”林滉着急。

    “等到……来年春天,绿意盎然,生生不息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