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起来,罗甜甜跟李易峰还是校友,她比李易峰和田伯光晚了两届入校,自然听说过当年京华大学第一才子的名头,此时看到李易峰的表情不好看,平静的说道:“学长,恕我直言,你们鹤鸣市搞的这个所谓钢铁集团,要我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政绩工程!”

    李易峰默然不语,罗甜甜这话虽然有些难听,但是却未必说的有错,鹤鸣市的这个钢铁集团计划,说白了,还真就成了政绩工程。

    看到他不说话,罗甜甜索性直言不讳道:“李秘书长,你是我的学长,又是田主任的铁哥们,我说话就不饶弯子了,我了解过一些情况,当初立项的时候,你们白东旭白市长当着第一轧钢厂数千名员工的面立下了军令状,三年之内要出成果,可到现在都过去五六年了,别说什么利润成果了,连一寸钢板都没有弄出来,我说这话,没错吧?”

    李易峰苦笑了起来,端起面前的一杯酒一饮而尽,抹了一下嘴,点点头坦然道:“实话实说,罗记者,你这等于是当我的面打我们鹤鸣市的脸啊。不错,你说的这个事情是事实,但是,这里面是有原因的…………”

    也许是因为喝了不少酒的缘故,李易峰的话有些多,接着说道:“地方上的工作比你们想的要复杂的很多,有些事情是不能只看表面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罗甜甜直接打断他道:“我的学长大人,整整十个亿的投资一分钱没收回来,就买来了那么多的设备机器就那么限制着,呵呵,你说说,让我们怎么透过现象看本质?”

    李易峰道:“话不能这么说,像你这个文章写的一样,吃吃喝喝的问题,你不觉得有些过吗?就算吃吃喝喝,也不能把十个亿都吃到肚子里去吧?那么多进口设备摆在那里呢!我们也不是没有做过努力……”

    说着说着,他自己也沉默了下去。李易峰很清楚,十个亿的资金扔了进去,要说没有问题肯定是不可能的,只是问题的责任大小罢了。

    田伯光见状摇摇头道:“小罗,话不能这么说,我知道一些情况,鹤鸣市的这个钢铁集团,确实有些特殊情况,几方面都在推卸责任,所以才造成了现在的状况。”

    没想到罗甜甜估计也是喝多了,直接就口不择言道:“真要是这样,那鹤鸣市委市政府的责任也是不可推卸的,凭什么扯皮要拿老百姓的血汗钱扯皮?”

    旁边的记者也有人帮腔道:“可不是么?这不是官僚作风,这是什么?”

    罗甜甜最后直接说道:“李学长,我明白您的想法,你放心,这个事情跟你一点关系没有,文章既不是你写的,又不是你发的,你就装不知道就可以了。”

    李易峰不由得苦笑起来,新书记陆青云刚上任,老书记刚下台,这个文章要是发到内参上面,两任书记恐怕都饶不了自己。

    眼睛盯着罗甜甜,李易峰沉声道:“我说学妹,你要发文章我不拦你,现在是言论自由的年代,只要你说的是实话,我就没有理由阻拦你。只是有一点,你要是真有一颗追寻真相的心,你敢不敢从京城到省城走一遍,然后再来我们鹤鸣市,把鹤鸣钢铁集团的组建过程都采访了解完了,然后再发表这篇文章?”

    罗甜甜一愣,看向李易峰道:“你的意思是,这里面有猫腻?”

    李易峰道:“有没有猫腻我不好说,我只能告诉你,这个事情你一旦开始调查,就等于是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嫣然一笑,罗甜甜露出自己洁白的牙齿:“学长,我还没有告诉您吧?我这个人从小到大,最不怕的就是惹事,呵呵,只要能调查出真相,麻烦自然不是问题。”

    说着,她当着所有人的面,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之后,罗甜甜笑着说道:“表姐,我是甜甜,你说的那个在松江省的朋友叫什么?恩,是他?把电话告诉我吧,我有点事情请他帮忙。”

    那边报出一组号码,然后罗甜甜挂断了电话,微笑着对李易峰道:“我表姐跟你们省委的一个副秘书长是朋友,省里面的关系我自己解决,京城那边我也有办法,但是鹤鸣市的话,就要靠学长你了。”

    沉默了一会儿,李易峰道:“这个事情,我要跟我们市委陆书记和白市长汇报。”

    “陆书记?”田伯光奇道:“你们市委书记不是姓余么?那个你尊敬的不行的老书记。”

    李易峰苦笑道:“你那是旧新闻了,老书记自然是姓余,这新书记却是姓陆,昨天刚刚上任的,原来是省委副秘书长。”

    “不会叫陆青云吧?”罗甜甜忽然插口道。

    李易峰一怔:“你认识陆书记?”

