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为防盗章购买比例不超过60%的宝需六个小时才能看见新内容

    “大一新生入学军训几天了……”

    “怪不得这几天我看见好多穿迷彩服的, 这大热天的, 可怜哦……”

    “今年小狼狗质量嗷嗷的,你知道隔壁T大附中过去三年都有一个颜值牌面叫艾佳的不?他也进来了, 还进的土木工程。”

    【注意这里关于intelligent的两种形式用法, intelligent——within a few years an intelligent computer will certainly be an important tool for doctors。】

    “嘻嘻嘻,知道呀。我今天专门跑去大一那边看了一圈,看到他了,好像高中时又长高了些, 是的没错,也比以前更帅了一点。

    【intelligence——Don't act like such an idiot,use your intelligence。】

    “你见到他啦?哎呀你怎么不带我去?”

    “去厕所的时候顺便去看了眼……”

    “你上个厕所上到大一军训操场那边喔?八百里开外的厕所能给你的屁股开光?”

    “……”

    艾佳。

    谁啊?

    眼皮子一搭一搭的, 脑海之中仿佛被洗脑一般只剩下这个名字, 老师的声音听上去比催眠曲还诱人入眠。

    坐在教室最后一排,头发松散地扎成一个小揪揪的少女脑袋一点一点的,最终还是含蓄地砸到了自己的胳膊上闭上眼,趴在成堆的书后面,就是最好的睡眠场所。

    “握草又发卷子, 一次三张,昨天那张我还留着一半没做啊我他妈读的真的是大学?!”

    “还好都是考六级要做的啦, 还有专四专八呢, 专八, 这才是开始……我听说有个学姐考专八两次不过跳楼自杀的——”

    “惹!”

    “如果早知道大学是这样的, 高三暑假结束的时候我就已经自杀了。”

    耳边嗡嗡的抱怨声中, 一张张雪花似的试卷从前面第一排传递下来, 然后还落在趴在桌子上的女生头上,轻易将她埋了起来,她却一动不动,安静地睡着,稳如尸体。

    “陈今阳又睡了?”

    “睡了睡了。”

    堆叠的试卷下,听见自己名字的少女睫毛条件反射似的颤抖了下。

    “玛德她怎么又睡了——上节课不是才睡醒吗!”

    “黑板上出完三道新语法翻译,她写完就睡了接下来讲题也没什么好听的吧,看老师把自己写在纸上的东西在黑板上颠过来倒过去的讲有什么意思?”

    “刚才讲的不是去年专四真题?她做出来了?”

    “做出来了。”

    提问的人沉默了下,然后嫉妒又无语地小声说,操。

    “……”

    趴在成堆试卷下的少女依然动也不动,哪怕她听见了这些人在讨论自己——她闭着眼,满满鼻息之间都是新印出来试卷的油墨气息那些满以为她睡着了在旁边大肆讨论的人,并没有发现,课桌之下,少女的制服鞋一点一点的,轻轻地点着地板。

    今阳压根没有睡着。

    原本是真的有点困,但是趴下来决定安心睡后,她又有些精神,于是脚跟精神地点着地,听着周围的人在八卦,关于她——

    “陈今阳是不是又换书包了?”

    “哪个哪个?这个粉色的双肩包?有来历?”

    “Prada啊!!!!!”

    “噗拉达是啥?”

    “这双肩包,一万好几。”

    “多少钱你再说一遍。”

    “一万多块啊!!!”

    “日了狗喔,今天早上她背来时候我还顺嘴说了句你咋换了个这么丑的包”

    “还有她的鞋,coach的,二千多。”

    “这种制服鞋不是淘宝一百多一双?”

    以及她身上的一切装备。

    有节奏地点地的脚停了下来。

    感觉到有两束灼热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脚上,伏在试卷下的人睁开了眼,假装自己刚刚睡醒似的动了动……在明显感觉到周围一阵骚动和清咳中,她抬起手摘走了盖在身上的试卷,与此同时,下课铃声响起——

    这是今天的最后一节课,此时此刻,教室外夕阳西下,天空被夕阳烧成了火红的一片。

    少女微微眯起眼,将那一大沓作为家庭作业的卷子整理好,顺手连笔袋塞进书包里,背上书包后整理了下身上的裙子,居高临下地扫视了一圈周围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同学。

    “这双肩包尼龙的,颠覆Prada‘质量超差,一年换俩’品牌卖点,挺结实,能用来搬砖,”她背上书包,“只要六千多,一万多能买俩。”

