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为防盗章购买比例不超过60%的宝需六个小时才能看见新内容  今阳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已经写好了赞助商名字和现场线下裁判组成员名单的手卡, 匆匆扫了两眼,记下了,然后放回口袋里。

    “喔对了,还有比赛全部结束以后采访一下今天的MVP队员。”网吧老板提醒, “如果是我们网吧赞助的那只队伍获胜,可能需要多问几个问题。”

    “嗯,行, ”今阳正低头看着手里的奖品单, 现场抽奖的一等奖才给两百块网费, 真的抠, “采访提问的问题管谁要?”

    “你自己想。”

    “嗯, 行……嗯?”今阳猛地抬起头, “我自己想?!”

    “都是自己想的,”网吧老板上下打量今阳, “你没玩过这游戏的话, 就随便问问吧,觉得今天自己的发挥怎么样, 觉得自己的发挥怎么样,对未来战队成绩有什么理想。”

    今阳管旁边的人借了笔和纸埋头一顿猛记, 然后抬起头问网吧老板:“还有吗?”

    “……”网吧老板也无语了, “自己想, 是你主持还是我主持?”

    今阳:“……”

    于是就被人这么扣扣索索地推上了比赛舞台——

    聚光灯下一站;

    挺直腰杆;

    唇角上扬微笑起来;

    下颚微微抬起至一个完美的15°角弧度。

    此时今阳意外地发现自己并不紧张, 因为往台上一站, 灯光一打, 台子下面黑压压一片啥也看不见……台下有多少人看着她,对她满不满意,通通不知道。

    偏了偏脑袋,今阳正好看见了坐在右手边那一排电脑中间位置的艾佳,此时那小崽子也翘着二郎腿一只手支着下巴,歪着脑袋一脸懒洋洋地看她。

    但在今阳与他对视的一瞬间,他又很有脾气地把脸拧开了,转过头假装什么也没发生似的,跟坐在自己旁边那个位置的小结巴说话。

    今阳:“……”

    可以,很倔。

    此时,不远处拐角网吧老板打了个手势,意识到可以开始整个流程,今阳清了清嗓子,略带女性磁性的嗓音在网吧内响起——

    【喂?喂?嗯,咳……下午好,欢迎大家来到2013年《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城市争霸赛小组预选赛SADFISH战队对战的KP战队比赛现场,我是今天的主持人陈今阳。

    我们很荣幸地请来国内知名电竞俱乐部各项目负责人成为本次比赛的线下裁判组,他们是——

    CK战队经理余耀辉,YQCB战队领队侯一鸣,YQCB战队数据分析师耳西,YQCB战队教练木光……】

    我艹,这个YQCB战队干嘛啊,说好的国内一线大牌电竞俱乐部呢,举家迁徙来看最低端的城市争霸赛?

    【同时,感谢本次比赛场地提供商悲鱼网吧,感谢一秒手速十年功夫绝速电竞外设,饿了你就吃一点一点点食品,一滴来自天上的眼泪喝完不再流泪一泪矿泉水……】

    一口气干净利落念完刚才记下的所有信息,台下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的时候,今阳的任务暂时告一段落。

    灯光给到了此时坐在台上准备开始比赛的十名少年,今阳看了眼已经伸手戴上耳机的艾佳,然后从比赛台一侧跳下去……

    舞台下,学姐和网吧老板已经在侧面等待。

    学姐看上去一脸骄傲加兴奋,疯狂冲她比大拇指:“我靠厉害了我的姐姐!那么长的赞助商名单你看一眼记得清清楚楚!不亏是外语系学霸,听说读写样样俱全——你来T大可惜了,去个中戏北影当明星,不知道现在得多红呢!”