    罗甜甜露出一个古怪之极的笑容,无奈的说道:“我姐的朋友就是他,这家伙不是刚做省委副秘书长不到一年么,怎么又跑你们鹤鸣市来当市委书记了呢?”

    李易峰也摇摇头,却没空想这个事情,而是很快的结束了饭局,来到了余云的办公室,正赶上余云发着火要收拾他。

    面对余云的责问,他把事情的始末对余云说了一遍,最后说道:“老书记,这个事情怎么办?”

    余云没有说话,而是黑着脸道:“把那个草稿给我看看。”

    李易峰点头,拿出那份罗甜甜交给自己的草稿,递给余云道:“这是草稿,听罗甜甜的意思,她基本上已经写完了。”

    余云还是没说话,默默的看着那份草稿,半晌之后再抬起头的时候,脸色已经变得十分平静,再也没有刚刚那张要吃人的感觉,轻轻的拍打着手上的校样思索着,半晌才对李易峰问道:“这个罗记者,是什么来头?”

    李易峰答道:“我的学妹,听老田说,出身挺神秘的,应该是有点背景。而且……”他犹豫了一下,迟疑着什么。

    余云眼睛一瞪:“有话快说,你这个家伙,什么时候也学会跟我吞吞吐吐的了?”

    李易峰压低了声音道:“而且,而且她好像跟陆书记认识,她姐姐是陆书记的朋友。”

    余云沉默了一会儿,半天才对李易峰道:“这样吧,你代表市委,代表我和白市长,请她多留几天,到轧钢厂好好看看,什么都能看,什么都能讲,实事求是!既然有些人就是看不到鹤鸣市的改革成就,光看到问题,而且老是拿轧钢厂做文章,我们就只好陪他做了,光明正大一切公开!无官一身轻嘛,反正我也不怕再得罪哪个条条块块的人了!”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恩,这个事情,你要找时间跟陆青云同志汇报一下,他是市委书记,有权利知道这个事情。”

    李易峰点点头,想要开个玩笑,却不知道怎么说,只好悄悄的退了出去。

    找陆书记汇报?

    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李易峰忍不住一阵摇头苦笑,这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未必那么简单,要知道这位新书记自己可是一点都不了解,贸然把事情报上去,鬼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不过他也知道,老书记让自己这么做也是有道理的,一方面不想落人口实,免得被人议论鹤鸣市的老班子给新班子找麻烦。另外一方面,却是为了自己好,毕竟不管怎么说,现在的余云已经不是市委书记了,这种事情按理说应该先汇报给市委书记的,一旦新书记知道自己这个做法,很大程度上是会影响他对自己的看法的。

    叹了一口气,李易峰拨通了市委秘书长张载豪的电话。

    “大管家,咱们的新书记住在哪里啊?”李易峰在电话接通之后,开门见山的问道。

    张载豪一愣:“你有事儿?”心中却是有些奇怪,怎么着,这老书记刚下,李易峰就迫不及待的要跟新书记表忠心了?

    听他这个反应,李易峰就明白这位大管家肯定是想歪了,毕竟谁都知道现在陆青云刚刚上任,任何人找他,十有八九都是有所图谋的,所以他对于张载豪的想法倒是并没有介意,只是淡淡一笑道:“老书记让我跟陆书记汇报一点事情。”

    听到这个话,张载豪总算是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有老书记余云在后面,看来李易峰是真的有事找陆青云。

    不知道为什么,张载豪确实不太希望陆青云这么早就有人投靠,他甚至想过,如果陆青云在鹤鸣市碰个钉子,省里面会不会考虑让白东旭就任市委书记呢?

    当然,这只是他的一个想法,偶尔闪过的念头罢了。

    “陆书记在千鹤宾馆休息呢,你过去直接打他的电话就行。”张载豪对李易峰说道,随即把陆青云的电话告诉了李易峰。

    李易峰记下电话,驱车来到了千鹤宾馆,却没有马上打陆青云的电话,而是仔细的思考了一下自己一会见到陆青云应该说些什么,这才慢慢的拨通了手机上的数字键。

    “陆书记您好,我是市委副秘书长李易峰,有重要情况需要向您汇报。”李易峰沉声说道。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