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宠娇妃 第2407章 问什么,就答什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200书城 www.200shuchen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今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王爷……似乎……

    唉,

    说不出是谁对谁错,但肯定是回不到从前的,如果王爷能忘记,那就再好不过了。

    王爷打小被皇后精心培养着,是如何成为一位君王,如何夺权,如何掌握人心,如果盘恒自己的势力。

    可没有人告诉他,要如何是爱一个人。

    也许,

    连王爷自己都没有想过,会真心爱上一位姑娘,如今遇到了,却也一切都晚了。

    “王爷,要不……去雪月楼听听曲子吧。”

    既然觉得烦忧,那就想办法忘掉他,苏大小姐如今已是绝王之妃,是绝不会再更改的。

    皇上要是知道了,真怪罪下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毕竟他们几个,已经惹怒过皇上好多次了。

    雪月楼里的姑娘个个知心小意,身段儿又好,还会配合,专会哄男人高兴,王爷偶尔也会去那里听听曲。

    “去把李子安抓来,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瀞王寒着俊脸,吩咐了一句之后,转身大步离开。

    若是以往,他会去雪月楼,但是现在,他不想去了,再多的美人,也不是苏璃,再多的讨好,也不是苏璃。

    他现在唯一有兴趣的,就是知道苏玥所有的丑事,知道得越多,他心里就越恨,才会在将来,狠狠的报复回来。

    这个苏玥,已经不是用死来报仇了,他要让苏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痛苦、煎熬,让她每日都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三七看了一眼王爷,握着剑转身离开。

    瀞王则一路往前走,在路过沈府之时,微微怔住,这儿,是皇儿的容身之所,倒也不差,加上苏璃一番设计,如今天儿过得很好。

    瀞王如一只飞鹰,腾空而起,悄然落在了沈府的屋顶之上。

    三夫人因为受了惊吓,所以早早的带着天儿回了府。

    给天儿沐浴更衣了之后,见阳光明媚,便让丫鬟们都出来,陪着小少爷。

    如今,

    天儿正在院子里,和丫鬟们玩游戏,练习走路呢。

    老夫人今日也没有什么可忙的,于是丫鬟搀扶着她来到了三房,三夫人急忙上前迎上母亲,坐下后,老夫人笑容满面的看着三夫人。

    “我的乖孙孙啊,可是越来越会走路了呢,这脚步,都生了风了。”

    得了老夫人的夸奖,已经走得很稳的天儿站定,仰头笑眯眯的看着老夫人。

    张开双手,然后呼啦啦的就朝着老夫人奔了过去,扑进老夫人的怀里。

    吓得丫鬟们、婆子们、三夫人箭一样的冲上去,围着他。

    “祖祖……”

    天儿嘻嘻的扑进老夫人的怀里,仰头喊了一声,可把老夫人给高兴的,抱在怀里又搂又亲的。

    天儿窝在老夫人怀里,漂亮的小脸蛋上都是笑意。

    瀞王俯在阴暗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他发现,天儿的长相,与沈夫人是极相似的。

    也就是说,

    生下来的,的确是沈府的孩子,但是他应该是胎死腹中,然后苏璃救出来之际,孩子便托生在了这孩子的身体里。

    难道……

    难道孩子的魂魄一直跟着苏璃,只是没有机缘投生,直到苏璃救下那个孩子,儿子才真正的活过来。

    这一切,都在冥冥中早有注定,瀞王的心口又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这是他与苏璃的儿子,那个满身是血的小身影,竟随着苏璃一起重生了。

    “母亲,咱们天儿生得可真漂亮,将来也不知道会是哪家的姑娘,有福进我们沈家的门呢。”

    “恩,得好好挑挑,必定是要他心悦的,也心悦他的,如今啊,什么事都看开了,一定要自己觉得幸福才行。”

    老夫人拍了拍三夫人的手背。

    “你可莫要与他乱点鸳鸯,娶妻娶妾,都由他自己作主,他若是只娶一妻,也由得他吧。”

    “好好好。”三夫人哪里会不同意“都听您的,都听您的。”

    老夫人眉开眼笑,低头轻轻的刮了一下天儿的鼻子,惹得天儿哈哈笑了起来。

    瀞王看着他们这般的天伦之乐,心中多少是有些安慰,转身悄然离开。

    回到瀞王府之后,三七来报说李子安已经抓到地牢里去了,瀞王没有停留,褪了斗篷,径自往地牢走去。

    李子安此刻还是昏迷着的,自然也不知道被掳到了地牢。

    瀞王爷下去了之后,一盆冰水就浇到了他的身上。

    李子安猛的颤抖着身子咕噜坐了起来,却在抬眼间,看到了一脸冰冷的瀞王。

    李子安眼底的慌意上涌,下意识的急忙跪地施礼,再也不敢抬头。

    他知道,

    苏玥是瀞王的未婚妻,而他与苏玥,是有那种关系的,瀞王爷突然间抓自己来,八成是知道那件事情了。

    李子安痛苦的闭上双眸,身子颤抖不止,他厌恶苏玥,恶心苏玥,这一点,从未改变过。

    可是,

    苏玥貌美倾城,又故意引诱他,他到底还是经持不住,着了她的道。

    他一方面厌恶她至极,嫌弃她脏,另一方面,却又情不自禁的被她吸引。

    瀞王坐在太师椅上,冷眼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少年,他显得很是惊恐,眼底还有虚意。

    “本王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否则,满门抄斩。”

    李子安额头重重磕在地面上,心知此一次,必定是死罪难逃。

    可王爷若是迁怒整个李府,一百多口人,全部都得死,李子安额头溢出血迹,颤声开口。

    “子安遵王爷的命。”

    “将你与苏玥的事情,一一道来。”

    瀞王伸手接过三七递过来的剑,剑身闪烁着寒冽的冷光,李子安背脊汗湿一片,王爷这般问,那必定是他什么都知道了,如果不说,李府都要死。

    李子安拳头紧紧握着,抖着嗓音,慢慢的说了起来……

    他将自己如何和苏玥认识,如何讨厌苏玥,如何想报仇,最后被苏玥吸引,勾上榻,翻滚在一起的事情,一一说与瀞王爷听。

    若不是亲耳听到,瀞王根本不会料到,苏玥下贱起来,竟是这般的不知廉耻。

    世间奇异的事情何其多,苏玥,可是奇异中首屈一指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