    网吧老板也是一改之前的态度:“你不是第一次做电竞主持吧,挺溜的啊。”

    今阳掏出之前放在口袋里的手卡扔进垃圾桶,笑了下:“是第一次了,还怕念错呢……有水吗,有点渴。”

    学姐闻言,也不再多说,赶紧放今阳到后面休息室去喝水去了。

    ……

    今阳一进休息室,整个人脸上的淡定装逼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忙掏出手机——

    【陈小姑娘:歪!!!!!江湖救急!!!!】

    【咸鱼少女谣大大:干啥!干啥!】

    【陈小姑娘:你陪简阳看《英雄联盟》职业联赛不?那些赛后采访怎么做的啊啊啊啊啊人家都提什么问题啊?!】

    【咸鱼少女谣大大:……………………你看看你,让你别去非不听,这下好啦火烧屁股了吧?】

    【陈小姑娘:我呸,你快告诉我再奚落我!】

    【咸鱼少女谣大大:等一哈我去问问简阳。】

    三十秒后。

    【咸鱼少女谣大大:来了。】

    【咸鱼少女谣大大:简阳讲,没什么好问的,你就问选时间觉得自己今天发挥怎么样,队友发挥怎么样,吧啦吧啦……然后如果想高端一点显得问的问题没那么弱智,你就问某一波精彩操作的细节是怎么回事。】

    【咸鱼少女谣大大:但是我个人建议你就不要往高端人士靠拢了……弄巧成拙多丢人,么么哒!】

    【陈小姑娘:显然我是高端的。】

    【陈小姑娘:所以怎么才算精彩操作?】

    【咸鱼少女谣大大:你听观众开始骚动,就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听见观众欢呼,就瞪大你的眼睛!看见屏幕上有人杀人了,甭管谁杀谁,总之那就是精彩操作!】

    “……”

    介于童谣的描述过于生动,今阳觉得自己懂了这个套路。

    手机往兜里一踹,她急急忙忙出去围观观众反应去了……

    于是场面上出现了这样一副画面——

    比赛台下的观众瞪大了眼看台上大屏幕,今阳站在人群后瞪大了眼看比赛台下的观众。

    等啊等,等到今阳眼珠子都快瞪出框儿了,终于等到了童谣嘴巴里说的那种情况——

    起因是,比赛场上游戏进行到大概六分钟,占据蓝色方的艾佳到达6级之后约三十秒,又收了一波兵线,趁着对方中单回程,开始往下路游走;

    艾佳成功地蹲到了对方的下路二人组,和己方双双5级的下路组合形成三打二优势,开始摁着对面一阵狂抽;

    然而奇怪的是这一波进攻并没有让对方下路二人组贡献人头,反而对方在且战且退时,此时一波兵线进入视野;

    同时赶到的还有对方的打野;

    红色方打野跳过河道围墙,绕到艾佳他们屁股后面,此时艾佳他们已经没有多少血,连忙撤退;

    然而对方并不给他们撤退的机会,一波粘着反打,一路把他们围追堵截追回了自家防御塔下——眼看着三人就要胜利撤退,对方使用的AD英雄忽然给了个远距离技能,击杀了还剩一丝血皮的AD;

    最后反而是主动出击的蓝色方献出了自家AD人头,贡献一血!

    以上是全过程。

    一连串操作今阳看得云里雾里,只知道艾佳主动去下路搞事情,然后他妈的死人的也是他们这边……

    隐约猜测得到这好像是一波艾佳和他队友的配合失误。

    ……但架不住现场欢呼声真的很大。

    今阳默默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刚才发生的一切,然后忽然想起:在这整个三打二打不死人又被人家夹击反打的过程中,除了中单和AD,还有个跟在后面一直不知道在干啥的辅助。

    今阳:“……………………”

    辅助她玩过,辅助她熟悉啊!

    今阳赶紧拿出手机开始百度,对照着大屏幕上蓝色方辅助的头像一波对照,发现艾佳他们这边的辅助使用的英雄是“风暴之怒迦娜”,简称风女。

    百度说,这个英雄自带被动可以给身边的队友提升移动速度效果;

    Q技能可以把敌人吹起来;

    W技能减速敌人;

    E技能是可以给友方一个护盾;

    R技能可以给友方加血,且击退敌人。

    那么问题来了,根据今阳的回忆,刚才风女用了很多护盾、减速,唯独没有用R技能——

    如果她最后在塔下用了R技能,加血和击退敌人远离射程,本方AD就不会死。

    ………………这是高端提问系列之操作失误,今阳捏紧了手机面无表情地想,赶紧拿个小本本记下来——

    笔呢?