    话语落下,她停顿了下,抬脚扬长而去。

    留下一教室静谧。

    ……

    陈今阳已经有些习惯了独来独往这件事。

    按理说,有钱人家的小孩偶尔在夏天请吃个冰,冬天请杯奶茶,朋友总是很多的……但是不幸的是,陈今阳学习太好,除了有钱还天生自带学霸高冷buff,所以和别的有钱人家小孩周围总聚集着一群狐朋狗友不一样,她更习惯于独自行动——

    比如像现在。

    下午放学到晚自习这段晚餐时间,别的女生三五成群凑一起商量晚上吃啥或者干脆减肥不吃,今阳就拎着书包,在学校附近满大街闲晃。

    晃着晃着,就被三个人堵在了小巷子里。

    今阳冷眼看着面前的三个小孩,身上还穿着迷彩服,大概是隔壁哪个高中高一新生——他们身上的迷彩服是绿色的,而T大和T大附属中学的的迷彩服是蓝色的。

    这是隔壁任远私立高中里的小孩。

    任远高中作为专门收留中考落榜残渣的私立高中,与T大附属中学一墙之隔,很多年后,两所学校的学生也大约是要走上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比如,社会精英,和,社会残渣。

    今阳抓了抓手上的书包带子,微微蹙眉:“有事?”

    “没事不能找你聊聊天啊?”为首那个迷彩服小鬼靠近了,看了眼今阳胸前的校牌,“咦,隔壁T大的解解喔,啧啧,想不到还是个乖乖女啊,那身上应该很多零用钱啊?讲真,我兄弟昨天突然胃病进医院,医药费还欠着——”

    说到一半他自己笑了起来。

    今阳的眉毛皱得更紧了些:这是遇见抢钱的了?

    没办法,对方哪怕是小鬼,也是三个人,这巷子又挺深的,看他们轻车熟路,应该不是第一回脑海里冷静地分析了下现在的情况——

    算了算了,分析个屁啊。

    老爸说了,多少钱都不如我一根头发值钱。

    今阳叹了口气,伸手从书包里掏出钱包,打开来抽出一沓人民币,看着眼前那些小鬼瞬间惊呆双眼冒光,把钱递出去腹诽:便宜你们了,小逼崽子哎。

    为首那个知道今天宰了个肥羊正心花怒放,接过钱,目光不经意地从面前伸手递钱过来的少女敞开的校服衬衫领口一扫,扫过那白皙皮肤之上的锁骨时,呼吸微微一窒最后,又停留在领口滑落出来的钻石项链上——

    那真的就是一个很简单很简单的单钻石项链。

    “你这,是钻石的嘛?”

    沙哑的声音响起,今阳愣了下,下意识地捂住衣服领口……

    眼睁睁看着对方的手伸过来,然而还没碰到她,这时候,巷子那边有人打了个喷嚏,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来:“李元启,你他妈是暑假时候没被老子揍服是吧,上高中第一天就来抢老子学姐的钱,抢给你老子我看的啊?”

    今阳一愣,回过头去,随即便看见逆着夕阳站在巷子口的人——他身上穿着白色T恤加军训专用迷彩服外套,衣领打开两颗扣子,身材相比起一般的同龄人来说高大得多,皮肤白皙,鼻梁高挺,头发微微卷,像小羊羔的小羊咩咩头。

    当巷子里的人看向他,他走进光里——

    今阳一眼先看见了对方迷彩服上T大的校徽,再一抬头,就意外地看见一张娃娃脸。

    “……”

    搞啥?

    谁啊?

    今阳一脸莫名,直到她听见这抢完她钱还想要抢她项链的家伙“咕嘟”吞了口口水,结结巴巴又有些咬牙切齿道:“艾佳?”

    艾佳?

    这名字有点耳熟。

    “让开。”

    耳边,少年的声音迅速贴近然后拉开,柔软的手臂被人丝毫不怜香惜玉地拉了一把,推向巷子口可以逃跑的方向——不容今阳多想,下一秒,这两伙人就在她面前纠缠成了一团。

    就像是巷道里相遇、为了争夺垃圾桶里剩余食物的野狗。

    今阳面色微微抽搐,连连后退了几步,看着面前的两群少年嗷嗷撕咬成一团,脑子里也乱成一团,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在上一个比喻里,她把自己比喻成了一个垃圾桶。

    这一点都不淑女。

    “……”

    艾佳微微眯起眼,从烟盒子里抽出一根烟叼在唇边点燃,“嗤”了声,满心以为是哪个小姑娘迷路跑网吧这雄性聚集地来了——

    转身正欲离开,这时候忽然耳朵里传入一句“她腿真长,到我腰”。

    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某个模糊的身影,其实艾佳记不太清楚那个腰杆子总挺得很直的疯婆子长什么样子了……

    站在原地的少年在“管闲事”与“看一眼”之间纠结半天,最后还是鬼使神差地转身,伸手拨开人群,伸脑袋看了眼此时此刻坐在人群里的“仙女本尊”——

    小短裙,小皮鞋,大夏天的过膝袜和衬衫。

    桌子上放着个刚摘下来的墨镜。

    今阳:“老板!我屏幕坏了,黑白色!”