    纸呢?!

    ……

    两个小时后。

    比赛结束了。

    虽然艾佳他们第一局丢了一血,但是凭借着艾佳后期个人稳定的发挥弥补了队伍的劣势,最终以5击杀1死亡10助攻拿下比赛。

    第二局也是,艾佳不知道用了个什么英雄,飞来飞去,走到哪就像是人头收割机,13个人头0死亡3助攻干净利落打崩对面,结束比赛——

    而MVP,当然是艾佳。

    台下的欢呼声中,今阳捏着话筒上台了,笑眯眯的眼睛里能淌蜜,不知情的人完全看不出她和艾佳背地里那些个白眼来白眼去的小九九。

    【恭喜SADFISH战队,恭喜艾佳选手,以2:0的巨大优势战胜选手——来,艾佳选手,介绍一下自己!】

    艾佳看了今阳一眼,接过话筒:“大家好,我是SADFISH中单艾佳。”

    台下一堆大老爷们嗷嗷地欢呼,鼓掌,为艾佳疯狂打CALL。

    今阳唇角抽了下。

    【说一下觉得自己的表现怎么样?】

    “还行,就是第一局的第一波gank没成功,不过还好我们的兵线也到了,打野也来了守下了下路一塔,所以当时也没觉得太大问题。”

    ……今阳一个字没听懂,不过她觉得这问题不大——

    【看来我们的艾佳选手心态非常好了,那评价一下队友的表现?】

    “队友,本来我们也是刚成立的队伍,磨合上可能没那么好,以后会做得好一些,”艾佳说话的时候,全程看着比赛台下边,“大家一起进步吧。”

    【好一句“大家一起进步”,那战队最终目标是什么呢?】

    “暂时没有,先打着再说。”

    台下的大兄弟们都非常给面子,艾佳回答一个问题他们就在下面瞎鸡儿兴奋,时不时冒出一句“佳哥加油”——

    今阳准备了下,然后抛出了她最后一个问题——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要问艾佳选手,你之前说第一波去下路三夹二击杀失败,我们都有注意到当时的情况是辅助风女没有来得及放出R技能,导致AD被击杀,请问当时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呢?是计算失误还是怎么样?】

    今阳笑眯眯地问出最后一个“高端”问题——

    然后她发现现场气氛好像变得有点不对。

    之前的骚动忽然消失,人群变得鸦雀无声,从刚才开始一直没有在看自己的小崽子忽然猛地把脑袋转了过来,微微瞪着眼看着有点震惊地瞪着她。

    今阳:?

    干嘛?

    问题太高端了?

    不至于吧?

    正当今阳莫名其妙,忽然听见有人在台下黑压压的人群里嗤笑一声——

    “这主持人搞什么,还放R技能,风女当时都没6级哪来的R啊!”

    这声音在安静的人群中响起,特别突兀。

    今阳听见了,并且迅速明白童谣那乌鸦嘴“弄巧成拙”预言成真,她好像真的问出一个有点睿智的问题……

    什么鬼,六级才有R技能吗?

    百度没说啊!

    她自己玩的时候不是在刷微博就是在乱点,完全没注意……

    这一刻,她真的觉得略微尴尬,脑袋上的聚光灯洒在头上,就好像要把她的头顶烧着了——

    她眨眨眼。

    恨不得就地跳楼。

    这时候,她看见旁边,艾佳转过头,伸手接过了她的话筒,用淡定的嗓音说:“当时我已经到6级一段时间了,下路组合还是5级,其实我的计算是下去之后,一波兵线推过来,下路组合顺利收掉那波兵线就到6级,风女就有R,正好可以打……谁知道对面打野来得蛮快的,兵线没来得及收,所以风女也没到6级,没有大招可以放——这波确实是我计算失误,不是辅助的问题。”

    少年接过话筒时候,温暖干燥的指尖不经意地碰到今阳因为紧张微汗湿的手掌心。

    他的声音响起然后掷地有声地落下,让整个比赛台下嘲笑的声音消失——

    “喔,主持人是在问这个啊,我就说怎么可能那么不专业。”

    今阳有了一种死里逃生的错觉。

    一会儿想到网吧里,身边的小姑娘兴高采烈跑淘宝买英雄皮肤,转过头看着自己说找到了游戏了乐趣,一双眼贼亮;

    一会儿又想到她打翻了书箱子,趁着四下无人跺脚跟空气生气;

    一会儿又想要她弯腰钻在汽车后备箱,捣鼓半天最后拎出一提五粮液……

    五粮液挺沉的。

    把她白皙的手指勒出一道红痕。

    伸出舌尖舔了舔有些干燥的下嘴唇,艾佳翻了个身,面朝墙。

    隔壁床,王磊也翻了个身,骂:“热,艹。”

    对面床,小结巴幽幽道:“那,那说点凉快的,我,我听说,室内撑伞,招鬼。”

    王磊骂了声翻身坐起来,一个枕头飞到小结巴脸上,宿舍里乱七八糟地笑起来……

    艾佳又翻了个身,该脸朝外,没吱声。

    然后感觉自己的床被人踹了两脚,地动山摇,王磊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老大,佳哥,我听小结巴说,你还没搞到那个女财神的电话?”

    艾佳的思绪猝不及防被打断,睁开眼就看见头顶上隔壁蚊帐突出来一个人脸形状,吓了一跳,条件反射抬手隔着蚊帐就是一巴掌——王磊“哎哟”一声猛地把脑袋缩回去:“我就问问,你也不能恼羞成怒吧?!小结巴说你像个傻子你也没打他!!”

    对面床上小结巴笑得像个傻子。

    和王磊还有小结巴一样,宿舍里的人基本都是艾佳在T大附中高中同年级混在一起的,同学三年看着他们老大除了打架抽烟逃学之外活得像个唐僧一样,多少狐狸精惦记着也吃不上这口唐僧肉……

    这会儿眼瞅着他好不容易跟哪个姑娘说上话了,都像担心儿子娶不着媳妇儿的老妈子一样兴奋得不行,七嘴八舌讨论开来——

    “女财神挺好看的。”

    “刚开始觉得吧,啧啧,高冷。然后今天网吧看她打游戏,我又觉得她有点傻……唔,还挺可爱。”

    “关键是腿长,这要和咱们老大有了爱情结晶,那孩子他妈不得生下来就踩高跷一样啊?”

    “嘿嘿……”

    “打听了一下,听说是咱们学校英语系有名的学霸,我觉得可以,还能弥补咱们老大智商上的不足——”

    一群人觉也不睡了,在那絮絮叨叨安排艾佳的婚事。

    等王磊那边连艾佳的儿子上哪个小学都安排好了,原本躺在床上的家伙这才“哐”地一下坐起来,拉扯了下盖在腿上的薄毯子,他嗓音低沉:“明早五点半起来跑操,你们不困是吧?”

    王磊:“困,但再困也要关爱一下你再睡。”

    “放你.妈的屁!”艾佳面无表情道,“别胡说八道,我对那女财神没兴趣。”

    艾佳这一句话捅了马蜂窝——

    王磊:“没兴趣你开学第一天就跟李元启干一架?”

    小结巴:“没、没兴趣,你你还还不、不把三千,三千块还给人家!”

    王磊:“没兴趣你还教她打游戏!”

    小结巴:“我,我给你打辅助,天、天天挨骂!”

    王磊:“没兴趣你眼巴巴给人抱着一箱书送到学校门口!”

    小结巴:“有、有说有笑!”

    王磊:“小结巴你掰手指数数,高中三年咱老大跟几个小姑娘笑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