    吃瓜群众:“不,是你死了。”

    今阳:“为什么我死了啊?”

    吃瓜群众:“人被杀,就会死。”

    艾佳:“……”

    还真是她,那个疯婆子,女财神。

    ……

    此时今阳并不知道身后有位“熟人”出现。

    她专心致志地坐在电脑前面,刚刚学会如何操纵自己的英雄走路,结果走着走着不知道怎么电脑屏幕就黑了,然后身后看热闹的人告诉她,她死了——

    整个游戏的过程充满了莫名其妙的味道:她还什么都没干呢,怎么就死了呢?

    “这游戏体验不好,没有新手模式吗?”今阳头也不回地问——并没有指定自己要问哪个,因为只要她提问,总是有很多人抢着回答她。

    “——人机对练这就是新手模式,你该找的是智障模式吧?”

    带着轻微嘲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声音有点耳熟也有点好听,就是内容有点不够友善……今阳挑了挑眉回过头,结果只来得及看见一个人影从她身后飘过,然后挨着她那台机器坐下来,弯腰,开机——

    动作一气呵成。

    今阳半弯着腰耐心等待,终于等到那人抬起头来时,发现这人还挺眼熟:那个羊咩咩小崽子。

    ……惹,这人怎么阴魂不散的,走哪都能看见?

    “嗳,同学,是你啊。”今阳不怎么热情道。

    “是我了。”

    艾佳皮笑肉不笑地冲着今阳假笑了下——然后越过她的肩膀,面无表情往她身后那一群勾肩搭背的吃瓜群众里扫了一眼……原本一脸高兴看热闹得人群里立刻安静了下,如鸟兽散去。

    “散了啊散了啊!”

    “啊,这不是之前的女财神么!”

    “啧啧,艾佳——撒尿圈地盘的来了……”

    “你不满你跟他打一架啊?”

    “那不行,你以为我傻啊,你去跟他打啊,算了也不求你打架了,我去跟他说声‘王八蛋’然后活着回来,我给你一百块。”

    “我给你三百,你去吧。”

    ……

    窸窸窣窣的讨论声中。今阳回过头,发现自己身后从叠叠层层的人变得空无一人……她挑了挑眉,又把脑袋拧回来,屈指敲了敲身边那凶神恶煞小崽子的电脑桌边:“你把教我打游戏的人都吓走了。”

    “嗯,”艾佳头也不抬点开游戏客户端,觉得这女人是不是傻,“他们那是笑话你,谁认真教你打游戏了?”

    今阳盯着艾佳手里的烟,吸吸鼻子。

    艾佳余光瞥见,手停顿了下,抬手不太自然地把烟草熄灭,然后转过头,看着身边和网吧环境完全格格不入的姑娘,似笑非笑道:“想学《英雄联盟》是不是,我会,我教你啊。”

    今阳认真想了下奶奶家门口电线杆子上新东方学校的广告词,然后点点头,强行让自己听起来十分社会道:“行,包学包会么,多少钱?”

    艾佳:“……”

    这姑娘怎么健康活到今天还没被人打死的?

    ……

    在位置上坐稳。

    艾佳让今阳先退了游戏,然后坐在旁边看自己的玩——

    为了让教学模式变得友好一点,他看了今阳所在的区服,管那小弟借了个低段位的号,又点开了八百万年都没单独玩过的人机模式……一把游戏开了,艾佳随手选了英雄,一边操作英雄往外走,一边说:“这是一个推塔游戏,推塔游戏知道吗?”

    “和‘魔塔’一样的吗,英文电子辞典上面那个?我通关了好多次。”

    “……”

    艾佳直接切出游戏,百度“推塔游戏”,然后不幸地发现就连百度都不屑对这个弱智的词进行一下专门的解释……只好关了百度,自行解释:“不是所有有‘塔’字的都叫推塔游戏——星际争霸知道吗?DOTA?……算了,推塔游戏,就是你把对方的防御塔类建筑物推完打爆,就算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